“你是不想嫁人还是真的想读书?”,李和问道,如果真的想复读,初中一毕业那会就应该要求的,这初三的上学期都过了,怎么才想着复读。

    “我想复读,更不想嫁人。四姐都没嫁人,你不也没结婚吗”,燕子还是低着头说道。

    李和笑笑,他跟这个堂妹关系其实一般,甚至回来都很少说话,毕竟还是有年龄上的差距,她后来也是嫁到了上坝村,日子也是一般,只是个普通的家庭妇女。

    “那你想读书,怎么不跟你阿爹说?”。

    “我说了,他说考不上就是没福气,再复读也就是白糟蹋钱,给我找了个粮站上班的,非要让我开亲”。

    又是粮站的人!

    李和都要骂了,张婉婷要换亲的是粮站的,怎么现在轮到自己堂妹,也是粮站的,简直两辈子跟这个单位有仇。

    “你觉得复读有希望吗?你这都离学校半年了”。

    “我在家也看书呢,没离过书”。

    李和揉揉她脑袋,“那你跟阿爷说过吗?”。

    他不知道他奶年轻时候长啥样,反正这李家一溜排的丫头就都是长的不错的,条道水灵,中看。

    至于男孩子大多就磕碜多了,从他开始到李冬,都是随了李福成那长相,就没一个耐看的,跟帅气是沾不上边的。

    “阿奶说念那么多没用,早晚要嫁人的”,李燕觉着说了老太太的坏话,也有点不好意思。

    哎,李和对这老太太也是无语,当初老四要念书的时候,这老太太就开始嘟囔了,女孩子识几个字就可以了,不大乐意孙女读书的。

    至于孙子就不一样了,孙子是要有大出息的,必须要好好读书的,这种想法是没有道理的,好像是出自骨子里的本能一样,天经地义的。

    李和每次去那里吃饭,好吃的菜都是往他碗里去,不管孙女当面,弄的很尴尬。

    不要说孙女,老太太对亲闺女李兆云都是一样,有好处的都是紧着儿子,哪里会顾闺女。

    所以李兆云和王玉兰是一个样子的,心里对娘家有怨气,可毕竟是娘家,该顾着还是照样顾着。

    老话有出人头地,这个人是指“男人”,不是“女人”。

    “我去帮你说吧,你等着消息吧”,李和真的也不好不管。

    李燕高高兴兴地走了,她知道这个二哥在家里说话还是有分量的,家长要教训孩子,都拿他做例子,早就成了别人家眼里的孩子。

    而且她能上初中,大概是因为老四李冰能上学,她爹妈起了攀比的心思,她考上了初中,也就让她继续上了,她只恨自己不争气没考上高中,她爹妈就对她失望了,不愿意继续惯着她了。

    刚好眼下又一门有脸面的亲事,索性就不准她继续复读了,找个有端公家饭碗的女婿比有一个高中毕业的闺女体面多了。

    “你别都往怀里揽,不然你三叔以为你多能个了呢”,王玉兰在拐角躲着听呢,明显不乐意儿子多管闲事。

    “我知道了,心里有数”。

    李和应付了王玉兰几句,就去找李福成。

    他老娘说的对,真不能直接去找李兆辉。李兆辉还会怪他呢,多读了点书,吃了两年公家饭就逞能,管的这么宽。

    老太太见大孙子来了,皱纹都笑的散开了,一个劲的嘘寒问暖,大孙子长脸面,不喜欢才叫怪呢。

    “奶,我想吃你擀的面筋了,你整一个呗”。

    老太太对大孙子的要求自然是没有不允的,更能凸显她老太太的价值。

    李和把老太太哄走,才跟李福成说李燕的事,“这才多大就要开亲了,还是个粮站的?”。

    李福成对男女没有那么大的偏见,大差不差都是差不多,接过李和手里的烟才道,“你家这两年风光,你三叔还不是跟着沾了点光,他每个黄鳝季都在公社桥头收黄鳝,都知道是你叔,家里有个姑娘有个儿子,一人传一句,不就有心人想着做亲了吗,有什么稀奇”。

    “我就是个老师,他们跟三叔开亲也没好处啊”。

    李福成笑着道,“架不住你爹能吹啊,天天跟张瞎子后面胡扯八扯,说你住着多大的宅子,一个月赚着多少钱,雇着几个保姆,还说跟哪个领导称兄道弟,有鼻子有眼,我都被诈唬的一愣一愣的,何况外人”。

    李和张张嘴,他真的想掐死这亲爹算了!

    “胡说呢这”。

    “燕子真的还想着上学?”。

    “那不想,还能找我,我也不好跟三叔说”,李和又从口袋掏了200块,递给李福成,“就说这钱你出就是了”。

    总归就是钱的问题,李兆辉两口子还是舍不得把钱花闺女身上

    “你这孩子厚道,他们有你一成就不错了。不要了,自己留着花吧,你自己都是光棍一条呢,想这想那呢干嘛。钱我有,这两年你也没少给钱,燕子的钱我给,你不用管了”。

    这个“他们”自然是指代的李兆坤三兄弟。

    “那退亲好退吗,人家还能同意吗?”。

    “只是见了面,门头都没开呢,没事。再说,你这是一个人回来的,也没你爹说的那些又是轿车又是司机啥的,人家还不熄了心思,又没傻的,人家哪里能找上乡里丫头”,李福成很是老辣的说道。

    李和一听这样说,心里就觉得安稳了。

    老太太的面筋做了一大锅,李和不吃也得吃了,还得装作特别喜欢吃的样子,吃了三大碗,自作孽??!

    回到家的时候,家里乱糟糟的吵作一团。

    老四老五姐妹俩杠上了,正院子里互相拽着胳膊,谁也不相让。

    老五这一年个子疯长,也是十三岁了,认为与老四有了一拼之力,再也不肯吃亏了。

    老四更是有苦说不出,遇到叛逆时期的老五,这个姐也只是空有虚名,想出手又不敢真出手,她都二十了,老五肯定不是她对手,不出手吧,一不注意老五就露出了洁白的虎牙。

    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和一母。

    李和从来就不会和李隆打架,因为他想打了,李隆根本还不上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