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回来的时候又遇见了秦师傅,一天照见几回面根本不是稀奇事,这老头天天就是闲溜达。

    “你这不去大门槛上跟他们唠嗑,一个人不无聊啊”。

    秦老头道,“聊不出劲,没味儿”。

    李和笑笑就走了,这老头挺会较真的,聊天都要选人,不大怎么乐意跟不会京白的人聊天。这京城除了一般的老头老太太还能会地道的京白,小年轻也只有所谓的京腔也不是真正的京白。

    “借光”、“靠边儿”这些词也很少从小年轻嘴里秃噜出来,“顶号”都换成了“挺好”,。

    只有那特色的儿化音还有点京味。

    一是现在都在提倡普通话,店里售货员都是在学,就连赶相声大会都是普通话。二是因为解放前后外来人口也确实多,天南海北的各色人都有。

    上课后,办公室里的气氛不一样了,虽然才有四个人。

    这不是刚涨工资吗,怎么又唉声叹气?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陈芸咬牙切齿的说道。

    李和笑着问道,“怎么回事啊”。

    杨浩道,“这次他们化学系做的过分了,明明是‘高等物理化学实验研究班’,不是有物理吗?可老师都是来自化学系的物化、催化、物质结构、高分子和同位素的五个教研室,跟我们物理专业没一点关系,那为什么要打着物理学的名义?”。

    “吴教授怎么说的?”,李和先要摸清大领导的意思,这个研究班是受教育部委托的,好处自然是不用说的,表面上是津贴的问题,实际上是资历的问题,如果能参加这个项目,在档案上就好看不少。

    陈芸道,“都开班了,再说这些有什么用,吴教授最近忙着教材的事情,没顾得插上手”。

    李和哦了一声,不再讲话,这种好事也轮不到他身上,乱操心没用。

    陈芸又私下里问李和,“你不联系她了?”。

    “谁?”,李和真没理解。

    陈芸没好气的道,“能是谁啊,江处长家的那位”。

    李和笑着道,“这都过多长时间了,你还惦记着啊”。

    陈芸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恶狠狠的说,“你真不懂珍惜机会,这次改组,江处长进了资产办公室,你要是成了他女婿,那校办工厂里有多少缺随你选啊,真真的气死人啊你”。

    校办资产可是不少呢,果然是肥缺啊,最有名的就是方正排版系统了,只是现在还没投入市场罢了。

    “谢谢你啊,不是每一个癞蛤蟆都想吃天鹅肉’.

    陈芸噗呲一笑,“哪有自己把自己比作癞蛤蟆的,行了,我去上课了,跟你多说都是浪费口水”。

    校园里每天都是活跃的很,每天都有各种稀奇古怪的社团成立,李和都是记不住的。

    不过这些学生的条件比李和那会好多了,哪怕没有学校补贴,在校外都有勤工俭学的条件。

    不少学生都在乡拖拉机站,砖厂,服装厂、修配厂等企业挂着副厂长、副经理、顾问的名头,学经济的帮着做销售、成本核算的考证,学理工的做一些技术支持。

    李和不清楚内里,只是知道有能力的同学,荷包还是比较鼓的。

    穆岩过来找李和,陪着去旧书摊。

    旧书摊一般都是在隆福寺、琉璃厂一带,早些年没介绍信、户口本是进不去的。前年有所大学新建图书馆,一发狠把旧书摊、书店的存书一扫光,整整有一百多书架,导致好长一段时间市场没货。

    李和也没求证过,真假难辨。

    穆岩要去做电车,李和说,“我骑摩托车吧”。

    穆岩笑着道,“那最好”。

    “那去琉璃厂还是潘家园?那边书多”。

    穆岩道,“不懂了吧,好书都在隆福寺和地坛书市那边,琉璃厂都是卖些小玩意和藏品的,潘家园价格有点欺侮人,不去。不过今天咱去隆福寺,比较近”。

    两个人就骑摩托车去了隆福寺。

    到了隆福寺附近人就很多了,骑车就不方便了,李和直接就把车停到了路边,两个人进了街口。

    路两面的店面和摊位都是旧书,有的不一定是旧书,可能是盗版书做旧而已。

    有的人只是图便宜才来买旧书,有的人存着捡漏的心思,总能找到沧海遗珠,遇到孤本就是最爱了。

    李和是抱着打酱油的心思的,主要是陪着穆岩的,穆岩走到哪,他就跟到哪。

    穆岩走走停停,最后在一个老头的摊子上停下来不动了,问老头道,“这本书是几册?”。

    老头把一个目录翻开,手指点了一会,才道,“19册”。

    李和见穆岩在极力压制心里的激动,可能不想让老头看出来,然后趁机抬价。

    “师傅,19册我全部拿着,你给个价”。

    老头眯缝着眼睛道,“45块全部拿走”。

    果然要杀猪了。

    穆岩道,“师傅给个实在价,30块成不,这书在喜欢的人手里才值钱,不喜欢的就是一文不值”。

    “40吧”,老头也稍微让了点。

    “30!”,穆岩继续还价,“不卖咱就走了!”。

    说完拉着李和就要走,老头赶紧拦下,说:“算了,卖给你们,生意难做呀,要是一天碰上一两个像你们这样的人就好了!”。

    一听这话不对呀!

    穆岩先一步发问,“师傅,不值这个价吧?不然你怎么说这话?”。

    “您理解错我的意思啦!我是说一天只碰上一两个像你们这样的,直接把价还到最低就好了,问题是来这儿的每一个买书的都是一点一点往下砍!”。

    穆岩跟李和两个人都是不会还价的,至于有没有被宰,只有老板心里自己清楚了。

    穆岩爽快的给了钱,李和看他口袋也没几个钱,这30块钱花出去还能有剩下10块就不错了。

    老头给找了个编织袋,一大摞的书全部放了进去。

    走了几步,穆岩才兴奋的说,“这五十块花的值,这旧唐书是中华书局的老版,市面上基本见不到了,说是孤本也不为过”。

    两个人继续饶了好几圈,穆岩又在一个摊子上舍不得走了,是一本康熙手抄本《巨野县志》,摊主开口就要150块,穆岩摸摸口袋,一时无语。

    李和附耳穆岩道,“你还价看还差多少,我口袋有钱”。

    最后穆岩还价到70块,从李和手里接了钱,高高兴兴的把书买了。

    李和道,“我终于知道你把工资花到哪里去了,难怪整天哭穷”。

    穆岩笑着道,“这是心头痒,实在是没办法”。

    “哪咱回去?”。

    “你也买个吧,不能光陪我买了。你平常喜欢练毛笔字,我陪你买个毛笔吧,信我眼光,绝对买不了亏?!?。

    三拐七绕的带着李和进了一家文房四宝店,李和道,“这地方真没来过”。

    穆岩径直进去,也没东看西看,好像跟老板是熟稔的,直接要了根毛笔,笑着递给李和道,“明末的竹刻羊毫,再适合不过练颜体了”。

    李和拿在手里瞧了瞧,其实是一根赏笔,上面雕着的兰花,竹刻毛笔易损,不好保存,故流传至今的实属凤毛麟角。拿来用就奢侈了,再往后一根笔没个五六万万想都不用想。

    “多少钱?”,李和问店老板。

    店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笑着道,“小穆介绍过来的,就给个120块吧”。

    李和也就毫不犹豫的给了钱,丝毫不觉得贵,虽然市面上的普通毛笔也才五毛一块那个样子。

    老板也赞了一声识货。

    李和与穆岩两个人各有所得,回去的时候当然是各自高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