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住,你给老子站着”。

    李和一路狂奔,他又不是傻的,站着让人砍。

    这帮二货居然敢用大刀片子!

    功夫再叼,也怕菜刀!

    何况还是远程攻击的大砍刀!

    往死胡同一堵,泰森来了也招架不住??!

    泰森习惯把双拳和头部不同方向地假晃几下,迅猛的打出一记直拳通天炮,然后双臂遮在胸前,双拳挡住下巴,只露出两只有杀机的眼睛,如果正面面对大砍刀,这个时候他搞犹抱琵琶半遮面,会死的很惨,谁也没练过刀枪不入??!

    有种技能叫空手入白刃,不知道泰森会不会,反正李和是不会,当然要拼了老命跑路??!

    他沿着胡同弄堂绕圈子跑,累得气都岔了,好久没有晨跑了,突然一猛跑就受不了了。

    墙拐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见还没贴上来,立马扶着墙,猛吸了几口气。

    “别跑”,追着他的几个人,看到他猛然兴奋的喊道,又加快了速度。

    李和吓了一跳,立马也不喘气了,迈开脚丫子就跑。

    “哎,悠着点,别踩着我花盆”。

    巷口里的老头老太对小流氓打架习以为常,对大砍刀也视而不见。

    李和心里大骂,说好的见义勇为呢,怎么一个也没有!

    哪怕没有见义勇为,去报个警也是好的??!

    跑跑停停,李和实在是跑不动了,就在巷口里转,好像找不到出口了!

    也没个能躲人的地方!

    跑着跑着,突然看到前面一个背影好熟悉,那个背影也正在四处张望

    李和大叫一声,王小花!

    他转了一圈又跑回原地了!

    王小花刚转过脸还没瞧清楚是谁!

    啪嗒一声!

    迎上了李和的巴掌!

    王小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扇倒在了地上,哇的一声就哭开了!

    李和可以确定这次是真哭,他可是用尽全力的一巴掌,王小花那脸上那巴掌印清晰可见!

    他见后面追着的人还在哇哇叫的冲过来,短短的一瞬还趁机冲着躺地上的王小花踹了一脚!

    就耽误了几秒钟,砍刀离他肩膀还有几公分的距离,让他险而又险的躲过了,他吓得脸都白了。

    “花,没事吧“,追着的人停了下来,把王小花扶起来。

    李和终于得空跑了,找到摩托车,一脚就踹响了。

    心里稳了,这下他们追不上了!

    李和骑着摩托车掉回头,跟追着的人迎面对上。

    “有种你别跑”,追着的人也是弯着腰,人搭在膝盖上,累的气喘吁吁。

    李和见又要追上来,赶紧油门加了一段路,回头骂道,“有种你们把刀放下”。

    就这样两方人,走一段停一段,一方跑着追,一方骑着摩托车逃,这次是逃的心不甘情不愿。

    “你下来,我们放下刀,一对一单挑!”,一个高个子的麻子脸终于没力气了,对着李和开始谈条件。

    李和道,“你们先把刀扔远点,我就下车,别说单挑,一挑四都没问题!”。

    四个男人对视一眼,嗖嗖的把刀扔到了远处,“你下车吧”。

    李和心里乐坏了,赤手空拳撂倒几个人不是跟玩似的!

    他正准备下车的时候,突然后视镜窜出一道人影,他本能的感觉到不对,油门立马就窜了出去。

    咣当一声!

    这是刀与摩托车后钢架的撞击声!

    李和险而又险的避了过去!

    “老娘今天非砍死你”,王小花此时正是披头散发的举着大砍刀,对着李和怒目而视。

    李和又惊又怒,他刚才正跟左侧的四个人说话,而忽略了右侧,差点让王小花给砍了!

    “你这娘们疯掉了,老子绝对让你好看”。

    四个男的回头捡起刀又围了过来,一个麻子脸道,“有种你下车,看你怎么让老子好看”。

    李和知道今天讨不了便宜了,摩托车绕着几个人转了一圈,对这几个人好加深下印象。

    王小花见李和跑了,气的把刀往地上一扔,骂麻子脸男人道,“你真没用,一个人都抓不住”。

    高个男人哄道,“你放心,我早晚给你抓住,把他捆住了,任你削”。

    李和从来没感觉到像今天这样晦气,先是回了家,巷口里也没找见小威。

    王新民说,“哥,等小威回来我让他找你”。

    李和没时间等小威了,就去巷口找了一个公共电话亭给平松打电话。

    “喂,平松,是我。对,你到漂染厂帮我查一个叫王小花的,对,王小花,看她家里住哪?;褂幸桓鲦巴?,是个麻子脸,一共五个人。不管男女,全给老子捆上了,关郊区的小黑屋!记住不要动手打人!干嘛?老子要怼他们!多带人,那帮人手里有刀。找到人了打公共电话找我。什么?晚上六点钟我就要见消息!行了,别废话了,记??!叫王小花!”。

    李和打完电话,依然怒气腾腾,撒不下心里那口气。

    这帮人太猖狂了,说砍人就砍人!

    这次他决定了,绝对不公报私仇,他要私报私仇,找警察也出不了他心里的那口恶气,他要亲自动手!

    李和回屋烧了点水,泡了杯茶,就安静的等平松的消息,手里人多,找人也是快的很。

    板凳碍他眼了,他看不顺眼了,一脚就踢了上去,椅子没想象中那样被踹飞。

    ”哦“,他脸上的表情就好看了,脸皮痛苦的皱在了一起,立马抱着脚趾头开始揉。

    这是黄花梨木做的凳子,又硬又重,他可是用了狠劲了,疼头上都冒汗了。

    他觉得他这一天真的是倒霉透顶了。

    王小花!老子跟你没完!

    这是咬牙切齿的呐喊!

    五点钟左右,张老头喊他接电话,他瘸着腿,起一脚踮一脚的往电话亭去。

    ”哥,找到了,关到了小威的台球室后面的屋子里了“,平松在电话里很轻松的说道。

    “知道了,马上过去”。

    骑了摩托车到小威那边的台球室,门口只有小威和平松两个人。

    李和道,“不怕后面人家来报复,关到这里算什么事?”。

    平松道,“你说的麻子脸是跟小威的,小威一个电话就把他们几个糊弄过来了,现在关到后面了”。

    “什么?”,李和死死的盯着小威。

    小威被李和的表情吓?;盗?,急忙分辨道,“哥,我冤枉啊,那几个人只是经常在我这打台球,也拿过咱的货,外面就称跟我混的,感觉挺上道,就没跟他们找过麻烦。你放心,哥,等会我亲自动手凿他们”。

    李和一脚就把小威踹到了地上,然后又痛苦的抱起了脚趾头,他忘记他是个伤患了。

    小威一咕噜翻起身,嬉皮笑脸的道,“哥,哥,你坐凳子”。

    “滚开”,李和自己扶着门边框,又问道,“那个女人呢”。

    小威道,“都在后面关着呢”。

    “等会再跟你算账”,李和说着又一崴一崴的去了后院。

    王小花!

    二营长,老子的意大利炮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