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为了刺激于德华,还是跟于德华签了一份对赌协议,约定年收入超过5000万,利润超过1500万,李和再分他8%的股份。如果年收入低于3500万,利润低于900万,于德华就要分5%的股份给李和。

    对赌协议是投资方与融资方在达成协议时,双方对于未来不确定情况的一种约定。如果约定的条件出现,投资方可以行使一种权利;如果约定的条件不出现,融资方则行使一种权利。所以,对赌协议实际上就是期权的一种形式。

    于德华还是认真的算计了一番,他去年的收入大概在1500万左右,利润大概400万左右,实际上只要保持规模翻一番,他就有不输的可能,但是赢了的话,8%的股份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最后还是深吸了一口气道,“行,我同意,赌上一赌,未尝不可”。

    李和道,“我会让沈道如准备合同,回港后,你们自己安排时间,我就不插手了”。

    他就等沈道如那边团队步入正轨,他做个放手掌柜,懒得再管这些琐事。

    于德华前脚刚走,李和刚想着犯回懒,在椅子上子躺一会,哪知道苏明又抱着一摞厚厚的账本进来了。

    李和道,“你不去跟你对象去约会,你来我这跟账本较什么劲?”。

    “刚刚把她送回去,这不就来你这了嘛”,苏明把账本放到桌子推到李和面前,“哥,回来也一直没跟你对账。你看看,你说过亲兄弟明算账的”。

    李和摇摇头,动都懒得动,如果账目清晰条理的,不用说,他肯定要看看的,毕竟能从财务报表里面发现许多企业经营问题??墒谴永畎礁断?、再到寿山与苏明,就没有一个人的账本是符合财务规范的。

    过于简单,单纯的记流水,丧失了财务收支状况的分析功能。

    目前能做到财务规范的就只有一个于德华了,毕竟有专业的财务团队,财会人员,报表一拿过来,就能分析企业的偿债能力,分析企业权益的结构,估量对债务资金的利用程度。

    而像苏明他们的的账本李和看了头皮都是发麻。

    “不看,一边玩去,多去陪陪妹子,别在我跟前耗时间”。

    苏明道,“那不看就算了,我明天让平松把钱给你送过来”。

    “留着吧,你到时候给于德华就行了”,李和又把他跟于德华的事情又说了一遍,又问道,“你感觉在那边到底怎么样?实在不行就回来,你这刚谈对象,不能搞个异地恋吧”。

    “没事,我跟她商量好了,她也支持我出去闯荡,她平常工作也忙,也没多少时间陪我。说实话,刚开始过去才是辛苦,各色人都有,坑蒙拐骗偷抢都给占全了。许多外地人第一次去广州进货,最容易被骗,他们甚至不知道在哪里进货。甚至连人民币进不了货都不知道”。

    李和叹口气,“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开放也是真的,可是乱也是真的”。

    “哥,你真是有先见之明,开始收藏了那么多的古董。现在可值钱了,许多人进货找不到外汇,就到处收古董找一些香港人去换外汇,再用外汇进一批货,回去一倒腾,也是狠赚了一笔。也有人被骗的,许多人去进彩电、洗衣机什么的,只看到了样机,就傻乎乎的把预付款给了,那真是没地方哭。我们可看的多了”。

    此时的广州、深圳俨然成了商品集散中心,不但香港的产品进来,而且国内的许多厂家为了创汇,也会把洗衣机、冰箱、彩电这类东西拉到广州,但是无一例外他们只收外汇。

    也有聪明的,仗着手里外汇多,先把货倒腾到手里,然后卖给那些没有外汇的人,赚外汇差额和商品差额,就等于躺着把钱挣了,又省了长途奔波之苦。

    “吃一堑长一智呗”。

    苏明笑着道,“是吃亏了,可聪明没聪明起来我就不知道了。有些人受害以后,他们茅塞顿开,立即买来样机也干起了骗收预付款的勾当”。

    李和诧愕,不过一想,也在人性之中。

    苏明走后,付霞过来鬼鬼祟祟的说,“你有没有发现苏明像一个人?”。

    “他能像谁,还不是那样?”。

    付霞摇摇头,笑着道,“哥,我发现他跟你越来越像了,那说话语气,那神态,跟你有七八分了”。

    李和想想他跟苏明认识已经快五年了,五年时间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过了。

    “晚上吃啥?”。

    “给你包饺子?”。

    李和摇摇头,付霞包的饺子跟何芳差远了,皮不是皮,馅不是馅的,他才懒得吃,“米饭吧,炒个红烧肉,酱油不要放多了”。

    “何姐走的时候说,晚上不能给你吃那么多,早上要吃好,晚饭要吃少”。

    “她人又不在,你管她干嘛,我正长身体的时候呢,哪里能缺的了肉,快去吧”,李和催促付霞道。

    付霞听着这话想憋住笑还是没憋住,“行,你长身体呢”。

    晚饭以后,李和给狗盆里添了点饭,狗现在比人还挑剔。

    于老太太过来问,“小李,要不跟我们一起过年成不,人多热闹”。

    李和笑着道,“灶王爷还在家呢,说不定灶王爷可怜我吃糠咽菜,让我明年发大财呢,你沾不了我这光了”。

    于老太太笑骂道,“你这死孩子,不识好人心,好像谁稀罕你家灶王爷一样。不来拉倒,我啊,还省两碗饭呢”。

    两个人熟悉了,说话也没客套话了。

    对灶王爷信或者不信,李和全看心情了,满天神佛遇到了就拜一拜,遇不到就拉倒,有时更多的是为了满足骨子里的那种仪式感。

    虽然随着城市的现代化的过程中,许多风俗也会逐渐淡出,管道燃气之后,灶王爷赖以栖身的土灶早已不存在。

    但是一些农家乐餐厅还在拿土灶作为卖点,说用土灶和柴草烧出来的饭菜,就是比你自己家用煤气灶烧出来的好吃。

    李和问付霞,“过年东西都买齐了嘛?”。

    付霞摆着指头想了想,“就差春联你没写了”。

    “行,明天写春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