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自己存钱了,我妹妹要上学了”。

    李和问,“方老板没给你工钱?”。

    “给了,给的二块钱一个月,他说等我学着了好手艺就给我涨工钱”。

    穆岩问,“那是你干活不好,一直都没涨?”。

    “我可是干活一直最勤快的,机器上的事我都懂”,毛孩吊吊眉毛,还是忍不住道,“前年就说给我涨了,一直都没涨,去年也没涨,今年也没涨”。

    李和没再多问了,是这姓方的黑心呗,糊弄小孩子呢。以前这孩子小,没啥重心思,只求一顿温饱饭,现在年龄大了,肯定有上进心了,哪里是一块两块就能打发的了。

    穆岩瞧见李和的神色,就把他拉到一旁道,“这孩子太小了,咱用着就是糟践人了”。

    李和道,“留他在在这里,才是糟践人,只要他懂印刷,对他也是出路”。

    穆岩叹口气,算是默认了,道德高地占领起来容易,可是实践起来也难啊。

    毛孩见两个人商量好回来,用着企盼的眼神看着,急忙道,“信着我吧,我真的可以的”。

    李和道,“计算机听说过没有?”。

    毛孩道,“听过,大印刷厂用那个找字体方便的很呢”。

    这个回答出乎李和的意料,“那你会用吗?”。

    “不会,不过我可以学”,毛孩肯定的说道。

    “我们就是想做一个激光印刷厂,这个是有计算机的,跟你那个小厂子可是不一样”,李和对这孩子会用计算机不抱希望,没一定文化基础,想用dos系统不是一般的困难,不过眼前还是把印刷厂的架子搭起来再说吧。

    “我会很认真学的,一定能学会的”。

    李和也没嘲笑他这股无知者无畏的劲头,谁没过天真呢。

    “那你现在能跟我走吗?”。

    “你答应了?”,毛孩兴奋的问道。

    “对,我答应了,不过我还是要看你真本事。你工资上有什么要求吗?”。

    “我只要15块,不,不,10块也成”,毛孩生怕开价太高把李和吓跑。

    “这附近没印刷厂了?”。

    毛孩摇摇头,“私人的就他一家了,其他的是国营大厂”。

    李和道,“我一个月给你20块,如果后面做的好,我再给你分红。知道什么是分红吗?”。

    “知道,就是我也能做老板”。

    李和笑笑,继续道,“你一个人肯定开不起来印刷厂,我先给你找个任务,你如果还能找两个懂印刷的跟你一起合伙做,我就同意你做老板。你看行不行?工资比你少1块,都给19块?!?。

    “真的?”。

    “当然是真的”。

    李和跟他继续交代了几句,给了小威台球室的地址,让他安排好就过去。最后想了想又给了五十块钱,算作挖人的活动资金。

    毛孩要推了,“我还没干活呢,没干活就不能拿钱,这是规矩”。

    “现在算正式开工了”。

    李和跟穆岩回到学校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了。

    刚回到办公室喝完一杯茶,老四跟李秋红两个丫头溜达了过来。

    李和板着脸道,“没事溜达啥,怎么找过来的”。

    老四指指门牌,那么几个大字呢,然后道,“我们俩下午没课,来参观一下都不行吗,学校真大,我们两个还没逛完呢,你陪我们不?”。

    旁边的陈芸看着老四这么漂亮的姑娘,又瞧瞧李和,心里的八卦之火在熊熊燃烧,对李和道,“这谁家的,好漂亮,你还没介绍呢?”。

    还没等李和开腔,老四调皮的趴在李和的肩膀上,笑着道,“我是他女朋友,大姐,你看咱俩配不配?”。

    听了老四这句话,本来在办公室里一直安心改作业的两个男老师也忍不住朝李和两个人看过去。

    杨浩道,“别说真有夫妻相,配,很配”。

    陈芸好像明白了什么,难怪李和一直瞧不上这个瞧不上那个,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果然是谁都瞧不上,对李和比划下大拇指,“你这对象藏的够严实”。

    老四和李秋红两个丫头哈哈大笑。

    李和尴尬的把老四推开,见办公室众人的眼神,才慌忙道,“开玩笑呢,这我妹妹”。

    杨浩转过头,没信这解释,人家女孩子都大方的很,临到你倒是遮遮掩掩了。

    陈芸道,“亲情掩盖爱情,咱年轻时也玩过,好哥哥,好妹妹,都懂”。

    老四跟李秋红笑的更疯了。

    “真是我妹妹,我亲妹妹,一个爹,一个妈的”,李和把老四拉过来,头抵在一起,“来看看咱俩的脸模子,像不像”。

    陈芸对着两个人仔细瞧瞧,不可思议的问道,“真亲兄妹?”。

    “当然是真亲兄妹,你们这什么眼神?”。

    一向沉默寡言的朱老师突然道,“你这是出生的时候脸先着地了”。

    满屋子哄堂大笑,李和无奈,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自从把老四带到身边,谁也不肯相信他俩是一个娘生的,为啥长的区别这么大呢?

    给面子的顶多说,“你妹妹比你俊俏”。

    比如冯老太这种。

    不给面子的,就直接说,“你好丑”。

    比如办公室这些人,还有单身宿舍楼这些人。

    出了办公室,老四哄李和道,“哥,你别生气,我不会嫌弃你丑的”。

    李和瞪了她一眼,“一边玩去,晚上在这吃饭不,要吃饭带你们去吃饭”。

    李秋红道,“我晚上班里开会,要赶着早回去”。

    老四道,“我也跟她一起走”。

    李和把她俩送到学校门口,才想起来问道,“你俩怎么来的,是坐地铁还是公车?”。

    老四得意的道,“我俩跟着公车跑过来的,省2毛钱呢”。

    李和没好气的说,“你咱不跟着出租车跑,省5块呢”。

    老四气的捶了他一拳,李秋红又是笑弯了腰。

    李和道,“要走赶紧走,回去还能吃上食堂。去办个地铁月票,一个月才7块。去哪里都方便”。

    把两个人送走,回到宿舍,见刘乙博在散请柬,李和笑着道,“这是修成正果了?”。

    刘乙博无奈的道,“我这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女方怀孕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