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在犯难,这可是县里的老大,真正的县里的地头蛇,不可能就敷药掉了,他虽然目前没有回乡发展的打算,可保不齐将来有什么难处要向人家低头,现在打好关系也是没错的。

    其实这件事本身也没什么难度,也是王慧顺手的事情,只要向王慧打个招呼,依照两个人的关系,王慧也必定会给他这个面子。

    李和故作为难道,“你也知道,我们只是普通同学,何况这么多年也没有过联系,人家不一定现在还认识我呢”。

    他已经不是上辈子的二愣子了,不管别人求着你什么事,他不会傻乎乎的随便应了,先夸大难度再说。如果傻乎乎的应了,办成了,人家也念不着他好,办不成,人家更不会念他好,说不准还得怨上他。

    老子也说过:“轻诺必寡信?!?br />
    一个人过于轻易地答应别人一件事,就必定没有足够的信用。没有信用的人,很难得到他人的信任,就不会有朋友,也不会有事业上的成功。

    吴书记道,“李和同志,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有点难办,不过还是拜托你了,这可关系到我们全县的父老乡亲啊”。

    “吴书记,这担子可真的够重的,我怕扛不住啊”,李和摇头苦笑,他还是不能过于热心,把人家的事情当自己的事去解决。有些风险自己还是不能代替别人来承担。

    周主任道,“李和同志,你放心,有什么需要配合的,我们一定竭尽全力”。

    何军也道,“你可以去试试,有困难大家齐心协力嘛,即使不成功大家也不会有遗憾”。

    “我就怕有负重托啊”,李和无奈的叹口气道。

    吴书记道,“小李啊,我们也知道你难处,可这是关系到全县的大事,务必请你帮忙,你放心,你有什么需要你尽管开口”。

    李和道,“那我就试试?如果办不成,真不能埋怨上我,毕竟能力有限”。

    吴书记哈哈笑道,“哪里能埋怨你哦,感激都来不及呢,尽力就好”。

    见李和答应了,场面立马就轻松了下来,开始对李和的宅子评头论足,从宅子的风水,说到宅子里的家具布置。对屋里的家具和一些瓷器、小玩意更是连连夸赞。

    李和要留几个人吃晚饭,吴书记道,“不打扰你了,等有时间我们回请你,请务必赏光了。我们先走一步,敬候佳音了”。

    李和把几个人送出了门,在巷口的大街上,看着三个人上了轿车。

    回到家,他就在想怎么去联系王慧,好像一直没有她的号码。

    去找何芳要,何芳肯定有,不过一想到两个人势同水火,他立马就摇了摇头,要是让何芳知道他要去联系王慧,何芳指不定要生气呢。

    最后还是决定给赵永奇打电话。

    赵永奇问,“你找她干嘛,有什么事,找我一样”。

    李和原原本本的说了,然后道,“你们宣传部管不到吧?”。

    赵永奇道,“是管不到,你不用麻烦给她打电话了,我等会要去她们那边送材料,我跟她说声吧,她肯定给你办”。

    李和道,“那也行,我等你电话”。

    赵永奇道,“等我电话干嘛,等她电话吧”。

    第二天吃完中饭,李和正在屋里看学生论文,张老头又喊他去接电话。

    出了门,一股冷风毫不客气的给他上下灌了一遍,他觉着家里有必要装电话了,可是他真的懒得去排队啊,更懒得为这么点事去找关系。

    巷口里不少倒爷都有了bb机,偶尔“BBB”、“BBB”的叫声,大冬天的也不怕冷,袄子故意撩得老高,查看数字,瞅瞅左右人前显摆一番,这是财富、权力、地位、身份的象征。

    动辄四五千元的价格真不是一般人买得起的。

    “哎呦,有事你抠我啊”。

    “一看到你抠,我就立马来回电话了”。

    电话亭里,李和不少看见这一幕,他想着还是先买个bb机吧,人家找他要方便。腰别BP机,手捧大哥大,想想也是醉了。等大哥大出来,他决定第一时间就去买了,拿大哥大出去装酷也行,当砖头砸人也行,当通讯工具也行,真正的一机多用。

    他到电话亭,接了电话,王慧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晚上六点钟,宣武的四海饭店见面,你请客,钱带够了啊,你个瓜娃听见没有”。

    李和笑着道,“没问题”。

    下晚的时候他对老四道,“我的饭你不用做了,我晚上约了人,你自己在家弄点吃,给我留个门就行”。

    老四道,“那更好,我也出去呢,也在外面吃了”。

    “天黑的早,你出去干嘛,你在家呆着吧”。

    “我约了李秋红去看电影,我们会早点回来的”。

    李和听她这样说,就不再管,早早的去了饭店。

    陈大地正在饭店里忙前忙后,见李和进来,以为是找他的,就道,“我把那几张桌子擦一下就好了”。

    李和道,“没事,你先忙”。

    他对小顾道,“给我留个干净点的包厢,晚上你亲自下厨”。

    要说得到寿山的真传的,可能就是这小顾了,周萍和赵祖年都比不得他,李和吃了几次都是赞不绝口,所有才点名让他下厨。

    小顾自然知道老板可能有客人过来,应了声好,哪怕只有李和一个人来,也是他亲自下厨的。

    李和怕王慧来了找不到,就泡了杯茶,在大厅等她,不知不觉烟都抽完两根了。

    王慧来的很快,还没到六点钟就到了,进门就笑道,“我还准备等你会呢,想不到你倒是也来的早”。

    “进包厢里面吧,外面冷”。

    包厢里面有暖气,王慧把黑色的风衣脱了,露出了浅黄色的高领的羊毛衫,把风衣挂在椅背上,拉开椅子桌下,就问道,“点菜没有?”。

    李和拿菜单给她,“吃啥点啥,不用替我省钱”。

    “放心吧,吃大户我很熟悉,你不要心疼钱就是了”,王慧嘴上这样说,也就点了三个菜,“多了也吃不完”。

    酒菜上来,两个人都只是问了下近况,没有涉及其他。

    酒喝到一半,王慧才问道,“老赵跟我说过了,我不知道他们怎么会找到你的”。

    “何局长以前是我们乡里的干部,估计打听到我们是同学,就把我给套进去了,这不我才要麻烦到你”。

    王慧抿完一杯酒,才道,“没事,既然你找我了,我肯定帮你,那就卖他们一个人情”。

    李和高兴的举起杯子,笑着道,“那谢谢你了,我明天就跟他们说”。

    王慧没有拿杯子,看了李和半晌,才叹口气道,“你真傻啊”。

    “不是,我这又哪里错了?”。

    王慧叹口气道,“咱俩不是外人,我跟你说实话。你这是老好人做习惯了,改改你这性子。人情不是这么卖的,你这样急吼吼的跟他们说你办好了,显得你办这事多容易似的,人家能领你情吗?你这事办的容易了,下次他们再找你,你是应还是不应?如果你要卖人情,首先要让人知道,你卖的这个人情的价值并且要会表达”。

    李和脸一红,“行,听你的”。

    王慧又继续道,“你以为他们就找了你一个人?”。

    李和道,“难道不是?”。

    “老赵昨天来找我之后,又有人来找我了,也是他们这个事情”。

    李和觉得又被骗了,昨天他们三个人郑重其事,非他不可的模样,已经让李和飘飘然了。也许他们本来就没对李和抱多大欺侮,只是一个无聊的试探。

    “哎,他们太鬼了”。

    王慧笑着道,“怎么说,他们也是你们地方上的,你这个人情用好了,对你有好处。明天我就直接把那个人的面子拒了,到时候他们得了这个消息,才会真正的慌张,眼前只有你这一条路了,他们还得眼巴巴的再去找你一次,这才算真正的求着你。别人做不了的事情,你做成了,才能体现你这人情的价值,晓得没有?”。

    李和终于豁然开朗,不过还是道,“你把人家面子拒了,你夹在中间会不会难做?”。

    王慧傲然道,“哪些人的面子能扫,哪些不能扫,我比你清楚,不需要你教”。

    吃好饭从饭店出来,李和把王慧送上了出租车,迎着寒风往家走,忍不住想到些年遇到的这些事,他觉得可以总结为重生之经常被打脸。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