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单独把他们几个叫道了茶室,边贸的事情知道的人还是少点最好,就是知道了,最好还是不要清楚里面的细节。

    “坐吧,回来后,也没跟你们细聊过,今天可以抽空聊聊,有什么想说的都可以说说”。

    瘦猴拿出一盒烟,拆开头一人散了一根烟,对李和道,“你试试这烟,毛子的烟抽起来还是挺带劲的”。

    “抽不习惯,你上次给我带的几条,我就抽了两根,懒得抽了”,李和拒绝了,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中华点上了,虽然也不喜欢。他原本是喜欢抽芙蓉王的,只是还根本没地方卖,只有等上市以后才能买得着了,关键是顺喉不腻。

    瘦猴出口气道,“哥,我这前前后后都跑了好几趟啊,说真话,那是真赚啊,82年开了边贸以后,去的人就老多了,满洲里做的最大,其次是绥芬河,剩下的就是黑河、东宁这些地方了。牛仔裤、口香糖、运动衫、羽绒服,在毛子的眼里都是宝贝,甚至土豆大白菜都能卖出高价,包括北边的那些酒作坊的劣酒都能卖到脱销。到处都是咱中国人,你猜我在布拉戈维申斯克遇到谁了?”。

    “谁?”,李和想想大家共同认识的几个人就那么几个,低着脑子一时想不起来。

    “张先文,哥,你想不到吧!”。

    “是他?”,李和真没想到是他,自83年以后,他就没再见过这个人了,想到当初电子表的生意就是和他做的,不由哑然失笑。

    “是啊,那小子可阔气的很,从常熟那边找的小作坊加工皮具,衣服之类,转手就是十几倍利润。我们上次在宾馆遇到的,搂着两个毛子女人,一天就没出屋,嘿嘿”。

    旁边一直没说话的万良友也笑着道,“中国人走遍全世界,只有在毛子的地盘咱才活得像个人样!”。

    李和听得哈哈直乐,可不是大实话吗,你穷的不像样,还有比你穷的更不像样的,特别是毛子的远东地区。

    瘦猴把装在怀里的账本递给李和,“你看看”。

    “怎么挣了怎么多?”李和大致翻了一项,居然挣了700多万!而且仅仅是一年,“你前半年不是还说不好做吗?一个月挣个十几万的”。

    瘦猴笑道,“都是咱们手底下那些苏奸的功劳,咱手底下现在百十个老毛子,天天啥事也不干,吃咱的喝咱的,要是讲良心的早就待不住了。我就让他们帮咱们买通了苏列的售票员,一次性咱可以买下好几个有4个铺位的整个包厢,除留一个睡觉外,其余放的全是货,从地板一直码到天花板,就连车窗也被堵得严严实实。你说这样运货咱能不赚吗?”。

    “而且每到一站,根本不需要出站台,就能被人抢购一空,真是好生意啊”,这时候旁边的兰世芳插话道。

    瘦猴继续笑着道,“就是咱们国内去的留学生都没少赚钱”。

    “留学生?”,李和有点不解的,留学生能挣什么钱?无非就是做做翻译罢了。

    “他们脑子灵光,又会俄语,买通俄方售票人员,控制了大量的火车票,一列车的黑市票卖到60-70美元一张。你知道原价多少?才4美金??!从莫斯科到咱京城才4美金!我这招就是跟他们学的”,瘦猴说这话很是得意。

    李和感叹,千万不能给中国人钻空子啊,到了境外更觉得“天地更为广阔”!

    “路上都没什么麻烦吧?”。

    瘦猴此时却发出了一声长吁短叹,“哥,还是你有先见,咱把兰大哥,万大哥几个人带上了,要不然,咱非报销在那里”。

    李和忙问,“怎么了,信里或者电报里也没听你细说过”。

    此时万良友开口道,“海关咱先不提,一出一进便被扒了一层皮,咱也认了,毕竟还有的赚,而且有时咱就让咱手下的毛子出面,更是省心??汕狼苑柑嗔?,还是合伙作案,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抢劫杀人,你说猖狂不猖狂”。

    李和没有说话,突然心里也有点后怕,还是把事情想的简单了,差点害了瘦猴几个人,可是苏联之行能停吗?

    肯定是不能停的!

    “明年我来去”。

    大不了就是辞职,与毛子的巨大红利相比,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

    “哥,别,我知道你担心我们,可是你去了也是一样,指不定还没咱们熟悉呢,好歹我们也混了两年”,瘦猴笑着说道。

    万良友朝门外看看,然后用手比划一个射击的姿势,低声道,“关键时候我们有这个,砰的一声,十个八个也不怕,老子能送他去见阎王”。

    “枪?”,李和心里更是冰凉。

    兰世芳道,“在毛子的地盘上,只要他有的,就没有钱买不着的。那边挺有名的一个拖拉机厂的生产线都让人给偷偷卖到咱国内了”。

    是啊,那一支枪算的了什么呢?

    李和又自顾的点着了一支烟,然后问道,“赚钱是一个方面,咱有什么办法搞什么设备生产线之类的?”。

    瘦猴苦笑道,“哥,我明白你想法,可你要知道,一个设备就是十几吨重,甚至几十吨,咱拉不回来啊”。

    兰世芳开玩笑道,“飞机坦克还是有办法开回来的”。

    “你真会开玩笑”,李和嘴里这么说,其实心里也动过去找刘保用、齐功勋这些人想法。仅仅是想想而已,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

    兰世芳道,“当然是开玩笑了,买回来卖给谁??!”。

    李和道,“不知道你们年后还愿意继续过去吗?”。

    这次每个人至少有拿了二万块钱,二万块钱在国内可不是小数目,足够他们过小康生活了,何必离家受苦呢。

    万良友道,“我们也承你情,赚了钱,家里安排的也是极妥当的。但是出去见识了十万百十万的,我们就不知足了,还是要跟你继续干....不过关于王元的事情,我们跟你道歉”。

    “不,不,不需要道歉,人各有志,再说我跟他本质上没有任何合同上的雇佣关系,这是来去自由的”,李和很是通情达理的说道。

    王元是万良友带过去的一个人,眼热于边贸的赚钱速度,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激动的不能自已,待分了2万块钱后,立马离开了瘦猴的圈子,回去组织货源,自己做起了倒爷,他认为自己给自己做老板,才是有出息的。

    这让万良友和兰世芳、包括李爱军在内的人都很是尴尬。

    兰世芳道,“终归是我的人,也是我们的错处”。

    李和笑着道,“兰兄弟、万兄弟,我真的不生气,我还是那句话,我这里来去自由。跟着我,我早晚不会亏待二位,二位愿意自己去单干,我也不拦着,谁都跟钱没仇啊”。

    他们现在已经摸清了边贸的套路,只要有样学样,哪里有不赚钱的道理,唯一的差别就在于是跟着李和赚的多,还是自己做挣的多。

    兰世芳道,“兄弟,什么也别说了,这边贸看着简单,其实没那么容易,我还是把钱留给儿子做老婆本吧,不瞎折腾了,还是老老实实的跟你干吧。再说男子汉一诺千金,背信弃义,见异思迁的事情,我们哥几个做不出来,再多说就是打我们脸了”。

    李和道,“谢谢各位了,既然各位信着我,我也保证有钱大家一起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