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睁开眼,见付霞正提着水壶,站着面前,吓了一跳,“你进来干嘛”。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进来了,好笑的道,“我看你这么长时间没出来,不是怕你水凉了嘛,给你加点热水呗。真是的,我都不怕,你怕个什么?”。

    李和对她这粗壮的神经,早就免疫了,也见怪不怪,“行了,加好水就行了,我自己洗”。

    “不要给你搓背?”,付霞虽然用的是反问句,还是没等李和回话,直接就拿着毛巾沾了水帮着李和搓背了,“你往前面坐一点,后背够不着”。

    李和撇了她一眼,看那搓澡的认真劲儿,下手可真重。

    “左边一点”。

    李和反而享受了起来。

    眯着眼睛再惬意不过,可突然又感觉付霞摸的不是地方,慌忙道,“嘿,摸错地方了,悠着点”。

    付霞瞅了一眼,吃吃笑道,“有啥大惊小怪的,给你搓干净了”。

    李和感觉这女人撩拨人真是有一手,他心里又是痒痒的了。

    “别再闹了,小心给你就地正法”。

    付霞进屋嫌弃袄子搓背不方便,一直只穿了个衬衫,听了李和的话,直接掰开了扣子,“来吧,我巴不得呢”。

    李和一听这话立马就怂了,压住了心里的火苗。

    付霞哈哈大笑,在李和身上更加肆无忌惮了。

    李和被整的没办法,翻身就起来了,“行了,洗个澡都不安生”。

    付霞笑着用干毛巾给他擦干净背,又帮他批起了衣服。

    李和夺过毛巾,“我自己弄”。

    转身把头发上的水都擦干净了。

    幸亏有暖气,不然洗澡真是遭罪。、

    一回过头,发现付霞居然把她自己身上的衣服剥干净了。

    一片雪白,李和口干舌燥,急忙问道,“你这干嘛”。

    付霞淡定的回答道,“我也洗澡啊,省的去澡堂子了”。

    说完也一下子钻进了木桶里,溅起一片水花。

    李和转身就要走,付霞道,“你还要给我搓背呢,再帮我加点热水哈,谢谢了啊,哥”。

    李和没办法,只得去了厨房又拎了两壶水进来,又给炉子上茶炊加了点凉水。

    闭着眼睛往水桶里倒水,付霞啊的一声尖叫,“哥,你这是要烫死我啊”。

    李和尴尬的笑笑,“不好意思”。

    付霞把毛巾给李和,“给我搓吧”。

    李和接过毛巾,好像要报仇一样,在她身上下了手劲,结果换来的是付霞舒服的嗯嗯声。

    “哥,前面别忘记了哈”。

    “你自己长着手呢,前面又不是自己够不着”。

    哪知付霞娇气的说道,“人家就是够不着嘛”。

    李和被这话挠得一身鸡皮疙瘩,赶紧打住,“跟谁学的这种调调,赶紧?!?。

    付霞一转神双手扒在木桶边沿,正视着李和,湿漉漉的头发,头发上的水滴一滴滴的往木桶里,别有一种妩媚,“跟电视里学的,他们不都是说,男人喜欢温柔的女人,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够温柔?”。

    付霞变得越发成熟了,似乎多了一种干练和风情,李和不得不感叹人的变化,“行了,赶紧洗吧,你这都这成了标准女流氓了”。

    付霞突然道,“谢谢你,让我想变成更好的人”.

    李和一愣,道,“你这是什么话,你本来就是个好的”。

    转身就出了屋子,回到自己卧室,直接上床了,拿着一本期刊看,主要是为了找回记忆中的那些东西。

    付霞又披着衣服,推门进来,李和道,“你还不去睡觉干嘛?”。

    付霞关好门,直接滑溜溜的钻进了李和被窝筒,依靠在李和的肩膀上道,“我睡不着”。

    “怎么会睡不着呢,实在睡不着,就看会电视”。

    “因为你不是我的。你让我好慌张”。

    李和道,“傻子啊,是我慌张好吧,回去睡觉吧”。

    付霞摇摇头,“不走,我陪着你。哥,你太苦着自己了。何必呢”。

    付霞早就摸准了李和的性子,学会了撒娇和任性。

    “你懂个屁啊,不走就好好睡觉”。

    付霞又紧紧的搂着李和,“你拒绝我挺好,不然总担心你要拒绝我”。

    李和心疼的直接把付霞搂的更加紧了。

    两个人就这样相拥而眠.

    李和被这样撩拨的难受,第二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提前插好门,不让付霞再进来了。

    付霞只得无奈的在门外叹气。

    没隔上两天苏明回来了,没想到的是于德华一家子也跟着回来了。

    自然是李和请客,李和让小威把李爱军也请了过来。

    中饭于老太太也过来帮着付霞一起烧饭,硬是整了满满的一大桌子。

    苏明道,“我一路回来,发现南方干的热火朝天,这北边还是毫无动静,除了几个合作社、小作坊,就没像样的了”。

    李爱军道,“可不是嘛,我开个鞋厂都是提心掉胆的,反正就是熬呗”。

    二彪开玩笑道,“军哥,那你不行就跟我们去南方,只要有钱,你爱干嘛就干嘛,没人管你”。

    他跟苏明一个样,在南方野惯了,一回来,好像也感觉浑身不自在了。

    李爱军笑着道,“我这一家老小不说,还有那么多跟着我的人,我可以走,他们哪里走的了”。

    李和插了个空子问李爱军道,“什么时候喝你喜酒?”。

    李爱军跟旁边的于德华喷了一杯酒,一口闷下,有点滋啦啦的味道,无奈的问道,“不怕说句难堪话。就我这腿,只要姑娘眼没瞎,就不能看上我。我娘也从乡下帮下寻摸了一个,长相性格都没得挑剔,可人家是因为穷怕了想嫁到城里,骨子里也心不甘情不愿的,要是真结了婚,跟买老婆有区别嘛,这事我不能干啊,糟践人家姑娘啊。这日子也会过得没滋没味的。我这话放这,找不到合适的,我就宁愿一辈子单着”。

    于德华觉得这话好笑,“兄弟,大千世界也叫花花世界,以后哥哥带你去见识见识”。

    李爱军没听懂于德华的意思,也不知道怎么接话,只得举起杯子,“来一起喝”。

    吃晚饭,于德华一家子都走了,李爱军也走了。

    李和只留下了苏明和二彪。

    李和泡了杯茶,点支烟,问苏明,“年后是想过去继续做,还是留在这边”。

    苏明很肯定的道,“肯定过去,那边正是赚钱的好时候”。

    “兄弟谈钱不伤感情,有些话我直白说了,年后也没什么顾忌了,大家就放开手脚干。但是有些方面还是要调整一下,一个是这边的生意,一个是你在南方的生意。目前两边的盈利都差不多,两边做个置换吧,一边占八成。我给你两个选择,你是选择磁带厂拿大头,还是这边拿大头,自己选”。

    苏明想了想,“那我选磁带厂,毕竟去南方,我照顾的过来。京城这边我就参和不上了”。

    “行,那以后磁带厂那边你说了算,你占八成,我拿二层。京城这边我拿八成,你就只剩下二成了”。

    苏明认可的点了点头,“成”。

    接下来几天,李和与付霞就是忙着过年了,虽然是只有两个人,但是也没想着随便过。

    鞭炮、炒货、糖果、一样也没少买,甚至付霞还给自己添了两件新衣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