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四自认为自从来到这里上学以后还是很开心的,跟天南地北的同学在一起处的也是很开心。

    她没有因为是从农村出来的而感到自卑,身上穿着的都是不落俗的衣服,手上戴着的也是几百块的手表,甚至她的生活比大多数城里同学过得要好,在学校有何芳的照顾,她哥又时常性的给她零花钱,这半年存下来不少,她自己都有了小金库呢,没事总要拿出来开心的数上好几遍。

    李和总是笑话她说,又是一个小财迷。

    不过看见有生活困难的同学,她也是很大方的予以帮助。

    许多同学都不相信她真是农村的,总有人不断的问,你家里是干部吗?

    她总是很骄傲的说,不,我家里就是农村的,我爹妈就是种地的,可我哥是大学老师呢,他供着我呢。

    同学们的惊叹声,总是小小的满足下她的虚荣心。

    李和这几天忙着学校期末考试的出卷工作,往年他是没有这个资格的,可是谁让他现在成了李教授呢?

    如果不出意外,他李教授可以涨工资了。

    当然,他对这个“副”始终耿耿于怀,私下里跟吴教授略微提过一嘴,要是能转成正教授就美了。

    吴教授冷冷道,想当靶子了?

    李和闭口再也不提。

    办公室里电话响了,陈芸喊他接电话。

    “他们的事情办好了,你跟他们说下吧”,王慧在电话里说道。

    “谢谢了”,李和在电话里听她声音不对,就问,“感冒了?”。

    “是,有点受凉”。

    “那去医院看看”。

    “行了,挂了,瞎操心”。

    啪嗒一声,电话挂了。

    可怜李和满腔热血的关心,换来的是冷言冷语,川妹子,果然是辣辣辣,只能拿着电话机发呆,琢磨着这娘们是吃错药了。

    不过还是要把这消息跟何军说下,就去校门外找了公共电话。

    电话里何军很是高兴,李和也能听见吴书记连续说了几个“好,好,好”。

    何军道,“真是太谢谢你了,等你放假了,我们去你家找你,绝对不让你白帮忙”。

    李和急忙道,“千万别这样,要是再整这些虚头巴脑的,咱朋友都没得做了”。

    “喂,李教授。你年底是回县里的吧,等你回去县里做东,你一定要到”,吴书记接了电话,很是开心。

    李和不开心啊,这人太他娘的现实了,从李和同志,变成李和老师,现在才愿意喊个李教授,多埋汰人啊。

    “谢谢,谢谢,有机会的,一定,一定”。

    闲聊了几句,才匆匆的挂了电话。

    他终于可以大声的说一句,老子头上有人,谁都别惹我。

    元旦的时候,地球物理系和物理系联合在一起办元旦晚会,有学生来邀请他一起过去。

    李和也就没有推辞。

    这几天他还在发愁为什么没有张婉婷的信,好像玩笑开过头了,他甚是恼恨自己的嘴贱。

    张婉婷写信问他,你说我们有什么共同语言吗?

    他自以为很是幽默的回复,难道我们说的都不是中国话?

    从此就没接过张婉婷的信了,他着急的一连去了好几封信,都是石沉大海。

    他是有点郁郁寡欢的。

    元旦这点,雪下的有一处没一处的,刚落到地上就化了,但是天依然冷的很。

    元旦晚会是在大教室里,老师们都坐在第一排,李和自己带了两瓶北大荒,跟旁边的杨浩还有几个老师,一边用搪瓷缸喝酒,一边看台上表演。

    有学生忍不住酒香,见老师都这么干了,有样学样,不一会儿,教室里都是酒味。

    陈芸道,“等会教务处看见了,你们要挨批的”。

    杨浩道,“教室里没暖气,喝点酒取暖怎么了”。

    有学生起哄,让老师们也上去唱两首,陈芸被第一个拉了上去。

    陈芸抵不过,就笑着道,“那我唱一首《茉莉花》吧”。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芬芳美丽满枝桠

    又香又白人人夸

    让我来将你摘下

    送给别人家.....”。

    刚开口,学生就拍手叫好。

    李和发现她的嗓音有一个特点的,声音比较温暖宽厚,中声区真声成份较多,到高音则加入较多假声,唱的婉转但是不够圆润。

    待唱完了,学生大声叫好。

    依次每个老师都上去唱了一首,都是唱了一些大众歌曲,只当杨浩上台,把李和吓了一跳,这么个老男人居然把邓丽君的《甜蜜蜜》给唱了出来,居然还唱出了那种柔情蜜意。

    所有人都不禁为他大声鼓掌,这么个老闷男,真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算是把这个晚会带向了**。

    后面有了两个女老师,也是学着唱了邓丽君的两首歌,但是都没杨浩这水平了。

    轮到李和的时候,他想着就唱一首老歌吧,拍拍话筒,比他做学生那会好多了,笑着道,“唱一首大家耳熟能详的老歌吧”。

    “好”,大家都是在台下笑着应好。

    “《我的祖国》献给大家。

    一条大河波浪宽

    风吹稻花香两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

    听惯了艄公的号子

    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这是美丽的祖国

    是我生长的地方

    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

    到处都有明媚的风光

    姑娘好像花儿一样

    小伙儿心胸多宽广

    为了开辟新天地

    唤醒了沉睡的高山

    让那河流改变了模样

    这是英雄的祖国

    ............”。

    他的嗓音算不得好,但是常年喜欢唱豫剧,所以音域宽阔,吐字清晰,行腔富于韵味。

    这次台下没有掌声,许多人在偷偷的抹泪,这首歌来自上甘岭,对那些抗美援朝的战士是真正的崇敬之心,这是一首唱哭了一代人的一首歌,不会是谎言,绝对不是。

    “谢谢”,他唱完了朝台下鞠了一躬。

    “再来一首,再来一首”,大家反应过来,爆发出了惊人的热情。

    “等我想起来再唱一首好吧”,李和实在想不起来唱什么了,豫剧倒是可以唱,不过跟刚才的反差就有点大了。

    “再来一首,再来一首”,底下不管不顾的大喊,不少人拿着搪瓷缸在桌子上开始敲,很快大家找到了一致的节奏。

    砰砰..砰砰.

    咚咚......

    “充满鲜花的世界到底在哪里

    如果它真的存在那么我一定会去

    我想在那里最高的山峰矗立

    不在乎它是不是悬崖峭壁

    用力活着用力爱哪怕肝脑涂地

    不求任何人满意只要对得起自己

    关于理想我从来没选择放弃

    即使在灰头土脸的日子里

    也许我没有天分.....”。

    李和闭着眼,深情的唱出了这首歌。

    开挂就开挂吧!

    这首歌唱出来,台底下更多人更多的人忍不住哭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