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我刚才说的斯宾诺莎、弗洛伊德、爱因斯坦、费曼等人,大家有没有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这些人都是犹太人。在中国最出名的犹太人是哪一个?”,李和又开始了新学期的科学史的课程,课堂上讲究的是有趣,如果照本宣科是要被学生看不起的,所以偶尔他也会说些有的没的。

    坐在地下的同学想也不用想,异口同声的回答,“马克思”。

    “对,从个体上来讲,犹太人是非常优秀的。但是从整体上来讲,犹太人政治上还是比较弱势的,满世界的让人追了2000多年,东躲西藏,一直到1948年才在西亚地区建立以犹太人为主体民族的国家”,李和也是防微杜渐,市面上又充斥着一种进化论,把犹太人推崇到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还有一些华盛顿砍樱桃树的鸡汤故事。

    “我们看待这个问题要有历史观。犹太人并没在人类历史五六千年中永远都占据头把交椅,直到近代100多年才有复兴的趋势,主要得益于西方的工业化革命和商业政策,这个犹太人以前被被禁止从事其他行业,只能做商业和银行业,反而给了他们机会。所以不是他们血统好,只是搭上了西方经济的便车,而中国人就没搭上,才有近代史的一系列屈辱”。

    犹太人踩上时代的节奏一个老乡带着一个老乡出来干,才有了近代的成绩,他们算不上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他们倒是算得上世界上最苦逼的民族,走到哪里都让人追着打,简直是过街老鼠,说他们苦逼也不为过。

    中国版的犹太人的故事,基本上是一些不讲数据不要逻辑缺乏常识只讲感觉的反思型知识分子构造的一个神话而已。

    “所以我说大家读书一定是最好读专著和论文,有论点、论据和论证,这才是让人信服的书,这才是让人长知识的书。并不是所有的书都是让人明智,也可能让你变成脑残”。

    李和把“脑残”两个字写在了黑板上。

    教室里又是一阵哄然大笑,又学到了一个让人亲切的新词,他们总感觉李和的话让人信服,让他们钦佩。

    下课后回到宿舍,刘乙博提议晚上搓一顿,开学到现在还没聚过餐。

    老规矩还是凑份子。

    刘乙博提议去四海饭店。

    李和倒是愣了,想不到四海饭店这么出名了,寿山去年新开的饭店就在这里,是由周萍跟他男人管着的。

    他想着也确实是想吃那里的粉蒸肉了,也就同意了。

    孟建国道,“那家我知道,可常常都是爆满,不一定有位置。而且价格死贵死贵的,咱这些穷教书匠能吃着啥好的”。

    穆岩道,“想多了吧,谁提议谁兜底,去了可劲点菜,土财主在这呢,怕啥”。

    提议去的自然是刘乙博,土财主说的自然是李和了。

    李和道,“走吧,都算我的”。

    周萍的饭店并不是在繁华的街口,只是道边不起眼的三层小楼,不用说产权也是李和的。

    虽然位置不好,但是生意是好的很,这才六点钟,已经全部坐满了,还有不少人在排队。

    也有不少小情侣在排队,男子在不断的安慰女孩子,“不要着急,咱不是领了号牌嘛,一会就轮到咱了。我跟说这家好吃的不得了,以前可是宫廷菜,皇帝才吃的上的”。

    也有在吹嘘的,“我跟你说,这老板咱交情深,不然一般人根本订不上位置”。

    李和看着那粗俗的饭店名字,“四海饭店”,一股蛋蛋的忧伤。这寿山也太能吹牛了,宫廷菜的招牌都拿出来唬人了,他发誓这绝对不是他教的。

    穆岩看满满的人,笑着道,“走吧,到隔壁另外找一家吧,这里人也太多了,估计一会半会也轮不到咱们”。

    刘乙博道,“别啊,排队就是了,好饭不怕晚”。

    李和笑着道,“走吧,跟我上去就行了”。

    他径直就进了饭店,饭店的服务员是个俊俏的小姑娘,哪里识得他,把他拦下道,“几位先生,请先到旁边的椅子上坐等会吧,现在没空位了。我给你号牌,有空位我立马喊你”。

    “我早就跟你说了,没位置轮不上,现在傻了吧”,穆岩揶揄李和道。

    李和道,“你们老板呢?我找你们老板”。

    服务员也不是没见过李和这种自以为是的,以为摆个强调就能让老板给几分面子,好安排个位置,不过在这里不好使,谁来都得排队,但还是耐着性子道,“先生,你稍等会吧,没位置找我们老板也没用,不能把正在吃饭的客人赶走给你腾位吧”。

    刘乙博拉拉李和,“咱等等别着急,都在排队呢”。

    李和打个手势,让刘乙博别说话,还是对小姑娘道,“你还是喊你们老板吧,喊出来就行”。

    小姑娘不耐烦了,她还要招呼其他客人呢,不能在李和几个人身上耗着,冷着脸道,“先生,你别为难我好吧,真的需要排队的”。

    排在李和前面的一个男的说,“喂,你哪个单位的?还想插我们前面不成?”。

    “对,对,都排队,老子都拍了半小时了”。

    李和还要说话,却见周萍出现在了大厅里,他慌忙举手晃晃,好让周萍看见。

    周萍在大厅正往门口看呢,在一大排队的人里面,一眼就找见了李和。

    急忙过去,把小姑娘赶到一边,看了看李和,又看了看李和身后的几个人,心下了然,说道,“跟我来吧”。

    这么多客人,她不好跟李和寒暄。

    李和几个人就跟周萍后面了。

    旁边老老实实排队的人不满了,对周萍喊道,“老板娘,你过分了啊,咱可都是排了一个多小时的了”。

    周萍示意小姑娘把李和等人带上二楼,然后回过头跟下面排队的人打圆场,“不好意思,真不好意思,刚才几位客人都是提前交了定金,预定了位置的”。

    待转身上楼,见小姑娘还在旁边跟李和几个人干站着,“站在这干嘛?“。

    小姑娘委屈的跟周萍低声道,”这真没包间了“。

    周萍白了小姑娘一眼,直接招呼李和上了三楼的阁楼包间。

    ”你们坐,小姑娘刚才不认识你,我等会跟小姑娘交代声就行,以后直接上来就行“,周萍不好意思的跟李和解释道,大老板被堵在饭店门口,怎么说都不像话。

    李和道,“没事,拿菜单来吧,这几个人都是我同事,按他们口味点就行”。

    小姑娘战战兢兢的把菜单拿上来,生怕刚才不小心得罪了人,她知道这间贵宾包厢一般是不开放给外人,只有一些特殊客人来了才会给,生意再好,也得空着。

    李和指着穆岩几个人对小姑娘道,“把菜单给他们就可以了”。

    点完菜,待周萍和服务员出去,孟建国意味深长的看了李和一眼,“据说这家饭店的贵宾包厢,不是一般人可是进不来,上次系主任想在这个包厢请客,都是没如愿”。

    李和想不到周萍已经做到这么风光了,完全出乎意外,笑着道,“跟老板是朋友罢了??吹闷鹞揖透霭?,和正常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