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德华在于老头头七以后就带着老婆孩子走了,按说于老太太也要跟着过去,毕竟一个人在这里就孤零零了,但是于老太太坚持要在于老头五七以后才走。

    每逢作七的凌晨子时开始作七,到中午才上供。一般作头七、五七时供品会较为隆重。

    到黄泉路头就上望乡台,这就过了五七了,也就是三十五天。

    按照于老太太的说话,于老头会在五七的最后再望一眼家里的亲人,然后就到奈何桥喝孟婆汤了,过桥时喝了孟婆汤就忘了生前的一切,开始重新轮回,看是成仙还是重新投胎做人,还是投胎变飞禽走兽。

    于老太太还说要是去香港了,老头子回来找不到人就麻烦了,纸钱贡品不够,投胎时肯定也投不到好胎。

    这些说法放在以前,李和肯定是嗤之以鼻的,但是经历过重生以后,他对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反而有点敬畏了。他这么懒得人居然能把家里的菩萨像擦的干干净净,他只寄希望于这辈子不会把几世的运气用完,轮到下辈子投胎接着用。

    李和蹲下问地上的大黄:“你说我下辈子的运气会不会很旺呢?”。

    大黄摇摇尾巴考虑了一下说,“旺!汪”。

    李和高兴极了,狠狠的抚摸了下狗头,“老子没白养你,中午赏你个大骨头棒子”。

    付霞在初十就走了,去香河继续倒腾他的家具生意了。

    李和就趁着有太阳把被子抱出来都晒了一遍,然后就躺门口晒太阳了。

    小威过来兴奋的向李和描述二彪的英勇神武,年前年后揍了多少人,掌了谁的巴掌,砸了谁的脑袋,说的头头是道,眼神里也是说不出的崇拜。

    李和皱起眉头,对小威道,“你跟他说,让他没事少惹事,实在没事,让他赶紧滚回南方”。

    小威听了这话犯难,可不敢复述给二彪,不然以为是他挑拨呢,他就两头讨不了好。

    “哥,我听明哥说了,他们就快走了”。

    李和看小威这样就来气,“你也回去吧,回家多帮你老娘干干活,少出来晃荡”。

    他对这孩子还是不放心。

    小威委屈的道,“我也长大了好吧,别天天拿我当孩子”。

    “那你现在是什么想法?”。

    “人的想法是会变的。以前我也是想做倒爷致富的,现在只想脱贫”。

    李和直接逗乐了,“行了,一边玩去,少耍嘴皮子”。

    黄浩送来张婉婷的信,李和高兴了一个整天,还是一些日常的琐事,并无什么新意,但是李和只求个安心,只要她人平安就好。

    没几天何芳就领着大包小包回来了,李和终于又过上了有正常三餐的幸福生活。

    开学的时候,学习张海迪的热潮还没有退却,学?;故枪易拧跋蛘藕5贤狙啊钡奶醴?。

    但是学生们对这种热情并不大,学?;蛘甙嗉蹲橹难把刑只?,很少有人参与,可能由于历史的浩劫,许多人对于政治任务有一种逆反心理,只要是你上面提倡的,下面的人肯定都是反着来。

    甚至对于做思想政治教育的老师都有一种鄙视的心态,老师们自己也切齿于跟人说自己是搞思想政治工作的。

    所以刚刚升任团委书记的李科表示头疼,对李和抱怨道,“这工作没法干了”。

    李和开玩笑道,“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李和也没撤,这种情况谁都没办法开挂逆潮流而已,反正就是熬呗。

    李科没好气的道,“少说风凉话”。

    郭东与齐功勋过来请李和吃饭,李和看着两个人笑开花的脸,也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武器出口的新闻李和在报纸上早就看到了,2000万美金的武器出口,简直是爆炸性的新闻,报纸上连续报道了好几天,这时候的外汇收入才多少,2000万美金可真不少了。

    李和也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了,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李老师,这杯酒我们敬你,谢谢你这么长时间的无私帮助”,郭东站起来举着杯子道,至于帮助什么了,他也没法明说。由于李和的帮助,单位在年初获得了集体一等功,而他俩也跟着沾光,拿了个人二等功,升迁也是早晚的事情了。

    李和笑道,“这是我的专业工作,以后互相帮助,没什么大不了的”。

    对,就是以后互相帮助,按照李和对原单位的了解,从来就没有白用人的规矩,虽然没有给他什么明面的奖励好处,起码他的名字已经进了特殊贡献人员名单里,等于他现在头上有了金钟罩铁布衫。

    当然这些推测,李和也是建立在对郭东和齐功勋人品信任度上,这两个人他都打了半辈子交道。

    李和越想心里也越有点小得意。

    哎,他也就这点出息了。

    齐功勋试探着问道,“李老师,有没有想过做些专业性的研究,比如在军工领域,你也知道我们也偶尔跟相关单位会接触,你要是有兴趣,我们可以帮您推荐下”。

    李和毫无犹豫的摇了摇头,“谢谢了,你也知道我就理论上还有点优势,并不是什么研究型的学者,恐怕帮不了什么忙”。

    郭东两个人对视一眼,只得摇头苦笑。

    李和现在上课也越来越顺手了,不管是物理还是科学简史都是大二的课程,他只要把去年的教案拿出来,照着上课就可以了,并不需要像去年那样上一节课备一节课的教案。

    “自托马斯·杨之后,人们普遍接受了光的本质是波这一观念,直到爱因斯坦提出了光的波粒二象性,并用光的粒子性成功解释了光电效应”。

    “有一个博士脑洞非常大,他认为人们对光的认知一直偏向于波,会不会对实物粒子的认知正好是反的呢?他写了博士论文,提出“物质波”这一概念,爱因斯坦都给他写了一个服字,这个人叫什么?”。

    下面的同学大声回答,“德布罗意”。

    “对,叫德布罗意,唯一一个靠毕业论文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的人”。

    李和上课不知不觉的带入了一些后世比较网络化的语言,许多学生感觉好玩的很,也慢慢跟着学了,脑洞这词听起来多贴切。

    李和下课后,陈芸对他说,“跟你说个事,晚上请你吃饭”。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李和笑着问道,“这不年不节的,请吃什么饭???”。

    陈芸道,“别废话,晚上六点钟,德顺饭店,别忘记了啊”。

    说完就夹着课本去上课了。

    李和心里有点纳闷,不过也没去想那么多,有人请吃饭是好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