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新印刷的教辅拿到手里,李和还是比较满意的,整个封面上没有做过多的装饰,叶芽一样娇嫩的绿色,清新又富有生机。只是最基本的展示了书名、主编出版社等必要的因素,背景颜色也用了简单的纯色系。

    小巧的红色标识在浅绿色的底上便显得十分醒目,虽不高调,也足以彰显其“根红苗正”,乃是“师大教育出版社”、“中国中学教育研究中心”“全国百余位一线名师及省、市教研员联合编写”。

    每一个科目的首页前言部分是两名特级教师和一名师大教授做的序,书的最后两页是单科高考状元的学习经验和一些学习方法。

    好几个高考状元名字,李和不认识,就问穆岩,“这几个人是哪个科系的,我怎么不认识?”。

    穆岩笑着道,“华清大学的,你当然不认识了”。

    “怎么把他们都找上了?”。

    穆岩道,“不找的话,咱们学校也凑不全这么多高考状元啊,我让孟建国去找的,他们老三届他大部分都是认识的。一顿饭,两瓶酒,没有不乐意的”。

    “行了,这书一到市面上,简直是独孤求败,雄霸天下,指日可待”。

    穆岩道,“许多汇款单都已经陆续到了,你说这钱怎么分?”。

    “有多少?”,李和知道是该分享成果了,这前前后后用到的人情,参与的人员太多了。

    “47万多”,穆岩统计到这个数字的时候,都有点不敢相信,这才半年多的时间啊。

    李和心里倒没什么概念,他总共才投了不到五万块钱。当然,这不算他开印刷厂的成本,印刷厂算是固定投资,长期收益,完全归他一个人所有,就是穆岩他们以后要印刷,也得照样付钱。

    “你先把参与到的各个老师的钱给了,只要给帮过忙的,再请一顿饭,都不要小气,反正日子在后面。最后剩下多少,咱们几个再算”,教辅的合伙人也就只有他和穆岩、孟建国。

    休息日的时候,周六一早何军带着吴书记和那个周主任又来了,果真没有出王慧所料。

    何军和周主任拎着大门小包走前面,对着李和满脸堆笑,何军进门就道,“我们来找你好几次了,你家里门都是锁着的”。

    “平常我跟我妹子都在学校,只有休息日的时候才回来”,李和把几个人迎进了屋子。

    吴书记指着何军堆在桌子上的一些东西道,“都是老家的东西,味还是家乡好,估计你平常想吃老家的东西也难,顺手就给捎了点过来”。

    大包小包的东西,除了烟酒以外,李和还闻到了腊肠的味道。比上次他们送过来的好多了,上次送过来就是两瓶酒,两条烟,还有几袋子乳麦精。

    他看着这次三个人这次的精气神跟上次又是不一样了,这次愁字都挂在了眉头上。

    “何必这么客气,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李和又赶紧让老四去泡茶。

    几个人还是聊到了上次的事情,吴书记道,“不瞒你说,李老师,这次是务必要靠你帮忙了,不知道你那边有消息了吗?”。

    这种诚恳的态度,李和终于感受到了,不过还是故作沉吟道,“我帮你问了,可真不是什么随手的事情,有点麻烦呢”。

    “我们也知道很麻烦,当请多上点心。我这个书记做的也是窝囊啊,可谁让我们是国家级贫困县呢,这个你要理解啊”。

    这次还是吴书记说话,这种自我埋汰的话,对他看来算是掏心窝子的话。

    “是,是,这个我理解”,李和只得随口应付。

    以县为单位,1985年年人均收入低于150元的县都是算的贫困县的,但行至今日,贫困县是越来越多,“脱贫县不愿摘帽”、“争当贫困县”。

    临到中午,李和要留吃饭,三个人很一致的都同意了,没有再推却。

    李和问老四,“你一个人做饭行不?”。

    老四道,“没事,咱吃火锅吧,弄两个就行”。

    “那也行,天冷,炒菜一会就凉了”,李和觉得这样也挺好。

    “哥,液化气又没气了”。

    “够烧这顿吧?”,李和晃晃那15公斤的气罐,感觉还有不少。这种气罐现在涨价厉害,从2块多涨到3块多,许多人家已经舍不得用了。现在市面上面除了自来水每吨一毛二不变,其他的统统都在涨价,最普通的火柴都从二分钱涨到三分钱了。

    李和觉得他该涨他手里房子的租金了,应该从原来的每平一毛三调到两毛,随行就市最好,不然租客拿他当傻子呢。

    老四是麻溜的,羊肉和鱼在液化气上炖好了,才全部盛进酒精锅里。

    又洗了一些大白菜和香菜,用来涮锅子。

    等全部端上桌,李和笑着道,“比较简陋,见笑了”。

    吴书记道,“这个好,家常的很,冬天吃起来才带劲”。

    “外面车上的兄弟要不要喊进来一起吃点?”,李和想起来车上应该还有一个司机,当领导司机哪里是那么好当的。

    “哎呀,你瞧瞧我这记性”,吴书记一拍脑袋,然后对何军道,“你去喊小赵一起来吃点吧”。

    小赵进来,李和给他搬了把椅子,笑着道,“赵同志,好久不见”。

    “李老师,你记性真好”,小赵是何军的司机,没想到李和还能记得他,也就大前年在县城的饭馆里喝过一顿酒。

    桌子上五个人,除了小赵开车不喝酒以外,剩下四个人都是倒了满满的一大杯。

    “这酒好”,吴书记只是把酒杯在鼻子底下,轻嗅其气味后,还没有尝滋味,就开始大声夸赞,“酒香全靠窖池老,窖池老,酒才好。这种茅台我可真没有喝过”。

    “吴书记真是行家”,李和拿的是54度五星牌茅台,一般人在市面上真是找不到,还是扎海生特意送过来的。

    酒好,不上头,众人喝起来自然爽口也不怯,三瓶白酒不费力就没了。

    酒桌上,无非都是一些捧李和的话,而李和也才明白王慧话里的意思,求人办事有求人办事的态度,卖人情有卖人情的方法。

    “吴书记,成与不成,我尽快给您个答复就是了,你也知道这事真是不容易”,李和还是一脸的无奈和苦笑。

    吴书记站起来道,“这杯酒算我代表全县的父老乡亲感谢你,全县人民也会记得你的功劳”。

    他就差直接说我会记得你的好的,以后有事情哥罩着你。

    李和笑了,也站起来举了杯子,“客气了,吴书记,你放心,我一定尽力”。

    吃好喝好,他依然把几个人送出了巷口。

    回到家接过老四手里的毛巾,洗了一把脸,就躺在了椅子上。

    “马上就放假了,你要买什么东西带回老家,趁没下雪赶紧去买,今年咱坐飞机回家”。

    老四高兴道,“哥,真的坐飞机?”。

    “当然是坐飞机,不过只能坐到省城,到了省城还是要坐汽车到家”,李和想到不需要坐火车了,都有点激动了。

    “哎,我打电话给李秋红,让她陪我逛街去”,老四说完又把手朝李和伸过去。

    “干嘛?”。

    “给我20块钱,我身上没钱“。

    李和道,“不都在抽屉里吗,自己拿”。

    他是从来不约束老四花钱的,但是奈何老四多心眼了,不自觉的又会把两个人分的很开,她的脑子里都是王玉兰灌的话。她来之前,王玉兰就交代了,少祸祸你哥,你哥还没结婚娶媳妇呢,不存在点钱,就等着西北风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