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李和就拎着大包小包把何芳送到了火车站。

    去的时候是坐的公交,回来的时候也是坐的公交。

    今年的冬季好像也跟往年多了那么一丝不一样,寒风中多了那么一点欢快。

    下了公交车,隔老远就能听见焊接厂嗡嗡的齿轮声,门口还有一些人在忙着把焊好的铁架子往三轮车上抬。

    基本每个居民区都有这种集体合作社性质的小作坊,但是谁也没想到就是这些小作坊二三年后能把国营企业挤的几近破产。

    第一个吃螃蟹的,总归是赚着钱了,说话走路的气势都不一样。

    不经意也会表现出傲气,“你说你一个月拿那点死工资,够我买烟钱嘛”。

    “你说你不是榆木疙瘩嘛”。

    “没钱的就是个孙子”。

    陡然间,这个社会好像发生了质的变化,对那些循规蹈矩的人开始表现的不是那么友好了。

    寿山一家子也过来了,寿山父女俩正俩正在拿着计算器算账。

    寿山一手抱着外孙,一手拿着账本,笑的合不拢嘴。

    见着李和回来,把账本递给李和,笑着道,”你看看“。

    李和没接,摆摆手道,“有什么看的,上个月不是才看过嘛。怎么说,是分红?还是入股?”。

    寿山父女俩对视一眼,其实心里早有了计较。他父女俩其实早先已经商量好了,现在饭店生意好的不得了,光这一年的营业额就有15万,比去年整整多了一倍,如果按照分红来算,也才一万五千块。

    可是寿山有他的琢磨,如果换成股份,他腿一蹬,这股份也能留给他闺女、外孙,怎么说都是划算。

    “我拿这分红钱入股吧”。

    李和想了想道,“我的分红暂时也不分,我想让你再开一家饭店,你觉得能忙得过来吗?”。

    寿山道,“怎么能忙不过来,赵祖年那小子已经出师了,让他去管就成。剩下再另外找几个打杂的就成”。

    “那行,你的一层分红不动,你还是多管点事,你这一万五千块,我给你算五个点的份子,你觉得成嘛?”,李和觉得5%的份子已经是够高了。

    他还是为了把这一家子绑定在自己身边,这家人现在有手艺,又有本钱,未必就没有另起炉灶的想法。

    寿山咧开嘴笑了,这简直白占便宜了,他有信心两家饭店一年做个40万,五个点的份子,一年不到就能回了本钱,甚至按照李和的想法,一家变两家,两家变四家,他寿山还不发了。

    不过还是客气的道,“会不会太多了?”。

    “不多,不过要辛苦点就是了,我只有一个要求,每新开一家饭店,房子的产权都要买下来”,李和这个就是学肯德急了,它的门店比它本身业务还值钱,什么叫疯狂的地产呢。

    “行,反正现在房子不值钱,也占不了多大的本钱”,寿山也很理解李和,老一辈的观念都是有钱了买房置地,无可厚非。

    周萍道,“你不回家了?要不跟我们到乡下一起过年吧,我公婆他们都是挺和气的人”。

    她公婆也都在乡下,还有一个闺女也一直留在乡下读书。

    寿山女婿是个不会说话的,也跟在后面附和道,“对,到我们那吧,我去年盖了大瓦房,有地方住”。

    已经习惯了暖气,李和可不愿意去乡下受冻了,直接道,“你们要走,就快点吧,带着孩子呢,晚了估计还有大雪”。

    寿山是知道李和性子的,也不多话,就抱着孩子,带着女儿女婿走了。

    付霞见那一家子走了,就把桌面上茶碗收起来去洗掉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付霞道,“那一家子没少赚啊”。

    李和道,“你后悔了?”。

    付霞不以为然的道,“怎么可能,我去年可不比他们挣的少,你不信,我等会拿账本给你看”。

    “有时间再看吧,现在不想看”,李和对她们鬼画符的字,看了都头疼,再说账本上没有严格的会计科目,他更看的晕头转向,只得大概看个总数。

    “哥,我年后还想买个砂光机,我去人家家具厂看了,那真是好,比砂纸打的平滑多了”。

    “买就是了,又没人拦着你”。

    “哎,那我就买了”。

    一下午,李和都没出屋子,就看看报纸,听听广播。

    付霞就把电视打开了,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电视。

    家里的电视机,李和从来没有碰过,甚至连何芳都很少动,看着没什么意思。

    不过付霞却看得津津有味。

    李和对付霞道,“你去买菜还是我去买菜?”。

    付霞看了下时间,“啊,都五点钟了,那我赶紧去买菜”。

    匆忙穿上袄子,提起菜篮子就去了菜场。

    李和想着抽空去洗个澡,可是找了好几个抽屉找不到澡票,这令他着恼。

    几个抽屉让他扒开了,也没找到。

    付霞买菜回来,他问付霞,“澡票没了?”。

    付霞道,“我哪里知道,我一直不在家,你又不是不知道”。

    “哎,我去找于老头要几张”。

    付霞道,“要不在家里吧,反正屋里也不冷。大木桶我给你多放点水就是了”。

    一张澡票五毛钱,也算是高消费了,一般人都会在家里洗。

    李和也算勉强同意了,还是在家里洗吧,他对那浑浊的澡堂子也没多大兴趣,仅有的几个淋浴喷头,还得排队。

    许多人觉得花了五毛钱冤枉,要泡个够本,带着小酒、花生米,直接在里面喝上了,隔个一个小时还要泡一遍,本来就是年底,李和想都不用想,肯定是人超多。

    吃晚饭后,李和跟付霞把大木桶抬到屋里,一壶一壶的热水就直接倒了进去。

    帮着李和找好了衣服,又兑好了水,付霞道,“脱吧,直接进去就可以了”。

    李和嫌付霞碍眼,直接把她赶了出去,然后脱光衣服,直接翻到了木桶里,手臂搭在了木桶的两边,逼着眼睛仰着头,舒服的要死。

    就这样好像不知不觉要睡着的样子,刚感觉到水凉了,又听见哗啦哗啦的声响,水又变热了,烫的熨帖极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