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芳大早上的正在院子里铲雪,看到李和回来,帮着打了盆洗脸的热水,笑着问道,“早饭吃了嘛?”。

    李和先摘下手套,把耳罩、帽子、围巾,一股脑的全脱了,然后搓搓手,才把手放进洗脸盆里,缓了会劲才洗脸,“吃了。这暖气还可以啊,比学校宿舍的强多了”。

    何芳道,“我加了暖气片和调温阀,不然你以为呢?”。

    李和一眼就瞅到了窗台底下的那么个傻大黑的铸铁暖气片,“你这怎么弄上去的,真长本事了”。

    暖气片实际上又叫散热片,实际上它就是通过散发热量的方式来提升室温的。

    何芳道,“傻子,就算我不是学物理的,在我们老家那地方,暖气片又不是稀罕东西,不会用暖气片不是惹人笑话吗。我就画了个图,找了个翻砂师傅给我铸了一个,我住的宿舍的暖气片都是我自己弄的”。

    李和知道何芳积蓄不多,就故意问道,“那没少花钱吧?”。

    何芳得意的道,“一毛钱没花”。

    “啥?翻砂师傅不是你亲戚吧?怎么就没收你钱”。

    何芳白了李和一眼,狡黠的笑道,“我开始吧是给了钱的,做好后装到我宿舍了,效果好的不得了。许多老师就都问我在哪买的,我就说找人家翻砂工做的。他们嫌弃找人麻烦,就都找我待订了。后来家属院的老师都找我订,然后....“。

    李和故作聪明的打断她的话,插话道,“然后你就从中间赚了差价?”。

    何芳道,“就你聪明,我是那样的人嘛,我要是从中间赚人家老师钱,我都成了什么人了”。

    “那我就好奇了,你说说”,李和表示他的思维有点跟不上。

    “是后来人家翻砂师傅看我做的多,给我便宜了。我这自己装的两个暖气片不就等于没花钱嘛”。

    李和道,“还不是一样嘛?”。

    “能一样吗,一个是我欺骗人家老师,从中牟利。一个是人家师傅给我便宜,图着我以后还能惦记他生意,你说能一样嘛”,何芳气鼓鼓的说道。

    “行了,我错了还不行嘛。生啥气”,李和想想还真不一样,又忍不住问道,“那你赚了多少钱?”。

    何芳见李和认了错,也就没揪着不放,眉开眼笑的竖起二根手指,“你猜猜?”。

    “才200块?”,李和立马就觉得这生意做得好生没劲。

    “想不到吧,猜不着了吧?”。

    “不可能2000块吧?”,李和看到何芳这股得意劲,就知道肯定是就高不就低了。

    “当然是2000块了,我还能蒙你”。

    “恭喜,又成小富婆了“,李和又不得不对何芳刮目相看了,这女人还是有点生意头脑的。

    何芳给李和泡了杯茶,突然又叹口气道,“我就是胆子小了点,要不还能赚更多呢。我们学校有老师倒批条,一转手就是十几万。学校的大部分老师都知道了。十几万啊,够我挣一辈子的了?!?。

    李和接过茶杯,笑着道,“难不成你也想去做倒爷不成,也要有那个能耐才成啊”。

    何芳道,“有那能耐我也不做啊,那么咬手,我又不是傻。你在学校怎么样?”。

    “凑合吧,办公室就那么几个人,说话都是拐着说话,真是累啊”。

    何芳促狭的说道,”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死人的“。

    李和又被噎的一句话说不出来了,有时简直没法好好聊天了。

    小威过来了,对着李和嬉皮笑脸的道,“李哥,你回来了啊,好长时间没看见你了”。

    “你这天天都干嘛呢?”。

    “我就天天帮着波哥跑跑腿”,小威经历了点历练,做事虽然稳定点,但是性格还是没啥变化。

    要说变化,就是经济条件变好了,手里零花钱多了,相应的他爹妈态度也软化了,经过这么长时间,也算勉强默认了他离职的事实,不承认也没办法啊,生米已经煮成熟饭。

    李和道,“最近没什么事,波哥就放我假了”。

    “你明哥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李和早就接到苏明的电话,说年底回来,但是还没有具体的时间。

    “就这两天吧,平松哥前天才接到的电报。潘哥也发来电报了,说年底不回来了,就在东北过年”。

    李和又喝了两壶茶,实在喝着没味道了,又让小威换了茶叶。

    “最近没出什么事吧?”。

    “没啥大事。哦,对了,猪大肠跟人打架,脑门子让人给开了花,在医院躺着呢,这个年是过不安静了”。

    “他不是现在也挺能耐嘛?怎么让人给压着呢?”,李和好笑的问道。

    小威不屑的道,“之前是潘哥和明哥罩着他,他拽不得了,觉着自己行了,又另起炉灶。你瞧瞧,现在谁能瞅得上他,他那店也开不安稳。这两天正求着松哥帮他出面摆和事酒,松哥抵不过就帮他出了面”。

    李和道,“行吧,没你事了,回去好好过年吧”。

    小威回去后,去了后院。

    何芳正在洗衣服,对李和道,“你把炉子上的热水给我拎过来,还是有点冻手”。

    李和给水盆里加了点热水,问道,“你什么时候走?”。

    “车票买好了,明天就走。你要是再晚个一天,一准回来见不着我了。你呢?”。

    “我不回去了,年后找时间回去吧”,李和想想回到家里也没啥事情了,一切都算安稳,李兆坤没折腾,老四老五学习暂时也不用操心,李隆收破烂见着了钱,正干的正起劲。

    好像一切都顺风顺水,他还是想等年后火车不那么挤了再回去。

    “徐嘉敏的人情我给你还干净了,你俩不欠了,那姑娘真是精明的不得了”。

    “我怎么看不出来?”,李和感觉那姑娘挺冲动的一个人,哪里能看出精明了。

    何芳不屑的道,“要不说只有你傻呢”。

    李和不服气的道,“怎么又变成我傻了,我哪里傻了?”。

    “哎,跟你说不清楚。你傻不傻我也不知道,反正那姑娘不傻”。

    “她去找的你?”,李和问道。

    何芳笑道,“当然得找我,他们所调走了一个正所长,她正在关键时刻,要是我这边给她结不了业,她还能有戏嘛。反正啊,是她赚了。我估计她年后能提上一级”。

    她站起身子把衣服用力的甩了甩水,然后吃力的踮起脚尖把衣服挂到屋檐底下。

    李和问道“要帮忙么?“。

    何芳点了点头说,把撑好的衣服递给他,“那你来吧”。

    李和踮起脚尖,发现也够不着........

    尴尬了!

    何芳笑疯了。

    吃过午饭后,付霞穿着一身大绿袄子,顶着一身雪回来了。

    何芳让他把袄子脱了,又给她擦了擦头上的雪,“你非赶着这么大雪回来干嘛”。

    付霞冻得浑身哆嗦,咬着牙关道,“我不是怕回来晚了见不着你们了嘛。姐,还有吃的吗,我都饿的要死了”。

    “行,你等着,我去热一下”。

    付霞感慨道,“有暖气真好”。

    李和把茶壶递给他,“喝点吧”。

    “谢谢哥”,付霞用冻得通红的双手接了茶壶,喝了口烫茶,心里才舒了一口气,“我坐的汽车,哎呀我的妈呀,雪大,陷到坑里去了,我们一车人下车推啊,费老劲了”。

    等何芳饭菜端上来,付霞就开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