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回家,李和放在桌子上的bb机一直是想个不停,自他买回来以后,都是很少用的,只是偶尔才查看一下。

    现在呢,一会是苏明呼过来的,一会是于德华的,一会是瘦猴的,一会是李爱军的。

    这次是瘦猴打电话过来,李和在电话里说,“把苏明他们全喊上,晚上全部去寿山的饭店”。

    必须是寿山的饭店,只有寿山的饭店里才有超大的包厢。

    他先给寿山去了电话,烤全羊这些先准备好,这些菜式都是需要时间、需要火候的。

    先给了李爱军电话,让他把丁世平、万良友、张兵这些战友都带着。

    最后想想又给杨富贵这小毛孩打了个电话,让他也过来,这个15的小毛孩把印刷厂做的有条有理,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就连柳联想都对他赞不绝口。

    按柳联想的话,就等着开张了。

    小毛孩在香河也不怕远,一口就应了下来。

    李和又让老四去喊付霞,晚上都一起过去,怎么现在也算一方土豪了,饭桌上该有她的位置了。

    老四就把手里的爆米花放下,炉子也撤了,洗好手就去找付霞了。

    付霞早几天就回来了,现在有了自己的宅子,算是有了自己的窝,手里有钱有粮,家里布置的很是不错。

    19吋的大彩电、进口的洗衣机、暖和的进口壁炉,全套的真皮家具沙发,一层不染的大理石地面,这种现代化的布置,更是得老四的喜欢,她觉得比哥哥家布置的更好呢。

    付霞穿着拖鞋,正懒洋洋的在家里看电视,见她进来,给她暖了手,笑着问,“冷不?”。

    老四笑着道,“不冷,我哥说喊你晚上吃饭,寿山叔叔那里”。

    “吃个苹果吧”,付霞递了个苹果给她,“那等会咱俩一起过去,你也别急着走”。

    老四点点头,她这几天也被付霞的糖衣炮弹给攻下了,衣服都收了好几套,从风衣、袄子到裙子一件不落,也多了一块手表,可以轮换着戴了。

    她坐在沙发上整个人就陷了进去,“这沙发真软和”。

    “喜欢我明天给你送一套”,付霞毫不吝啬的说道,她做家具厂的最不差的就是家具了。

    “不用,不用”,老四慌忙摆摆手,每次收人家的东西,她哥不同意,她是不能收的。

    她年底这阶段,她不知道收了多少东西呢,啊,那个叫瘦猴的,苏明的,平松的,寿山,卢波,都是有送,她掰着手指头也算不完了。有小巧的随身听,也有好玩的音乐盒,还有好吃的巧克力。

    每次人家送她东西,她都不知道怎么办,只能无奈的盯着她哥看,见她哥点头才能收下。

    付霞道,“我送你没事的,你哥肯定同意”。

    “家里哪里有地方放了,没地方呢”,老四说的是实话,家里都是紫檀和沉香一类的名贵家具,没有办法腾地方了。

    付霞笑着道,“怎么没地方呢,你屋里的家具太老气了,我明个给你布置亮一点颜色的家具,这才配你呢”。

    老四道,“以后再说呗,咱还是去我家吧,不然我哥在家等着呢,他要走也不好锁门”。

    付霞也就同意了,穿了件大衣,跟老四一起出了门。

    到家的时候,李和跟老四说,“你在家自己吃点吧,外面冷,就别去了”。

    老四还没说话,付霞道,“没事,我带着去,你们都是男的,我也有个说话的人”。

    老四道,“确实冷呢,我就不去了”。

    她还是坚持留在了家里。

    平松的二手面包车已经停在了家门口,李和只在车厢后面看到了小威、黄国玉和卢波。

    李和问,“冯磊和罗培呢?”。

    “这呢,这呢”,冯磊从沙发垫底下探出了脑袋,“罗培哥跟着二彪哥呢”。

    “后面坐,我来开”,李和把平松从驾驶位撵了下来。

    平松看了付霞一眼,自觉的到了车座后面,而付霞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李和问,“我的驾驶证呢?多长时间了?”。

    “在这呢”,平松递给了李和一个红色的小本子。

    李和接过一看,想着真不容易,他可是亲自去考试才拿到的,还交了2000块学费,这价格真不是一般人学的起的,所以司机还算是很少的,学出来了这可是高级技术工待遇。

    最需说明一点是,驾证不是每人能考的,必备条件是你单位有汽车。

    他为了学驾照,还特意让学??私樯苄?。

    关键他学起来也不容易啊,车型是大解放,打不动方向,踩不动刹车,到处咣咣作响,他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说你会开车?

    会开车了不起??!

    遇到八十年代的大解放照样没脾气!

    车辆管理还是很严格的,没有驾证会很麻烦的。

    按照更严格的执行来说,他这种刚拿驾证的新手必须要陪驾半年以上,需要有合格司机签名或开行多少公里,不是半年后实习期就过了。但是在这一项上,一般交警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在这上面较真。

    他面包车开起来还是很顺溜的。

    唯一不足的是冬季路面有雪,还是很滑,开起来还是要注意。

    到了主干道就是好了,很多雪已经被铲干净了。

    寿山饭店的生意到年底更是好的不得了,门口停了不少汽车,显然来吃饭的不少都是有身份的。

    周萍一直都是等在饭店门口的,见李和来了,赶紧的指挥着,让倒进了停车位。

    苏明、瘦猴等人早先到了,也迎出来了。

    这些人都是黑色的皮夹克,敞着怀,露出了厚厚的羊毛衫,都是一副高调的派头。

    李和调笑瘦猴脸上的胡子,“你这胡子保暖的很”。

    瘦猴道,“北方冷,留着胡子倒是真好点,不冻下巴”。

    寿山早就布置好了包厢,一间大包厢,摆了两张大桌子,茅台、剑南春、啤酒,每个桌子都放了不少,最中间是一只烤的金黄的全羊。

    暖气开得足,进屋就有点发汗了,都把外套给脱了。

    平松笑着拍拍寿山的肩膀,“瘦老头,你这次可是下血本了”。

    他喜欢把“寿”给说成“瘦”。

    寿山嫌弃的把他的手给打开,“少没大没小,能吃完就不算亏”。

    不一会儿李爱军拄着拐杖,也带着万良友等人来了。

    李和也就随意寒暄了几句。

    周萍朝李和招手,说外面来了一个孩子,找他的。

    李和出门一看,见是毛孩,就道,“进来吧,傻站着干嘛”。

    “哎”,杨富贵见到李和,算是有了主心骨,大老远的从香河过来,人都都冻哆嗦了。

    李和摸摸他衣服,“咱还怎么单薄呢,不是给你钱了吗,不知道自己买衣服?”。

    “不冷,不冷”。

    李和把他带进屋,给大家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

    大家只是简单的冲他点了点头,都是百万身家的老大,谁能对一个毛孩子热情的起来。

    杨富贵也不以为意。

    李和招呼众人坐下。

    平松、卢波、小威这些人很自觉的早就在另外一桌子上坐了下来,李和也把毛孩安排在了上面。

    万良友等人也要上这一桌,苏明赶忙把他拦下,“都是小孩子,你跟他们凑什么热闹,咱一桌乐呵”。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