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威先上一步打开了屋里的门。

    只见追李和的那四个人一个都不少的被绑在了椅子上,嘴也被堵住了,见有人进来,呜呜直叫。

    小威扯了麻子脸嘴上的布头,麻子脸刚要说话,就被他狠狠的扇了一巴掌,麻子脸连人带椅子滚到了地上。

    麻子脸一脸委屈的脸,直到看到李和才转变为震惊。

    李和道,“把他绳子解开”。

    小威乖乖的就上前给麻子脸结了绳子,贴着麻子脸耳朵小声道,“你要是敢还手,不要说明天太阳,我保证你晚上月亮都见不到”。

    麻子脸揉揉酸胀的胳膊,一脸惊慌的看着李和,再傻也知道踢到了铁板啊,哪还有中午那股嚣张劲。

    “哥,我知错了,你大人有大量,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李和朝他勾勾手,“你过来,不是要单挑吗?赶紧过来,老子说今天要你好看,就绝对不会让你留到明天”。

    麻子脸战战兢兢地呆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小威冲他屁股后面踹了一脚,直接踹到了李和跟前,李和一个勾手拳砸在了他的头上。

    麻子脸还手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躺在了地上。

    见李和还要上前,慌忙叫道,“哥,别打了,我错了。都是王小花那个女人教唆我的,是她让我在你的房子里泼大粪的”。

    不提大粪还好,一提到大粪,李和就更气了,本来想用脚踹的,可是脚疼,就用拳头一阵砸了下去,从头到腰身,连续砸了十几拳,才算解了气。

    李和道,“你们是夫妻,王小花犯的错,你就得替她受着,要怨就去怨她”。

    “我跟她不是夫妻,她男人早就死了”,麻子脸的半边脸已经肿了,吐出来一颗血牙,说话都漏风了。

    李和看着他半边脸有点不好意思了,一边是正常的,一边是不正常的,早知道打的时候打均匀一点,好久没打人了,有点生疏了。

    小威解释道,“哥,他俩是姘头”。

    麻子脸重重的点点头,“对,对,我跟她一点关系都没的,哥,你要要打要杀,怎么样她都行,我不管了,你放了我吧”。

    李和道,“把那三个人都解开,让他们一起上”。

    小威给一一解开了绳子。

    三个人站了起来,看到麻子脸那惨样,简直不忍直视。

    刚才李和下手有多重,三个人都是有看见的,都跟着揪心,替着疼。

    见李和冲他们勾手,有点跃跃欲试,如果不反抗,麻子脸就是下场啊。

    三个人对视一眼,放手一搏,三个人还能搞不定一个人?

    兄弟同心,一起扑向李和。

    李和见三个人敢反抗,一人给了个过肩摔,拳拳到肉,想到几个人拿刀的狠劲,没有丝毫留手,哪里是软肋就砸哪里。

    “哥,你不能光打一个人啊”,一个小胖子带着哭腔说道。

    李和看了眼躲在拐角的另外两个人,又看着鼻青眼肿的小胖子,“不好意思啊”。

    把小胖子松了手,逮着另外两个人可劲捶。

    李和最后打的累了,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打人也是力气活??!

    小威慌忙递上一杯热茶,“哥,喝点水”。

    李和道,“那个女人呢?”。

    “就在隔壁屋里”。

    “把他们几个看紧了”,李和抬脚就去了隔壁屋。

    屋子铁将军把门,锁只是挂在门孔里,并没有扣上。

    王小花没有没绑上,站在门缝边,陡然间见到李和,脸上也是复杂的表情。

    “意外不?”,李和把锁去掉,推开了门。

    “是你!”,王小花急将将的退后了几步,“你要把我怎么样”。

    李和把门插上,点着了一根烟,“怎么样?剁碎了喂狗!”。

    王小花惊恐的道,“你别乱来,杀人是犯法的?”。

    李和一巴掌抽过去,“你拿刀砍我的时候,就没有想过是犯法的!‘.

    这一巴掌清脆响亮。

    王小花又哭了,这次是撕心裂肺的哭,哭的非常有真情实感。

    一下子扑在李和腿上,“哥,你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你要怎么样都可以”。

    李和的这只脚本来就痛,被这样一抱,又开始抽筋了,气的又扇了一巴掌。

    “你再敢过来,我继续扇你,你信不信”,李和不准王小花过来抱大腿。

    王小花捂着脸,假装媚笑道,“哥,我是女人,你温柔点好吧”。

    一点一滴解开了上衣的扣子。

    李和瞧了一眼,这女人果然有点资本,不然哄不来几个男人替她砍人。

    王小花抓住李和的手往自己身上蹭,“你想人家怎么样嘛”。

    李和摸起来这女人手感不错,不过突然手一收,又朝女人脸上招呼了过去,“你这狗熊样,还使美人计”。

    对瘫在拐角的女人使劲的跺了几脚,才算解气。

    女人的嗓门哭哑了。

    以往哪个男人见了她不是跟哈巴狗一样,怎么到这就不能用了呢!

    “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你再哭,信不信老子继续扇你”。

    女人停止了抽噎,擤了一把鼻涕,然后看着李和。

    李和道,“给你明天一天时间把屋子给我清理好。这是你逼我动手打你的。你也别怨我”。

    “好,好,我晚上回去就清理”。

    “滚吧”。

    “真的让我走?”,女人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滚”,李和怒吼道,要不是这女人还有个闺女需要照顾,非把她打个半身不遂。

    女人得了惊喝,手捂着胸口,就要匆匆出门。

    突然李和上去又踹了她一脚,这次踹的更狠了,女人眼泪真的憋不住了,跪在地上,弯着腰,眼泪巴巴同时不解的看着李和,是你让我走的??!

    李和道,“你还想着报复我?”。

    女人痛苦的摇摇头,“没有,我没有”。

    “你这样衣衫不整的出去,装给谁看?”,李和又扇了女人一巴掌,对这女人还是心软了,这女人临走了还要给他扣屎盆子。

    “冤枉啊,我”。

    “滚吧,别再玩心眼”。

    女人慌忙走后,小威过来问,“就这么便宜她了?哥,她可是敢拿刀砍你”。

    李和没搭理小威,对平松道,“查查那几个人有什么案底没有,有案底统统送局子里”。

    这种敢拿砍刀招摇过市的,要是没有案底才是奇了怪了!

    平松道,“我明白了,一准办好”。

    李和又对小威道,“你暂行歇着吧,你混过头了”。

    小威急忙道,“哥,我错了还不行嘛,我真不知道这帮人这么混账”。

    李和转过身对平松道,“看着他,敢出来招摇,敲断他腿”。

    平松点点头,“知道了,我看着呢”。

    李和转身就走了,还是要让小威这孩子吃点苦头,平常对他太和气了,他就觉得是应当应分的了。

    烂好人做习惯了,谁都能拿他话做耳旁风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