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正坐门槛上喝稀饭,一双铮亮的皮鞋映入眼前,裤脚也很考究,抬了眼皮看看衬衫,雪白雪白的,猛然再看见那张脸,他立马惊喜的叫道,“蒋爱国!”。

    也顾不得手上的饭碗,照样给了他一个熊抱。

    “哎,我这浑身名牌呢,注意着,别给我弄脏了”,蒋爱国嫌弃的把李和推开了。

    “瞅你那熊样,什么时候回来的?”,李和见旁边还站着赵永奇,就问道,“你们俩咱勾搭一块了”。

    蒋爱国笑着道,“我到部里报到,也是巧遇上他,这不他就带我来你这里蹭饭了”。

    李和把最后几口稀饭呼噜完,“走吧,赶紧进屋”。

    进了屋,蒋爱国在屋里屋外转了一圈,笑着道,“难怪老赵说你是土豪,住的真是阔气”。

    李和拿着茶叶罐子问他俩,“喝铁观音还是龙井?要喝咖啡,我这也有”。

    蒋爱国对着两罐茶叶,挨个闻了闻,又捏了捏,最后很肯定的说道,“龙井。铁观音我不习惯”。

    赵永奇也选择了龙井,笑着对蒋爱国道,“我以为你出去这么多年,会习惯咖啡呢,听说外国人都喝这玩意,很少有喝茶的”。

    蒋爱国坚定的摇摇头,“一股焦糊味,还有点苦不拉几的,谁喜欢喝谁去喝。我是碰都懒得碰”。

    李和同样也从来不喝咖啡,再好的咖啡,他都觉得是一个味道,还是喝茶实在。好茶喝到嘴里味道虽不那么浓郁,却很纯正,香气自舌尖而起,一直滑到喉咙,喝过很长一段时间都仿佛有一股香气在舌根萦绕。这种感觉是咖啡没有的。

    三个人从大学生活开始回忆,天南海北的一直聊到中午。

    李和要带两个人下馆子,蒋爱国说,“你买菜,我来下厨,下什么馆子,搞点家常菜多好”。

    赵永奇也点头赞成这个意见,“你去买点卤味,搞点花生米,咱喝个小酒就行”。

    李和就出门买了点猪头肉,一包花生米,见有卖豆腐的,也称了两块。

    从菜场出来,遇到冯家老太太,老太太现在见天的都在菜场门口卖米酒,生意还是不错。

    老太太见李和手里提了不少东西,就问,“是不是来客人了?”。

    李和笑着道,“来了两个同学”。

    冯老太道,“那不能这么随便,我让冯蕊她妈去给你烧饭吧,我年龄大了,烧的埋汰,要不我就去给你烧了”。

    李和道,“不用,不用,太麻烦了”。

    看看菜篮子的东西,好像是有点少了,就又买好几斤白切的羊肉和烤鸭。

    回到家,赵永奇接到手里,在篮子里翻了一圈,笑着道,“还买了烧饼,这好的很。我把这个青菜炒了,还有这个豆腐拌了,你们两个继续聊。一会就好”。

    李和也没拦着,赵永奇这种居家暖男,你要是不让他干点事情,他都能浑身不自在。

    他递给蒋爱国一根烟,两个人点着了,腾云驾雾。

    “有见他其他同学吗?不回来了?”。

    蒋爱国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手指习惯性的弹了下烟灰,才慢慢悠悠的说道,“大家在一起聚过几次,大使馆的联谊会,同乡会,有的是机会在一起聚。不回来也正常,天堂到地狱就隔了一个太平洋”。

    李和苦笑道,“那你为什么回来?”。

    蒋爱国笑着道,“还不是因为你!”。

    李和道,“怎么会因为我呢,咱多少年没联系了,你回来我都不知道”。

    “我出国要走的时候,你给我们搞了个欢送酒席,大家都喝醉了,你还记得你说过什么话吗?”。

    李和摇摇头,“这都有五六年时间了,谁还记得”。

    蒋爱国重重的吐了个烟圈,才道,“你当时说无大毅力是不敢回国的,我当时就问为什么?你说,出国后会感到恐惧。我还多嘴问呢,我说又不是战乱国家,恐惧什么”。

    李和拍拍脑袋,“终于想起来了,我当时说,你去的是美国,那是世界第一强国,对你的这样的人来说是煎熬和恐惧”。

    蒋国光把烟头按灭,又点了一根烟,继续道,“你说的是对的,果然是恐惧啊。两国间的差距太太了,很多美国学生都是开汽车上学啊,更别说普通的美国家庭了。而我们呢,大冬季的还在啃窝窝头、咸萝卜。就是能啃得上窝窝头就是不错了。当时我就有点崩溃了,赶超英美真的是个笑话”。

    李和笑着道,“可你还是回来了”。

    “所以我就做了你口中的大毅力者。很多人挤破头想出去,许多人死也不回来,我都是理解的,他们不是不爱国,而是无法面对现实,大家都想回报祖国,可是怎么回报呢,这么大的差距,怎么可能去填平呢?大部分人想着怎么做都是无济于补了,心灰意冷,干脆小楼成一统,还是在美国安生过自己的小日子吧”。

    李和很诚恳的道,“相信我,你的选择不会有错”。

    他也记不得蒋爱国上辈子是什么时间回来的了,只知道混的略叼。

    蒋爱国哈哈大笑,“希望如此吧,工程学国内还在起步,差距大的不敢想象啊,真是越明白差距,心里越恐惧”。

    李和也笑着道,“科学是共享的、透明公开的,工程学没法共享了,只能一步步来了。中科院有你发挥空间的”。

    工程学是研究自然科学应用在各行业中的应用方式、方法的一门学科,实践工程学的人叫做工程师。

    随着中国对外开放,各种科学学术期刊,各项研究成果,中国人都能知道,但是实践应用就很困难了。比如汽车发动机,发动机的原理可以说是及其简单,而且这个原理在内燃机存在到现在百十年的时间里从来没变过:就是个简单的能量转换,燃料燃烧气体膨胀搞活塞运动。

    但是实际上呢?都知道这个简单的原理,但全世界能做汽车发动机的国家就没几个。

    跟简单的炼钢、酿酒都是一个道理,都知道怎么做,但难题都在于怎么才能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