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李和是第一个醒,刚穿好衣服,就把老四屋里的门拍的砰砰响,“赶紧起来,你看看都几点了”。

    “起来了”,老四大概是知道要坐飞机,兴奋的一晚上没睡着,到后半夜才迷糊了一会。

    两个人赶紧收拾了大包小包,路过巷口买了两个煎饼,兄妹俩一人拿了一个。

    巷口还不时有打招呼的,“回去过年了??!”。

    李和不忘回应,“回去了”。

    运气好的很,到了主干道就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直奔机场。

    下了出租车,老四紧紧的跟着李和,一步也不敢离,“哥,真不会摔下来吗?”。

    “我说你胆子这么小呢”。

    换了登机牌,进卫星厅的时候,没有所谓的安检,只是询问带了什么东西,也没查包,主要关心的是行李是否超重,对老四脖子上挂的军用水壶也是视而不见。

    老式的苏制客机,拼老命也载不到30人,上了飞机,里面也是乱糟糟的一片,都是争先恐后的抢行李架,都是大包小包,晚一步的话,就没地方放行李了。

    李和也不做君子,把老四搂在怀里,使劲往里挤,这不会比坐火车简单。

    待找到座位,放好行李,兄妹俩才松了一口气。

    没有空调,机舱里也有点沉闷。

    初次乘飞机的人往往一登机就急着拍照留念,老四在旁边看的羡慕,抱怨道,“哥,咱怎么没带你那相机呢”。

    “有什么值得显摆的,想做让你天天坐,直到让你坐到吐”,李和对此不以为然,他不是差钱的人,老四也有了介绍信想什么时候做就能什么时候做,而且还是何芳她们学校副部级院校的钢印,妥当的不能再妥当了。

    李和那时候也想坐飞机,奈何何芳那时候还没到现在这位置,这也叫有关系好办事。

    坐飞机难,钱是一方面,主要的难度是这介绍信,介绍信一般必须是县团级以上单位出具的才有效,像一般的小县城只有县委、人大、政府、政协才可出证明,一般的普通人谁能找上县长或者副县长去签字?

    所以坐一次飞机,真的可以吹牛吹上好几个月。

    航线不多,飞机也没有晚点,准时的飞出了跑道,老四紧紧的抓着李和,紧张的不得了,直到飞机平稳了才松开了手。

    飞到中途的时候,李和还抽空去飞机的客舱后面抽了根烟,因为不是密封舱,都是不禁烟的,其实他是蛮喜欢这种人声鼎沸的环境的,越干净,越整洁,他反而是不自在了。

    中午十一点钟左右,飞机就到了省城的机场,小机场没有廊桥,都是直接从悬梯上走下来。

    许多人为了在悬梯上拍个照,故意留在最后,没有了登机前的争先恐后。

    ?;荷嫌泻眉讣茉?,这是西飞照苏联安-24型飞机的基础上研制生产的双发涡轮螺旋桨运输机,也让李和心生感慨,国产客运机的序幕终于拉开了。后来几乎所有的航空公司都使用运7飞机进行航班运行,运7飞机一度成为中国民航的主力机型,每天承担的航班占全国航班总数的1/5。

    省城的机场很是破旧,没有后来一点繁华的影子。

    机场旁边没有什么吃的,李和决定到客运站旁边吃点东西,在门口招了一辆出租,一个提着红色小皮包的女孩子抢先拉开车门就要往里面钻,李和快速的用脚抵住车门,毫不客气的问道,“有个先来后到吧”。

    东奔西跑的经验告诉他,在客运站、火车站、机场这种地方千万别讲谦让,如果谦让了,道德上是正确了,可受罪不舒服的是自己,分明是自己难为自己。

    该捍卫的就不能轻易放手!

    就跟去公厕蹲坑一个道理,千万别讲什么谦让,该上就上。

    女孩子挤不进车门,从夹缝里出来,捋捋衣服褶皱,很是不高兴的道,“谁抢着了就是谁的,这也是规矩”。

    “哎,你们真逗猴,要走赶紧走”,出租车司机不耐烦的从车窗里伸出头。

    李和把车后门拉开,对老四道,“你先上车”。

    “没那么便宜”,女孩子堵住车门,面色不虞的问道,“你哪个单位的?”。

    老四悄悄的拉拉李和衣服,低声道,“哥,要不算了吧,旁边还有车呢”。

    “一边去”李和把老四拉到一边,不耐烦的对女孩子道,“让开”。

    “到底走不走啊”,出租车司机又扯开了嗓子。

    要不是女孩子,李和早就上手揍了。

    女孩子趁着李和不注意,瞬间就钻进了后车座,对着李和蔑笑。

    李和很是生气,掏出二十块钱给司机,“师傅,这我对象,正跟我闹脾气呢,麻烦你给送到客运站,要是中途要改目的地,千万别搭理。瞧好了,这可是20块钱,我记住了你车牌号,人送不到,我到你单位找你去”。

    “还是你们搞的得味,晓得了,给你送到”。

    女孩子要争辩,司机一踩油门已经跑开了,女孩子急的直拍车窗都没用。

    李和得意的哈哈大笑。

    老四却是没笑,心疼那二十块钱呢,“我回家非跟阿娘说,你又拿钱败”。

    “那要不要告诉她你脚上这双鞋三百多块”,李和不怕她告状,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那是我不要,你非给我买的”。

    “反正你也穿脚上了”。

    李和见一辆出租车过来,赶紧拦着了一辆,两个人上了车,才往客运站去。

    一下出租车,老四就指给李和看,“你看?”。

    “那个蓝衣服的,刚才那个女的”。

    刚才跟着抢车的女孩子正路上左右摆手拦车呢,可惜没有一个出租车愿意停下来。

    李和乐了,这个出租车司机真心是负责任??!

    女孩子大概看见了李和,怒气腾腾的过来,骂李和道,“你缺德不缺德??!”。

    李和视而不见,对老四道,“走,吃饭去”。

    “先买票吧,买完票,再等车”,老四提议道。

    “那跟我一起进去,这里乱的很”,李和不放心,这会儿所谓的治安就是个笑话,什么抢包的,领着几个孩子骗钱的,蛮不讲理胡搅蛮缠拽着裤腿不让走的,低声喊住宿2块钱的,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

    “没事,我都多大了,又不是孩子了”,老四总觉得李和有点管的宽了,还是把她当小孩子。

    “那你在这等着,哪里都不准去,这里骗子多的很”,李和把行李放下,就去售票厅买票去了。

    老四把行李移到墙角,就坐在行李上,百无聊赖的等李和回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