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身上有一股奇异的香味,李和瞟着眼睛看她,鼻子、耳朵、眼睛,无一不是恰到好处。

    她询问似的眨了一眼,李和才意识到失态?;鼗暗?,“说话说顺嘴了,你别介意”。

    常静道,“兄弟,我知道你是实在人,没坏心??烧庑╆用粱?,不宜上嘴。你还年纪浅,不知道里面害处”。

    李和见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笑了,“没你说的这么夸张,开个玩笑而已”。

    常静道,“兄弟,我就卖弄下,给你点个醒??慈饲心雌つ?。佛是金妆人是衣妆,世人眼孔浅得多,只看人三分皮相,不看七分骨相。你还没结婚,将来切莫迷倒了皮相上,娶妻娶德,这老话千古都没错的。你是大学老师,是有身份的,以后不用这样丢了架子”。

    李和自悔失言,“你说的对”。

    常静继续道,“现在的女孩子都难说,做梦都有三分的志气,你性子是惫懒的,要是找了个要强的女孩子逼着你上进,你还不懊恼死。你要是只第一眼去看,脾性如何就摸不到,不就是着了相”。

    李和开始对常静刮目相看,这话说的太有水平了,甚至也把李和的性子都契合上了,将来不找望夫成龙要强的女孩子。

    “你真没读过书?”。

    常静笑着道,“都是吃不上饭了,哪里还能读上书,不过听了不少书。我们那庄子,有个说书老汉,解放前就在茶馆说书的。西厢记我是听的最多,也爱听,你看有一句话,我记得对不对,夫主京师禄命终,子母孤孀途路穷,这不是说的我们一家子吗?”。

    李和没读过西厢记,不过这话是听得懂的,“前半句这是说人家丈夫在京师当官的,在任过世,还不是太妥当。后面也扯不上,你这日子好好的,哪里能用途路穷来形容”。

    常静噗呲一笑,“行,你说的对。我是没读过书,就瞎扯的呗”。

    话说开了,扯尽了,两个人也都自在了。

    又聊了会闲话,常静好像越来越心不在焉,待看到闹钟指到6上,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急忙道,“这雨是绝对停不了了,不管怎么样还是回去了”。

    “这雨还是很大呢,再说你脚怎么样?”。

    “没事,没事,脚已经好了。你家有编织袋吗?”。

    “有啊”,李和直接从门后找了几个给常静。这些都是他从老家装东西带过来的化肥袋子。

    常静把编织袋里面的那层塑料袋掏出来,在身上比划下,剪出两个洞,然后套在身上,胳膊刚好能出来。

    “行了,就这样了”,常静在头上蒙上塑料袋后,开门就走了。

    李和点了根烟,皱皱眉头,觉得自己真是堕落了,重生这一回,除了荷尔蒙能引起他的趣味以外,好像没什么能引起他的兴趣了。

    住过豪宅,开过豪车,吃过山珍海味,又经历过科技爆发的时代,从手机、电脑到互联网都已经麻木了,所以在现在这种粗糙的环境下,看所有的东西都会不以为然,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心态。

    这场雨连续下了两天,刚缓晴,他就躲门槛上晒太阳。

    电话亭的老头子扯着嗓子喊,“李老师来接电话”。

    李和就赶紧去了,“喂,哪位”。

    “我”。

    一听就是于德华,这个电话的信号好多了,李和不需要大声的喊了,“什么事?”。

    “你不是放假了吗?我想着,你来不来东莞看看,我这边地买好了,已经开工了”,于德华兴高采烈地的说道。

    “买了多少地?”。

    “二百七十万平方尺,就在蛇口,废了老鼻子的劲”,于德华有点居功的意思,要知道整个蛇口特区的面积也只有八点多平方公里。

    “什么平方尺,总共多少亩?”,李和懒得去换算,香港人最喜欢说什么千尺豪宅,TVB剧最容易听到,实际上所谓的千尺豪宅就是90多个平方的宅子,也不过是高端时尚公寓楼中的一套房。

    “大概是450亩啦,改天我寄图纸过去给你看下啦。港真啊,你来不来?”。

    “年底吧,现在没时间过去”,李和不想再坐火车,起码不坐这种慢车,这时候他发现了有职称的好处,如果他有高级职称,他就可以坐飞机了,“你看着办吧,所有的设计按照高标准来,商场的设计暂时就按香港商场的设计来”。

    隔行如隔山,画个机械图可以,建筑图就难为他了。

    “市里指定给广洲市设计院啦,那我会跟他们沟通好的”。

    “行了,我知道了,胳膊拧不过大腿’,李和就挂断了电话。

    电话亭的老头说,“李老师,给个一毛钱就可以了”。

    接电话还要给钱,李和摸摸口袋,一毛钱没装,笑着道,“张师傅,等会我给你送过来”。

    “没事,没事,你可是老师呢,怎么也不能差我一毛钱,你先去忙吧,不用给了”。

    李和不想这点小钱落口实,转身回家拿了钱给了老头子。

    刚转身要走,张老头道,“李老师,麻烦问你个事”。

    “你说”。

    “我小儿子今年不是高考嘛,那成绩够悬乎,你看有没有办法路子上个大学什么的。你放心,该哪里需要打点的,你尽管开口”,张老头用企盼的眼神看着李和。

    李和笑了,这老头病急乱投医啊,“张师傅,这学??刹皇俏铱?,哪里是我说了算,再说我也是个普通老师,可没那个能力。一切考学都是有章法的”。

    “李老师,你没跟我说实话”,张老头感觉李和在推脱,有点不屑他这话,低声悄悄的道,“你们肯定有什么内部指标什么的,墙根街的吴家的孩子,那啥玩意成绩?去年都进去了”。

    李和苦笑,反正他管不着这些事情,还是笑着道,“张师傅,这我就真不知道了,你也知道我这刚毕业才几年时间,哪里接触的到”。

    “哎,同人不同命啊,自古有抬轿子的有坐轿子的,咱就是抬轿子的命”。

    李和不喜欢听这种啰嗦,出生在皇城根底下,已经是好命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