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明站在派出所门口徘徊,地上已经丢了好几根烟头。

    正在烦躁的时候,突然抬头看到眼前的人的时候还是愣一下。

    “等急了?”。

    苏明笑笑,“没,今天穿的有点不一样”。

    徐嘉敏穿着一件红色的呢子大衣,少了以往的那股子英气,多了一股女孩子的娇媚,“我平常下班都这么穿,什么叫不一样。说吧,去哪里”。

    两个人的关系,也算是亮堂了,虽然分割两地,但是频繁的书信电话,并没让两个人失了联系。

    苏明道,“那边有家茶馆,去喝茶吧”。

    徐嘉敏没反对,笑着道,“那走吧”。

    茶馆是新开的一间二层小楼,布置的还算雅致。

    据说是一个香港人开的。

    两个人坐下,苏明问,“喝什么茶?”。

    “来杯菊花茶吧”。

    苏明熟练的喊服务员点了一壶龙井和一壶菊花茶,然后帮着徐嘉敏斟满。

    徐嘉敏说,“想不到你这出去一年,变化挺大的,口音都有点变味了”。

    “出去经历点事,总归要长大的。再说跟南方人接触时间长了,声音不自觉的就多了几个调调”,苏明突然又觉得这样说话又不怎么自在了,好像两个人挺陌生的。

    两个人平常写信都是无话不谈,打情骂俏的,哪里需要这么寒暄了。

    倒是徐嘉敏先进入了状态,“明晚把自己捯饬捯饬,去我家吃饭”。

    苏明听着这话不禁咧着嘴笑了,“真的啊”。

    “我能拿这种事跟你开玩笑嘛”。

    苏明嘿嘿笑道,“你说这丈母娘看女婿能喜欢吗?”。

    徐嘉敏冲着苏明啐了一口,笑着道,“少臭美,谁是你丈母娘,他们乐意不乐意还不知道呢”。

    苏明听着这话,好像心里确实有点担忧,“你说你把爸妈能同意吗?我可是没正经工作的个体户。你可是端公家铁饭碗的”。

    他越想越是这么回事,心里也有点拿捏不定了。

    徐嘉敏道,“瞧你这点出息,这就怂了。你信里不是说什么千山万水只等闲吗?”。

    “此一时彼一时,能一样嘛”。

    徐嘉敏直接拍板,笑着道,“你放心吧,我们家我说了算。再说,个体户也是凭劳动吃饭,不偷不抢怎么着了。你心放肚子里就是了。不过有一点,我妈这人有点老传统,生怕我嫁亏了,结婚什么三大件,多少条腿,这我可帮不了你,我也就那么点死工资”。

    苏明乐呵一笑,突然想起了李和的那句话,张口就来,“不怕,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两个人越聊越畅快,都聊到了新房怎么布置,怎么装修,结婚请哪些朋友。

    徐嘉敏突然问道,“那个何芳你认识?”。

    “你说的是何姐?当然认识”。

    徐嘉敏抿了一口茶,“姐都叫上了,你们很熟?”。

    苏明不明白徐嘉敏话里的意思,“还行,人挺好的”。

    徐嘉敏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雪下的越来越大,风刮得越来越大。

    李和就呆家里拉着小威下象棋,下了五六盘,他就没兴趣了,“不玩了,你个臭棋篓子”。

    颇有种英雄无敌,寂寞如雪之意。

    呜呼,生平求一抗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

    李和没事就只得看了看报纸,除了人民日报,很多报纸已经开始摆脱脸谱化的报道。

    多了一些民生的诉求,每个个体的诉求势必和坚硬如铁的国家意志发生碰撞。

    于德华进门来,付霞对他依然不理不睬,不过对于德华闺女倒是亲热的不得了。

    李和道,“不是说有什么市委的人请你吃饭吗?怎么今天有功夫了”。

    于德华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笑着道,“市里这边不是很多单位也想着出口,我这就去看了看,还成”。

    “谈妥了?”。

    “谈妥了,年后签合同。我上次说的盖商场的事情,你觉得怎么样?”。

    李和道,“盖商场、买地都要做起了,还是我那句话,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放开胆子干”。

    “咱们公司账户上可只有600多万,盖小的商场能凑合,大的就不一定够”。

    李和看了于德华一眼,“你要是愿意减持股份,我可以追加入股”。

    于德华思量了一下,笑着道,“拿你的钱发大财我有什么不乐意,行吧,你说你追加多少

    李和在香港的账户上原本就有2800多万,加上于德华这一年存入的盈利,也有3000万港币,而交代沈道如去做地产,也只是刚刚花了一部分,应该还是剩下不少钱,“我再追加300万港币和200万人民币现金,占7成,成不?”。

    他还有200万的现金放在苏明处,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花出去。

    于德华一算,其实不占便宜,要知道这个公司现在每年的盈利就有400万港币,不过最后想想,扩大了投资,他的收益也能更高,也就勉强同意了,“行,我同意。不过我有个要求”。

    “行,你说”。

    “三年内双方都不分红,继续滚动投资”,于德华只恨不该过早的提分红,导致公司账面上没有多少现金流,他分红的钱大部分都用于买别墅买和豪车了,要不然也不会有李和追加投资的机会,

    李和笑着道,“这个我同意。你后面就要不光买地,也要想着买地盖厂房,不然过了这波机会,你可就没机会了”。

    于德华认可的点点头,“都是闻着了腥味啊,深圳、珠海都是热闹的很,不光香港人,台湾人、马来亚和印尼华人都是一波一波的来了,有的直接设厂,有的直接跟我一样做起了来料加工”。

    “所以,你一年挣个几百万根本就不必得意,按照我的想法,你明年至少要做到几千万”。

    于德华听着这话有点牙疼,“几百万还少?你可知道,就算是在香港,一年能挣几十几万就算不错的了”。

    “所以你做不了包船王,也做不成李超人”,李和淡淡的回到。

    “那你说怎么做,我听你的”,于德华气呼呼的问道。

    “你现在手里招了那么多人,是留着好看的嘛?你不需要事必躬亲,不管是扁平化管理还是金字塔形,你都需要放权。服装的代工厂也是你沟通,鞋子的代工厂也是你沟通,甚至发货报关这种小事都是你管,你累不累?”,李和哪怕是个管理的门外汉都知道于德华干的事情比较蠢,所以说话也不再留面子,“就是说到了你一个人忙不过来的时候,就得想办法把你身上的东西分解掉一些,好轻装上阵,毕竞的一个人的是能力和精力是十分有限的哪!一顶要放权的,怎样放,还是要看清哪些要放,哪些怎样放了,最关键是要选还各自项目或是阶段性的人选,有了合适的人你的分解动作也就基本上能够完成了!记住我这句话,管得少就是管得好。明白我的意思没有?”。

    于德华的办事效率在他看来简直是缓慢至极,一年才挣个400多万也好意思炫耀。

    于德华被李和几句话顶的感觉好像损了面子,无精打采的道,“行,我听你的,回去试试”。

    李和继续道,“不是试试,是一定要做,管理也是一门科学,你不懂,能不能请懂的人来?”。

    他以前不关心这些,是觉得不着急,慢慢来,可是随着大时代的来临,他反而现在越来越有了紧迫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