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波”。

    “到”。

    “彭凯”。

    “到”

    ........

    李和每天上课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点名。

    想想一个大课堂上坐着的两三百号人,有不少将来都是各自领域的专家院士,甚至是中央地方大员,都是有满满的成就感。

    李和私下里也列过名单,科学简史课堂上这几个专业的学生,中科院的院士不下十个,省部级的也至少有五个,其他的在地方上的就更多了。

    可惜许多人他还是对不上号,不知道未来成就如何。

    不过这也够他得意的了。

    所以他对点名这件事乐此不疲。

    在全校能点名点出**的,也就他这一位了。

    下午天有点闷热,李和在水房冲了个澡,不想赵有才来了。

    虽然毕业分配的时候,赵有才对去粮食系统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是现在明显习惯了,有点春风得意的意思,还给李和带来了一大堆的土特产。

    “都是我们下属的单位送过来的,我一人可是吃不完”。

    在李和这蹭完了一顿饭,说话开始吞吞吐吐的了。

    李和一看这架势就直接问了,“说吧,什么事,能帮一定帮,再遮掩着就拿我当外人了”。

    赵有才一下子嘿嘿笑了,搂着李和肩膀道,“那哥们就不客气了,你看能不能借我点钱?你放心,我一定尽快还你”。

    一听是借钱,李和就放心了,他不差的就是钱,也没问借钱做什么用,就直接问,“要多少?我拿给你”。

    “那真的???那多不好意思了。我这不刚谈了一个对象嘛,想着结婚,还差不少呢。我就想着从你们这些没结婚的同学这里一人借个五十块就差不多了。赵永奇、高爱国他们都结婚了,我就不去借了,拖家带口的都不容易”,赵有才算计的挺好,按他的想法,单身的同学都没花钱处,还有点存款,总归每人都能借点。

    李和笑着道,“直接说差多少,我一个人借给你,不用找其他人借了”。

    “真的?我差的总数有点多点”,赵有才跟李和虽然关系处的不错,但是对李和外面生意的事情知之甚少。

    “咋这么墨迹呢,直接说个总数,我立马就拿给你”,李和肯定的说道。

    赵有才伸出一个巴掌。

    李和道,“5000?”。

    赵有才慌忙摆手道,“是500,500块就行”。

    李和道,“你500块就准备结婚?想的太多了吧,居京大不易啊,赵有才同志。你就是买台彩电也要1000多块吧”。

    “我口袋好歹也还有600块呢,彩电电器这些东西暂时不买,就随便置点家具就行”。

    李和转身拉开抽屉,直接点出2000块,递给赵有才,“给你2000,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这成吧”。

    赵有才心里有点发酸,他想不到李和一次能给他这么多,看着这些钱有些心动,本来女方是干部家庭,而他是刚从农村出来的泥腿子,两脚泥还没甩干净,自感有点受奚落,要是结婚再寒酸点,就更加没面子了,一狠心也就把李和的钱接了,“行,我接了,结婚那天我通知你,你这钱就当结婚的份子钱了”。

    “你长的美,想的也挺美”。

    赵有才走后,李和才感叹这人不知不觉的变化,赵有才以前是多么单纯的中二少年啊,短短的两年时间就变成了一个老道的投机客,功利心也越来越重,都学会了政治联姻。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要走的路,有个好老丈人,确实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在李和焦急等待小威消息的时候,小威终于在第三天过来找他了,“这是胶卷,你看看”。

    李和把胶卷展开,在阳光底下什么都看不见,还是黑乎乎的,连个虚影都没有,没好气的问,“你这怎么照的,什么都没有”。

    “哥,天太黑了”,小威委屈的说道,那可在棉纺厂守了整整两天,每天都是盯到刑东家熄灯,熬的眼皮子都塌了。

    “那你发现什么没有?”。

    “我发现他跟一个女人关系有点不正常,昨天晚上我看他到一个女人家里去了,好长时间才出来”,小威把发现的细致的说了一遍。

    李和心想不能是章舒声吧,急忙问道,“那女人长什么样?”。

    “长的挺好看,短头发,穿纱绸裙,就是走路怪怪的,屁股一晃一晃,跟小猫似得”,小威想了半天,就只能这么形容。

    李和心里松了一口气,章舒声是长头发。

    不过他好像发现了点什么,这个刑东肯定不是个老实的,一个大男人,三更半夜的往一个女人家跑,肯定有哪里不对的,“你等我会,然后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李和先去办公室跟陈芸打了招呼,“陈姐,我明天早上可能有点事,要不你帮我带节课?”。

    “那你还我两节课?”。

    “你是我姐不,哪能这样欺侮我?”,李和用自己都觉得恶寒的语气向陈芸埋怨道。

    “行,行,赶紧忙你的去吧”。

    李和得了陈芸的应允,欢天喜地的出了办公室,他现在还是个小鲜肉,偶尔卖卖萌,还是有效果的。

    让小威把他的自行车就放在学校,然后一起到了老李家饭店把摩托车骑了出来。

    “那个女人家的位置还记得吧?”。

    “记得”。

    “那我们先去那个女人家,你指路”。

    小威指路,李和骑着摩托车两个人就往那个女人家方向去,离棉纺厂并没有多远。

    刚到一条岔路口,好巧不巧,小威就激动的说道,“哥,就是那个女人”。

    李和停下车,把摩托车停在道路边,两个人就跟上了那个女人。

    过了小马路就是一片集贸市场,都是摆摊的个体户居多。女人穿着褶皱裙,雪白的双臂交叉在胸前,扭着腰身,裙摆在细腻的小腿上起起伏伏。

    一只小猫在路上吃垃圾,女人觉得碍着她路了,还狠狠的踢了一脚,小猫呱唧一声,撞着了垃圾桶上,摔的四脚朝天,好久没有翻过身。

    几个路人怒目而视。

    女人继续昂着头,继续朝前走,好像没看见一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