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伟生的一句话让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李和,毕竟年龄是硬伤啊,小孩没毛??!

    事情明摆着,成熟的人吃香,不成熟的人不吃香!

    “对啊,赶紧关掉吧,这几百块钱都出去了”。

    “这可是进口设备,一般人肯定修不好,这损失谁赔啊”。

    “哎,就是瞎折腾,折腾一下就是钱”。

    老钳工师傅的手已经放在了电源开关的位置,只要张伟生一点头,立马就关机器。

    李和回头看了一下张伟生,然后笑着问张伟生,“你确定?那我就走了?”。

    张伟生看李和的笑容,怎么都感觉不对味儿,好像在课堂上就见过,怎么会这么熟悉呢。

    嘲笑,对,这眼神分明是嘲笑!

    张伟生有点拿捏不准了,在他心里,李和的分量无疑是举足轻重的,上过他课的人都会惊叹他的知识涉及面之广,隐隐就觉得这人好像真的是万能的。

    张伟生好像也不确定了,他大概也是了解李和的,这人不讲究什么里子面子,说抬腿走人就真的会走人的。

    陪笑着道,“李老师,你别误会,我只是怕你太辛苦罢了,你看这个问题能不能解决?能解决当然是最好”。

    “解决不好”,李和受不了别人用疑问句。

    张伟生知道又说错话了,急忙道,“李老师,麻烦你了,你别生气,你一定行的”。

    一定程度上他也比较理解李和这种无耻的风范。

    李和也不再计较了。

    回转头问老师傅,指着一个出风口问道,“师傅,这个位置叫什么名字?”。

    “烘房排风装置”,老师傅抬抬眼皮,对李和已经没了好脸,你他娘的连设备部件名称都不知道,修个鬼??!

    “这个呢?”,李和又指着一个传动装置问道。

    老师傅疑惑的看着张伟生,意思很明显,这哪里找来的傻瓜?

    张伟生道,“李老师既然问了,你就好好回答”。

    老师傅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回道,“热风拉幅定形机”。

    这已经不是单一的设备了,而是一整套的流水线设备。

    李和对老师傅道,“师傅,你把机器关了吧”。

    得了这句话,不光张伟生松了口气,众人都心里松了口气,要是继续开着,还不知道要浪费多少布匹呢。

    然后大家的眼睛重新落在李和的身上了,等着看笑话呢。

    李和道,“你摸摸这个位置的温度”。

    老师傅毫不犹豫的摸了上去,他想看看这个人到底要搞什么鬼。

    “再摸摸下面的温度”,李和又指着烘房下方的位置道。

    老师傅也依言摸了摸下方的问度,摸好之后,戏谑的看着李和道,“温度都是正常的”。

    也有其他人好奇的摸了摸烘箱的位置,也没摸出门道,只是感觉李和故弄玄虚罢了。

    李和笑着道,“老师傅,你没发现这箱内温度上层高、下层低的状况?”。

    靠近烘箱的人听了这话,用手摸了下,惊喜的叫道,“果然是啊,上面的温度是高点”。

    老师傅不信邪似得,又重新上手摸了下,还真是,不注意感受,还真是没发现!

    可这样的细节谁能注意呢?

    众人好像没吊起了一丝兴趣,继续听李和说。

    “大家再看看传动带的位置”,李和继续指着传动带轴承的位置给大家看。

    老师傅直接上手了,还是没摸出不对,他这样的老钳工,非常精细的装配都没问题,零部件差个一丝一毫都能检查出来,但是此时脸上还是露出了失望,没有在传动带位置检查出任何损伤。

    其他人也不信邪的一一上手,也没发现不对。

    李和道,“这个定形机采用的是钢制滑板”。

    他故意停顿了一下,想着怎么解释。

    众人好不容易的期待,又变成了不屑,他娘的这个需要你说!

    “链条间的链接是滚动滚动轴承”,李和继续说道。

    老师傅忍不住了,打断李和的话,“这个李老师是吧,我们都是这群人至少都是有十年以上工龄的,有什么话,你直接说,我们听得懂的”。

    李和忍不住也笑了,做老师的臭毛病,就是习惯说教,笑着道,“刚才机器开着的时候,我发现这个滚动轴承没有转动,就是这么简单”。

    “这么简单?”,老师傅不可思议的问道。

    李和点点头,“就是这么简单”。

    老师傅一拍大腿,“他娘的,不转就是缺油了呗!”。

    “我明白了,烘箱上层温度高了,在高温下挥发了”,终于有人醒过了脑子。

    张伟生见李和肯定的点了点头,立马喊道,“赶紧加油啊,愣着干么事啊”。

    大家七手八脚的注入高温润滑油。

    老师傅开启机器,大家都眼巴巴的观望着。

    待传动机导出布匹后,有人兴奋的喊道,“正常了,正常了”。

    几个老师傅懊恼的不要不要的,这么简单的问题怎么自己就没发现呢?

    连带大家看李和的眼神都变了。

    老师傅一下子用力的握住李和的手,“哎呀,谢谢你,李老师,真是太谢谢你了”。

    “师傅,你赶紧松手,捏散了”,李和的脸都痛苦的变形了,两辈子简直跟翻砂工和钳工有仇,这手劲咋都这么大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老师傅赶忙不好意思的说道。

    在众人的目送下,李和随着张伟生出了车间,车间里一下子又恢复了热闹。

    “李老师,你放心,不会让你白忙活的,这个我们是有奖金制度的”,张伟生心情舒畅的说道。

    “不用,不用,多大的事”,李和其实只是占着理论功底深厚才发现问题的。那些老师傅未必比他差,只是进口设备的名头吓唬住了他们,不敢随意拆卸,一拆开就能发现毛病了。这些机器其实都是小日本的淘汰设备,连温度传感器和湿度传感器都没有,算不上好东西。

    他拒绝了张伟生的挽留,对饭局什么的,实在提不起兴趣,一心想回去,

    刚出厂门,居然看到王小花在厂门口的不远处,居然还在笑吟吟的看着他。

    而且不止王小花一个人,王小花后面还跟着四个膀大腰粗的男人。

    李和一瞧,这是要复仇啊,不过谁怕谁啊,他可是以一敌四的人,会怕几个小流氓!

    几个男人都把手伸在怀里,李和想,就是棍子也不怕,他就镇定的等几个人过来,让他们见识下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他也满脸不屑的朝着几个人走进。

    直到几个人离他越来越近,突然太阳光底下,一阵明晃晃刺眼的东西冲他过来。

    那明晃晃的东西,要晃瞎他的眼了!

    待看仔细了,简直吓尿了有没有!

    立马拔腿就跑,也顾不得摩托车了!

    ps:(呱唧一下??ㄗ质皇辗?。今天三章,厚脸求票吧。我也知道许多经济能力有限的读者在盗版关注本书,希望大家能登录起点给老帽投上两张推荐票,不投也浪费了不是。大家的鼓励就是老帽的动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