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几个,我先走了,你们慢慢忙吧”。

    瘦猴听到不需要写报告了,到会议室跟大家打了声招呼,昂起头接受着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潇洒的转身离开,心中的小人嘴都笑歪了。

    “这是什么玩意”,李和拿着本子拍在了平松的脑子上,他气不打一处来,平松本子写的是一团乌漆墨黑的东西。

    平松委屈的摸摸头,也没敢吭声。

    小威见李和过来,慌忙翻过一页,然后若无其事的在本子上一笔一划刻。

    李和夺了过来,翻过第一页,见上面是只乌龟,那只乌龟逗着眼睛好像在嘲弄他一般,他也甩起本子朝小威脑子上拍下去,“拿我话当放屁呢”。

    然后又按个看了苏明、二彪的,就没一个像样的,只有付霞跟冯磊写的认真,寿山也是不错。

    他无奈的道,“你们先回去吧,先不用写了”。

    “好”,大家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一脸的惊喜。

    李和话锋一转,“三天后交给我,我不管是你们去买书抄,还是找人代写,总之我要见到一份像样的工作计划,以后这要成为制度化和规范化,一个季度一份工作计划,每年的年底要有工作总结,谁都跑不了”。

    他不舒服,谁都别想舒服了。

    制定有效的工作计划是生意人应该拥有的良好习惯,也是工作中必备的工具。制定、上报、执行工作计划是多数企业都采用的重要管理手段之一。

    李和想通了,哪怕他们只是单纯的理解为一项“任务”,草草应付,交差了事,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也要形成规范,一项正常的经营活动,居然没有任何书面材料,简直惹人笑话。

    大家的脸色又变成了苦瓜,还要每个季度写,简直要命了!

    不过想着先把眼前度过吧,有三天时间就好,总比眼前两眼一抹黑的强。

    苏明道,“哥,要不我年后从香港找两个大学生?”。

    他其实是隐隐羡慕于德华的,手下一大票的大学生,现在生意基本上不需要他操心了,整天开个大奔带着秘书不是赴宴就是请客。

    于德华唯一的正经事就是下指示,然后办公室泡杯茶慢悠悠的签字。

    “你能养的住算你本事”,李和对苏明没多大的信心,其实聘用高素质的人才,没什么不对,但是在中小企业创业初期,用人的一个大忌就是聘用高素质人才。

    如果老板个人技能确实存在严重短板的话,又发现存在着互补的高素质人才的话,适合以合作的方式,而非雇佣的方式,找到契合点。创业初期的老板就会面临庙小养不了大和尚的局面,到头来只有两种结局:自立门户或者跳槽到竞争对手那里。

    所以李和现在手里就一个沈道如算是高学历,但也算不得高才,包括于德华也都不怎么样。

    至于苏明呢,目前是不如于德华的,于德华本身是起步就高,起码知识面就比苏明高,眼界也比苏明高,身家也算丰厚,算是混的开的,是有能耐有手段养的住人的。

    苏明呢,还是庙小了啊。

    苏明道,“我这几年香港也去了不少躺,像沈道如那种扑街多的很,甚至还有不如他的,一准也请的到,我多找一些有工作经验的就是了,一般人想糊弄住我也不容易”。

    “行,你看着办吧”,李和算是同意了,大学生多如狗倒是真的,哪里有内地这么宝贝。

    付霞对苏明道,“要不也帮我请两个,就是那种专门设计家具的,有吗?价钱随便开,咱给的起”。

    苏明道,“年后我我回去,帮你留意看看吧”。

    李和对平松道,“车子我开走了,你自己想办法回去,再想办法买一辆车”。

    “要不给你买辆普桑,也才25万,我有个朋友就是倒腾这个的”,平松笑着问李和。

    付霞道,“这么便宜?给我整一辆吧?那个驾照难学吗?”。

    大家的话题全部转移到车身上了,都是跃跃欲试,整一辆小轿车出门,那就相当于私人飞机了。

    李和想给柳联想打电话,摸摸身上没带电话本,只得回家再打。

    拉开车门,好几次都没有点着火,他以为是电瓶亏电,又试着把电瓶线拔了,延长点火时间,踩一点油门发动,还是没一点动静。

    那就可能是寒冷干燥且有积碳的缘故他就左脚离合,右脚大油门,右手打火,轰了一会后,才打着的火。

    他车子开回家,又面临一个问题,没地方停车。

    没办法,就把车子倒进一个巷子的死口,不耽误别人出行,只是进出就要完全凭技术了,不一定一把就能倒进去。倒进去以后他也没有完全抵住后墙,万一明天再开车打不着火,还要留着空间推车呢。

    这个死巷口比较窄,是废了不少劲才从车门缝里挤出来,他决定明天找机会和那秦师傅攀攀交情,可以把车停在他家门口,他家那面的位置很大。

    几个老娘们见李和从车上下来,眯缝着眼大声的问道,“李老师,你这小轿车都开上了!”。

    李和笑着道,“从朋友那里借来开的,哪里买得起哦”。

    就是这样一辆尼桑的小面包车也要十几万吧,虽然是二手的,看起来也有点东南得利卡的味,可也是不便宜的。

    老四见李和回来,给他倒了茶,“你喝了不少吧?”。

    李和道,“没多少,电话本给我找出来”。

    把一壶茶喝干净,洗了一把脸,就拿着电话本,出去打电话了。

    李和在电话里把意思给柳联想表达的很清楚,“你也知道,我这万事开头难,没个懂行的带头人确实不行,你要不帮我问问方向师傅,薪资随便他开,不会说二话”。

    柳联想为难的道,“他是计算机所的,本来就是我们新计算机公司借调过来的,不管是计算机所还是他本人,我都没法开这个口啊”。

    李和问道,“他在计算机所有职位吗?”。

    柳联想道,“正常上下班的人,是个实诚的”。

    “那我知道了,你把他家地址给我吧,我明天先去联系他,之后再跟你们计算机所谈借调占用费”,借调干部帮助工作,调入单位还必须付“辛苦费”,这个是有政策的,不管是调整、借调、招聘、合同攻关,还是短期支授,国家是禁止无偿占用人才的。

    借调这种事情也很正常,八十年代以后为了巩固和发展街道集体经济,政府经常从财贸系统借调人员支援街道联社,安排知青就业。像更大的水电桥梁工程,全国各地都会有人事局安排抽调,搞个大会战,这就叫支援建设。

    而且李和一听柳联想给这个人发了好人卡,就知道是个混的不得志的。

    什么叫正常上下班呢?

    如果是得志的,在有些单位就没正常上下班,写工作总结,规定按二个字一分钱付“稿费”,在家办公要“电灯费”,如此等等,名目繁多。

    “行,只要你把他说通了,计算机所这边我帮你搞定”,柳联想很肯定的说道,如果让他做方向本人的工作,他觉得困难度很大,但是计算机他这个脸面还是有的。

    李和找张老头要了纸笔,把方向家的地址记了下来。

    在家门口的时候,见秦师傅盯着他家门口的大梁上看。

    他家的门属于广梁大门,门扉开在院门的中柱位置,整个过道像一间屋子。老话说门第有别,说到“门”的级别,除了天子的大门、王爷的大门之外就要属广梁大门了。

    所以李和见秦师傅对着他家大门看,以为是羡慕他家大门呢。

    李和搓搓手,还是很谦虚的问道,“秦师傅,天这么冷,你也不在家歇着,我这门头有啥看的?”。

    “血,是血啊”。

    李和吓了一跳,慌忙道,“秦师傅,你饿昏头了吧,我这好好的门头,哪里来的血”。

    这老头真是病的不轻啊。

    马上大过年的来给他说不吉利话,他哪里能高兴。

    “我记得也是那年的冬天,有一个人就是吊死在这个门梁底下,地上都是血啊,那天雪很大,风也大,好多人都过来看了,我也过来看了”。

    “秦师傅,这种话,不能乱开玩笑的”,李和的脸色都有点变了。

    “罢了,跟你说完这些作甚,老糊涂了”,秦师傅叹口气转身就要走。

    “秦师傅,怎么回事啊,你倒是说说啊”,李和把秦师傅拉住,非要让他说个明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