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手上的美金没放几天,就被陈芸兑换过去讨人情了。

    陈芸信誓旦旦的道,“你放心,差不了你好处。是一位领导家的孩子要出国,正想着到处兑呢”。

    李和也就随便了,本来他对这点美金就没什么感觉,再说陈芸除了嘴碎点,对他也是不差。

    一眨眼的功夫,又是到了学校的寒假。

    没有下雪,李和觉得心里都舒服的多了,估计是一时半会的下不了雪。

    放假回家的时候,也没敢骑摩托车,冷风那个吹啊,照样把人冻的一团,脸都能冻麻木了,还是乖乖的坐公交是比较好的。

    一个老头穿着军大衣,蜷缩在他家的门口。

    李和过去晃晃他,“金师傅,这里冷,你回家歇着”。

    “哦”,老头抬头看了一下李和,手撑着地面,慢慢的起身。

    李和要上去扶,也被老头推开了。

    他虽然不熟悉这个老头,但是也听过巷子里的一些传闻。老头是上过抗美援朝战场的,许多人都说这老头退伍后,人就不精神了,稀里糊涂的,坏了脑壳子。

    李和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战后心理创伤吧,当一个人在经历过战场的长时间厮杀、血、死亡后回到正常社会,就会出现很大的困扰??上д饫贤芬丫诵睦碇瘟聘稍さ淖罴呀锥?。

    接下来几天,李和就去商场买了一些东西,准备带回老家。

    等所有的东西准备好,就可以出发了。闲着没事就练练毛笔字,他感觉练习的越多,反而写的越来丑了?难道是鉴赏水平提高了?因此怎么写都不满意,写了揉,揉了就继续写。

    何芳却是回来了,李和道,“你们也放假了?”。

    “把教案还给你,明天我就回老家了”,何芳进门自己泡了杯茶,抱在手里捂着。

    “哦,那需要我送你到火车站吗?”,李和问道。

    “我坐飞机,到哈尔滨再坐火车,再坐汽车”。

    “哎,我还要继续坐火车”,李和不禁叹口气,等他有资格坐飞机的时候,估计民航都开放了。

    何芳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交代了下李和不要忘记刮胡子后就出了门。

    李和改善伙食的愿望又落了空。

    没几天付霞带着冯磊回来了。

    付霞变白了,冯磊晒黑了。

    付霞回来就开始忙前忙后,在锅底铲出了一层黑渣,水烧开后还洗了好几遍。

    中午,帮着李和整治了不少菜,李和道,“酱油放多了,下次少放点”。

    付霞笑着道,“以前家里是生抽,不知道你怎么买的老抽,就没把握住量”。

    酱油壶又没标识,她不是分的太准确。

    李和问道,“冯磊那孩子还成吧?”。

    付霞道,“这孩子机灵,脑瓜子也活,又肯吃苦,早晚是出息的。我现在让他做销售,做的挺不错。我给他提成了,细算了下,有五六千钱呢”。

    李和道,“那也可以了”。

    “当然算可以了,卖一万块钱的家具,我给他提300呢?!?。

    李和道,“挺好”。

    常静道,“大概城里出来的,本身就不怯场,话也嘎嘣响亮。村里的后生跑业务的就稍微差点,闯劲是有,胆子也大,但摸着头绪就很慢了,没冯磊这么快上手。我跟他说了,他要是敢干,年后我把滨海那块市场全部给他负责”。

    李和道,“你这都一套套的了,不错”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我可是有听你的都在读书”,付霞得意的说道。

    饭后,付霞把账本递给了李和,见李和要推脱,急忙道,“这个我是请了一个退休老会计做的帐,一丝不能错的,清清楚楚,你看看吧。所有的凭证都随时可以查的”。

    李和翻了一遍,终于感觉到了一丝的欣慰,终于看到了一本合乎规范的账本,眼泪都要激动的出来了。

    当看到利润表的时候,更是意想不到,这一年居然有520多万。

    看了看付霞那鼻子,那耳朵,那胳膊,那腿。

    果然,人还是那个人。

    可怎么突然就开了这么一个外挂呢?

    “你厂子里现在多少人?”。

    付霞道,“100多人呢,还有好多人不是厂子里的,但是帮着做活,像做皮子的,做毛坯的、做抛光的,上漆的,都是分给人家做,这些人要是算进来那就更多了”。

    李和张了张嘴,这产业分工都玩的这么溜了。

    “恩。做的顺心吧?”。

    付霞道,“麻烦有点,不过厂子里人多,谁来都占不了便宜。再说,去年咱给政府交税就有100多万,都护着咱呢,有麻烦也不怕”。

    越想越越觉得美,现在她可不是在一个村子有影响力了,而是一个镇子的老少爷们指着她吃饭呢。

    “我也没什么说的,自己拿注意,自己打算”,李和想着就是他自己出面,也不一定能做这么好。

    “我年后还要在滨??郊壹揖叩?,这京城已经开了两家了,生意可好了。咱赚的大部分的钱都是靠家具店赚的。那些国营家具店死压价,气死个人”。

    李和道,“要开就开家具城,开什么家具店。家具店的门槛低,以后做的会越来越多,你根本拉不开档次和价格”。

    “家具城?”。

    李和把家具城的概念重头到尾的解释了一遍,他自己也是一知半解,也说不透彻,最后还是道,“等以后土地政策出来吧,咱自己盖楼??揖叩甑氖禄夯骸?。

    “自己盖楼?”,付霞被李和这个想法吓着了,她本以为自己的胆子就大了呢。

    她也早就拿李和当偶像崇拜了,既然李和这样说了,只得暂时把开家具店的念头压了压,但自己盖楼这个念头一出来,却是压不住了。

    冯磊的回归,也让常静一家子乐坏了。

    常静看着摆在桌面上的一沓沓钱,也忍不住吓了一跳,这哪里是赚钱,简直是捡钱啊。

    这才半年,哪里能挣得这么多钱?

    冯磊这半年胖了一点,也黑了一点,看出了常静的疑惑,才道,“我开始去,付霞姨姐给我都是轻松活,让我先学着。后来我看他们跑业务的挣钱,我就要求跑业务了。一点也不愁卖,不管是国营的家具店还是个人开的,只要有货,他们都乐意进货”。

    至于有没有吃苦,自是不愿意跟家里说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