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山跟周萍第二天也过来了,好像跟约好似的,朱老头和博和尚居然也来了,这俩老头也是贼精的,知道平常过来没得好吃的,也就来的少,即使来了也是一顿饭都不愿意留。

    周萍和付霞下去整治饭菜去了,李和就听着几个老头唠嗑。

    外面响起一阵稀疏的鞭炮声,朱老头眉头一皱道,“忒烦人,鞭炮放个没完没了,生孩子也放,娶亲也放,甚至一些商店饭店开业都放,耳朵都聋了”。

    李和道,“不是自古皆然嘛,这放鞭炮很正常啊”。

    寿山道,“自古皆然是不错,只是这京城以前只是在春节的时候放,可没有在丧葬嫁娶上甚至开业放烟火的习惯”。

    李和道,“我们老家那里好像娶亲是要放的,丧葬也放鞭炮,春节也放鞭炮,很正常的啊”。

    博和尚笑着道,“你年纪小了,书上也不会说这些习俗。以往都是湘南人的习俗,当然赣西的老表也喜欢放,基本都是这两地,只要遇到红白喜事,都是烟花爆竹满天响的。后来从曾国藩到左宗棠这清一色的湘军、湘南人入京,这放鞭炮的习惯自然就带来了。不听个响,什么事都感觉不热闹。建国以后,这自上而下有多少湘南人、赣西人,自不必说了。所以现在你看看,大家都习惯了,不止春节放鞭炮,红白喜事也都放”。

    李和道,“这叫移风易俗吧”。

    周萍和付霞整了满满一桌子的菜。

    李和拿了两瓶茅台,先给朱老头倒酒,朱老头却推脱了,然后道,“你们喝吧,最近身体不好,不能喝了,多活一天算一天了”。

    博和尚道,“他肝坏了,不能喝了”。

    朱老头道,“什么叫肝坏了,肝硬化而已!”。

    博和尚道,“那还不是一样”。

    寿山父女吃晚饭就走了。

    朱老头看了看付霞,笑着道,“闺女,能不能去帮我买点药,我怕过年买不着了,一顿可都不能断的”。

    付霞也没接朱老头的钱,笑着道,“叔,那才几个钱,你把处方给我就行了”。

    然后把桌子随便抹了一下就出了门。

    朱老头对李和道,“还愣着干嘛啊,去插门,我都帮你做了恶人”。

    李和插好门以后,就带着两个老头去了地下室。

    地下室的秘密除了何芳和几个老头子就没人知道了,李和也不是信不过付霞,只是本能觉得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下了地下室,朱老头先是打开了放玉器的箱子,把口袋里的三块玉器放了进去。

    博和尚也把怀里的两本书掏出来放到了书架上。

    朱老头道,“好多东西放你这里真是可惜了”。

    李和道,“那应该放哪里?”。

    “当然是故宫??!”,朱老头理所当然的说道。

    李和道,“那你何必再帮着我收,帮故宫收就是了”。

    李老头走了之后,李和也请朱老头和博和尚帮着看看外面有哪些好东西,帮着收了。两个老头通常见猎心喜,奈何口袋干瘪,只得帮着李和搞搞收藏,也能过个眼瘾。

    朱老头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故宫经费有限,要是收藏也会专门找一些顶尖的藏品,要是胡乱都收,那点可怜的经费根本不够用。

    所以给了李和这些人可乘之机。

    地下室收拾好后,两个老头又熟门熟路的找到了装钱的罐子,用报纸卷了好几沓子。

    两个老头喝了会茶水,不一会付霞就买药回来了。

    走的时候,朱老头还不忘交代,“收了不少家具都在我那放着,有时间过去拉,我可没劲头给你送过来”。

    李和点点头,“我晚点让小威那孩子过去拉”。

    去找了小威和冯磊过来。

    小威说,“卢波哥那有大汽车,还用什么三轮车啊”。

    李和给了他个脑瓜子,“总共就没几件,又没下雪,两张三轮车就回来了,多带几个人,手套带上,赶快去吧”。

    晚饭的时候,小威几个人骑了两张三轮车回来了,很是兴奋。好像有什么重大发现一样。

    喊着道,“原来老和尚是大方丈!”。

    李和道,“说的什么话,听不明白”。

    冯磊道,“没想到博师傅是寺庙的主持,我们以往都不知道呢”。

    李和也没听这两个老头提过,想不到会突然又做回了主持。

    所有的人都在变化,所有的事都在变化

    就连小威和冯吸溜这俩半大孩子都有了点稳妥劲,从半大孩子变成精明的人。

    李和觉得只有他自己没有变化了。

    他怎么就成了这个世界的旁观者呢?

    付霞看李和发呆,笑着道,“我给你把茶叶换了?”。

    李和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付霞的变化也是非常大的,一头披肩长发整齐的搭在身后,说话带笑,中肯又面面俱到,不失干练。

    环境是最能改变和锻炼一个人的。

    付霞道,“哥,我跟你商量个事”。

    “你说”。

    “我想回趟家”。

    “家,哪个家?”。

    “我父母那边,我已经七八年没回去了”,付霞低声的说道。

    “回去就是了,这个不用跟我商量”。

    “恩”,付霞也只是习惯性的询问李和的意见,“那我等你走后再回去”。

    “不用,你回去吧,你不在我一个人也挺好”。

    付霞回家的想法一出来,心里的情绪就遏制不住了,第二天带着早就买好的东西,搭上了出租车,一早就往家去。

    还是那片熟悉的地方,许多次经过的时候,她就忍不住就想进去看看。

    她从出租车上提着大包小包下来,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才走进了熟悉的大杂院里。

    有眼尖的人,看到付霞感觉眉眼很熟悉,只是一时想不起来这个漂亮的女人是谁。

    这里是群居,她家只有小小的一间屋子,门口是用石棉瓦搭出来的厨房。

    一个男人正穿着厚棉袄在门口磨菜刀,就在磨刀石上磨。一面磨一面往刀上淋上清水。磨一阵,就用手指在刀刃上轻轻刮一下,又眯着眼看看刀锋。

    付霞呆呆的看了一会,才鼓足勇气喊了声,“爸”。

    男人抬头看了一下付霞,刚咧开嘴笑可突然又合上了,就低着头继续磨刀。

    “哎,我说,你磨个菜刀还磨蹭上瘾了,我急着用呢,快点”,一个妇女端着洗脸盆出来数落男人道。

    付霞忍不住激动喊道,“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