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不想听她唠叨这些,只能是尽量躲着她。

    李家出来了两个大学生,还是都在首都上大学,着实在方圆十里地出了名。

    不要说在本村,就是王玉兰回娘家河湾那边,都是晓得她俩个孩子是出息的,人家都要高看她一眼。王玉兰以前这低眉顺眼的性子都是高昂了不少,逢人说话的嗓门也亮了起来。

    李和考上大学以后,有人开玩笑说这李家的风水好,玩笑总共是玩笑,没人认真,可是自从老四也考上大学,就没人当这是玩笑话了,不是风水好,凭着他李兆坤那熊样哪里能积德攒上两个大学生!

    将来家里是两个妥妥的铁饭碗??!

    吃公家饭的人方圆十里地都数不出一巴掌,何况李家一个家里出两个!

    本村的算命瞎子就趁机赶上潮流,大说特说李家当初请他做了穴卯山酉向的穴地,葬李二和的太爷爷,太奶奶夫妇,葬后家族必大发云云,并讲此穴地还三元不败之地呢,一个坟墓发三代,四代,五代。

    算命瞎子并不是真的瞎子,只是算命的一般都喜欢闭眼皱眉掐指,长久大家都喊他瞎子了,他开发出了坟地选址套餐,找他选墓地赠送算卦,大说选好一块地,必发…

    为了增加可信度,他还把李兆坤给拉上了,让李兆坤出来现身说法,约好一单生意对半分。

    李兆坤在家闲的发慌,觉得这生意可做,既可以吹牛受人敬仰又可以赚钱,不干才是傻子呢。

    他现在拿儿子吹牛形成了一套说辞,说的次数多了,已经倒背如流了。

    有人去找李福成证实事情真假,李福成气呼呼的道,“瞎卵扯淡,我爹过世的时候,他张瞎子还穿着开裆裤呢,给我家选哪门子的坟!”。

    不过还是没人信李福成的话,觉得怕自家抢他家的风头呢,众好不如独好。

    也有确实是不信的,还拿李兆明、李兆辉兄弟俩开涮,风水都被引到老大家了,你兄弟俩啥都没捞着。

    张瞎子的生意越发好了,不但红白喜事要找他排日子,连带还有不少人找他消灾解难,他开出解灾清单,什么捐钱、调风水、画符、找狗儿当替身、找桃树当红娘等等。

    而且嘴巴又能说,能把人说的不信也变成信了,他只不过文辞粗俗易懂,说白了就是两头堵的白话烂诗。

    门前两棵树,门口对茅房,小儿命不长。十字交叉口,早晚出少亡。宅高八面敞,扁担挑不响。宅低雨水积,正财旺又旺。果真是真假合参,合辙押韵而又通俗易懂。

    李和大早上的见李兆坤又要出门,赶忙把他堵住。

    “能不能别去了?你说人家将来要是不灵验不是找咱麻烦吗?”。

    “老子不去,你给老子钱啊”,李兆坤很是不耐烦的问道。

    李和真真的无奈,打不得骂不得,问道,“张瞎子给你多少?”。

    “一天怎么也能分我七八块吧”。

    “我给你二百,别去了”,李和抓了一把钱给李兆坤,他以前不敢给李兆坤钱是担心他乱跑,现在这一年发现大概是年龄大了,在家也安稳住了,给钱也是无所谓了,但是还是不敢给多。

    “嘿嘿,那我就接了,儿子孝顺的嘛”,李兆坤左右看看没人,一把就抄到了口袋里,万一给王玉兰看见,说不定就要吵架。

    李和见他转身要走,“你不是说不去了嘛”。

    李兆坤拍拍口袋,“我去试试手气”。

    “说好了,不准去了”,李和见他是去打牌的,也就不拦着了。

    他对农村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真是没撤,要说他不信,他重生这事就没法解释,他宅子里的菩萨像还是让他擦的蹭亮。

    要说他信,他本身就是个受过正规教育的人,是个坚定的唯物论者,要让他真心实意的去相信是很难的。

    再说中国历史太长了,信过的都发现不靠谱,所以还是靠自己吧。

    而一些老娘们呢,就比较喜欢这些,李和记得王玉兰在他高考那年还给他灌过香炉灰,据说是从庙会上求来的。嘴巴在他头上,李和有权力可以选择不喝。

    不喝?

    不喝,老娘先哭给你看。

    然后说些不孝顺不听话之类的名头。

    然后再死给你看。

    李和为了息事宁人,不得不捏着鼻子喝了。反正也喝不死人,碳酸钾也大补??!

    就连老四高考的时候都被王玉兰逼着灌了一大碗香炉灰。

    所以李和在想,要说王玉兰没原则也是不对的,这就是她的原则。

    平??醋哦纪φ5囊桓銮茁?,一在神神叨叨的事情上,立马就换了一个人,不准大不敬的,讲究的还特多。

    王玉兰敬鬼神还有一个原则,就是不花钱,让她花钱的各路菩萨她是一个都不伺候的。

    也不能说是愚昧,别看都不怎么识字,可居家过日子的老娘们哪个肚子没有小算盘,而且大多是贼精贼精的。

    当然更不能说只有农村人这么干,城里人也不少干,只要是中国人都脱不了这干系。

    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也都是半信半疑的,指望她们全信就难了,她们信这些,目的性比较强,带有功利性,哪天脑子一抽,感觉不灵验了,说扔就扔,说骂就骂。

    王玉兰给老四和李和喝香炉灰,不就是希望他俩能考上学吗,甚至现在还想着考上大学也有她香炉灰的功劳。如果两个都没考上,说不准就开始骂了,以后再也不信了。

    说农村人朴实,李和更想仰天大笑了,别以为苦出身就朴实,长得拧巴就不花心了。

    人啊,挺复杂的。

    “二哥”。

    “燕子,你怎么不跟老四在屋里玩了”,李和笑着问道,这李燕是他堂妹,是三叔李兆辉家的大丫头,年龄也就比老四小两岁。

    燕子靠在墙角,低头摆弄着衣角,脚底在地上来回摩擦,然后才道,“哥,你说我还能复读吗?”。

    “复读?什么复读?”。

    “我高中没考上”,燕子很不好的意思的说道。

    “你初三都毕业了?”,李和很是惊诧的问道,又一个因为他而改变人生轨迹的人,燕子上辈子可是连初中都没上的。

    包括李冬去当兵这样的事情,也是他回来才知道的,他又不知不觉的影响了周边的人,李冬上辈子又何曾去当过兵。

    “恩,毕业了,没考上”。

    “那你想继续读吗,想继续读就读是了”。

    “我爹不乐意了,她说要给我找婆家”。

    李和皱皱眉头,“你才多大,三叔着急啥子要给你找婆家”。

    “翻过年就十七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