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有人来把他妹子,而且是他亲妹子,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啊。

    李和对那个男孩子怒目而视,小王八羔子,毛长齐没有。

    在墙角看盯着那个男孩子看,直到瞧清了那个男孩子的模样,高高瘦瘦,还满脸青春痘,他在想老四的品味也不该这么差吧?

    对他来说,早就视早恋为洪水猛兽了,不要问为什么,谁有闺女谁知道。

    他想他高中那会多单纯啊,跟小姑娘说句话脸都能红成猴屁股,谈恋爱费时又费力,精力都放在恋人身上了,影响建设社会主义??!

    在短短的这一会,李和的脑子里已经蹦出了好几种对付早恋的办法。

    先把男孩子揍一顿?

    告诉男孩子的家长,管管你家的熊孩子?

    限制老四人身自由?

    但是每一种都被他快速的否决了,急死个人。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喜欢一个男孩子不是因为有车有房,或者高富帅,可能仅仅是因为那个男孩子的衬衫干净、笑的好看、学习成绩好,或者爱运动,或者是因为有零食吃,总之是单纯的很。

    同样对男孩子来说,喜欢一个女孩子可能仅仅是因为漂亮,荷尔蒙冲动。世界还很大,现在以为她是最漂亮,但是以后还会遇到更漂亮更有气质的女人。

    直到那个男孩子离开,才松了一口气。

    “哎,前面的那个妹子,谁家的,给哥站着”。

    老四没有反应。

    李和又喊了一遍,“哎,我说前面穿花袄子的妹子,回个头”。

    老四听着声音熟悉,猛一回头,见是李和,高兴坏了,一下子扑到李和身上,搂着脖子不撒手了,“哥,你回来了啊”。

    “注意点形象,疯疯癫癫的”,李和见旁边有学生朝这边看,赶忙把老四的手掰开。

    “怕什么,人家瞧咱俩脸模子,只要不傻的,也能知道你是我亲哥”。

    李和本来想问刚才那个男孩是谁,最后还是忍住了,打草惊蛇总归是不好,问道,“最近学习怎么样?”。

    其实也是没话找话了,学校门口那么个红榜,他早就看见了,李冰就是第一名。

    “必须好啊,也不看看我是谁!”,老四一脸傲娇的说道。

    “人家读书都瘦了,我怎么发现你越来越胖了”,李和捏着她肉呼呼的小脸问道。

    “疼,别捏了。金老师家的伙食好吧。哥,你不知道。金老师对我可好了”。

    “家属楼那个退休老太太?”,李和猜想肯定是这个老太太了。

    “对啊,她说你以前也是她学生呢”。

    李和道,“老太太年龄大了,你去添麻烦干嘛”。

    老四道,“我不去她生气,来找我好几次呢。平常我也帮她烧饭洗衣服,我还从家里带了咸肉,粮食,够俩人吃的。上次生病还是我让三哥送到医院的呢?!?。

    她见李和生气,说的也是一脸委屈。

    李和心里一紧,“生病了,好点没有?”。

    “早就好了,只是吃坏了肚子”。

    “那你是天天都去?”。

    “当然不是了,一周有那么个两次”,老四眼轱辘又一转道,“哥,要不你晚上带我下馆子吧,隔壁有一羊肉面馆子,三哥带我吃过一次,可好吃了”。

    “钱给你的不够?”。

    “够啊”。

    “既然够自己不会下馆子啊”。

    “羊肉我不吃呢,我只吃羊汤面,要是没人陪着我,羊肉我挑给谁啊”,老四理直气壮的说道。

    李和想该不会生活条件太好了吧,这都有挑食的毛病了,一般家里的孩子一个月能吃的上一回肉,都要欢天喜地了。

    “作吧你,我去金老师那边看看然后就回家了。你什么时候放假?”。

    “哎,你真没劲”,老四叹了口气,又道,“后天就放假了,三哥就在城外收破烂,他说等我放假一起走的”。

    “行吧,等你三哥吧,我先走了”。

    “那我带你去金老师家”,老四跑到前面带路了。

    蹦蹦跳跳的,欢快的很。女大十八变,老四又长高了,已经长的齐整了。

    如果说这一大家子谁长的最出众,李和的记忆中,也就老四和老五这俩丫头了。

    李梅被个子限制住了,只算的苗条秀气。他跟李隆兄弟俩,充实也就算壮实,长相就是路人甲路人乙而已。

    老五长大后也是漂亮,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但是性子在那放着,任性的很。

    要说有有脑子有脸蛋的也就这老四了。

    还是那个踩得嘎吱响的木质楼梯,老四砰砰敲了门,待门开了,才笑嘻嘻的问道,“老奶,你看谁来了?”。

    “你这丫头,不是有钥匙,每次逗我来开门”,老太太先是埋怨了下老四,然后抬头看了看李和,有点瞧不清,戴上了老花镜后,才惊喜的说道,“哟,你这小子,赶紧进屋”。

    “金老师,最近身体怎么样?”,李和进去也没客气,直接找了椅子就坐了。

    老四却帮着老太太收拾起了屋子。

    “挺好,挺好,上次生病了,还多亏你家兄弟给我送了医院。一直想留他吃个饭,他都推脱没来”。

    李和道,“我家老四在这里已经够麻烦你了,你别再多心了”。

    “你前年来的时候不早说你妹妹在这里,后面我也是听学校老师说的,要不我怎么能知道。这丫头我喜欢,比你灵醒多了,你左右是个榆木疙瘩,勤快倒是勤快,可只会死干蛮干”。

    李和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哪里是勤快了,这说的是他重生前的前十八年了,现在已经是懒癌晚期了。

    李和陪着老太太聊了会道,“金老师,那我就先走了”。

    “行,第一天回来,不留你”,老太太是个明白人,又对老四道,”你送你哥吧,这屋里不用你收拾“。

    李和下了楼,从口袋掏出一百块钱,递给老四道,“过年了,想办法给老太太买点东西”。

    既然老四在这里,他就不好像前年一样丢完钱就走人。

    老四道,“我的哥啊,我身上有钱,三哥上周才给了我十块,我还没花完呢。我又不是不晓事的,没让老奶贴过钱。三哥隔三差五就送咸肉和米过来,大姐来还来送过鱼呢”。

    “那你自己装着吧”。

    “不要了”,老四推脱了。

    “为什么不要了?你三哥给你的你都能要”。

    老四低着头道,“阿娘说你要存钱娶媳妇呢,不让我拿你钱了”。

    李和好气的揉了下老四的头发,“我就差这点钱娶媳妇啊”。

    要硬塞到老四口袋,结果老四转身就跑了,“哥,我去上晚自习了”。

    李和伸出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