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下午上完一节课,刚出教室,就看到了蹲在花坛上闷头抽烟的周庆。

    李和笑笑过去用脚踢踢他,“嘿,我说干嘛呢,来之前也没打个电话,我好去迎接”。

    “没心情跟你贫嘴,你能迎接我才叫见鬼了呢”,周庆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脖子上围着一条明黄色的围巾,但是人显得没精打采的。

    “周干事,你这是怎么了,蔫不拉几的?”。

    周庆毕业后进了工交政治部,说白了就是管理工业交通系统直属企业、事业单位的思想政治工作。铁道部、冶金部、化工部、煤炭部、石油部、地质部、交通部、纺织部、电力部、邮电部都属于这个系统的辖下,光听着就够唬人。

    李和也只能感叹同人不同命。

    “有时间吗?陪我喝点酒,心里有点糟”,周庆把烟头扔到地上,使劲的用脚踩了踩。

    “太没问题了,你跟我到寝室,我去多喊几个人,喝着热闹”,李和转身要走。

    周庆一把把他拦下,“就咱俩,要是图热闹我也不来找你”。

    “行,那咱去门口的涮羊蝎子,吃点热乎的,刚好带劲”,李和把书夹到怀里,搓搓手,天也有点冷了。

    “去老李家饭店吧,找个包厢,安静点,羊蝎子大厅里吵吵闹闹的”。

    李和点点头,转身拦了个学生,“彭凯,麻烦把东西帮我送到办公室”。

    “好”,叫彭凯的学生接过了李和手里的东西。

    “谢谢了”。

    “没事”。

    李和带着周庆去了老李家饭店,进门也没客气,自己拉开了一间包厢。

    李胖子笑着道,“呦,周干事,好久没见到你了”。

    周庆道,“有好酒好菜赶紧上吧,就按我们经常点的上”。

    李胖子也是个伶俐人,知道周庆没工夫跟他寒暄,也不在问菜单,直接下去做菜了,都是经常过来的,喜欢吃啥,口味什么样,都心里有数。

    周庆给了李和一根烟,李和接过道,“什么时候学的抽烟了?”。

    周庆熟练的给自己点着了,吐了个烟圈又叹了口气,“今年刚学的,就他娘的心里烦,想喝酒想抽烟,挡都挡不住”。

    待李胖子酒菜送来一瓶酒,一个羊肉锅子,李和给周庆倒了一杯,周庆还没等李和碰杯子,就自己喝进了肚子。

    “你这分明有心事”,只要不是傻子,早就应该瞧得出来了。

    周庆伸出酒杯,又让李和倒了杯,这才跟李和碰杯子,“来,走一个”。

    李和见他不愿意说,就没继续问,“来继续喝”。

    两个人喝了有半瓶酒,周庆突然把杯子往桌子上一掼,冷不丁的道,“我跟赵明霞离婚了”。

    “什么?”,李和听的一愣,他上辈子跟周庆打交道不多,只是听说离婚了,但是没想到离婚会这么早。

    去年周庆结婚的时候,李和也是知道的,他也是过去一起随过份子钱的,那个女孩子李和也是见过的,挺和气懂事的一个人。

    而且这两个人都是自由恋爱,感情都是非常不错的。当时王慧还说,这两个人黏糊的没羞没躁了。

    “没想到我会走到这一步吧?我也没想到自己会走到这一步,真是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孽啊”,周庆说完又给自己灌了一口酒。

    李和一把夺过他的酒杯,“差不多就行了,喝那么多干嘛,我也知道你不好受。我上次听赵永奇说,你媳妇不是都怀孕了吗?怎么说离就离了?”。

    周庆重新把杯子摆上,拿过酒瓶又倒上了,“你是知道我酒量的,让我喝吧。我就怕喝不醉呢。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我都不知道跟谁说,我就只能来找你了,我就一直知道,你应该能理解我的,你这人想法一直跟别人不一样”。

    李和见周庆这样子,心里也不好受,刚结婚就背了个离婚的名头,放谁身上都不好受。索性就随便喝吧,“行,来吧,再走一个”。

    安慰神马的,他真不会,把周庆喝多了送回去睡觉拉倒。

    “怀孕了三个多月,你知道她赵明霞居然私自到医院做了人工流产。知道什么原因吗?为了出国,她居然背着老子去打掉了孩子”,周庆越说越有点激动,“出国,出国,为什么每个人都想着出国,难道这里就容不下她们嘛”。

    外面有人听见动静,从门缝往包厢里瞅,周庆抬高嗓门对门外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李和站起来准备把门缝关上,对外面的人道,“不好意思,喝多了”。

    外面的一个大高个把门抵住,不让李和关门,骂骂咧咧的道,“你他娘的很狂啊”。

    李胖子慌忙把高个子拉走,低声耳语。

    高个子愣了愣,转身立马咧嘴对李和笑笑,“你们忙,你们忙”。

    李和啪嗒一声,关上了门。

    “看开点,很正常,乡村的农民都想着往县城里钻,县城的人都想着往省城混。何况是出国”,李和没有放马后炮说其他的,比如为什么你们没有事先沟通好,为什么你们这么仓促的离婚,为什么不能互相体谅。

    结果已经出来了,再去讨论过程,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小李子,道理我都懂。你说出去公派学习个一年,我也无所谓,我也支持,可我就是气恼她不该不声不响的剥夺了我做父亲的权利”。

    “对,你说的都对”,李和夹了颗花生米附和道。

    “可是我也太了解她了,这女人就是个爱慕虚荣的。她出去了不可能回来的。我真瞎了眼,找了这种女人。这可是叛逃,你说这女人胆子大不大”,周庆又冲李和举了杯子,咬牙切齿的道,“我当初就应该狠下心给她举报了,要怪只能怪我心太软”。

    李和跟他啪嗒一声碰了杯子,抿了一口道,“不可能吧”。

    周庆哼了一声,“这一年我见识的太多了,不少涉外工作人员,出国工作几天,便失踪不回了。光我认识的就有好几个”。

    李和道,“人各有志,不好勉强”。

    “哼,好个人各有志啊,都浮躁了啊,你说这社会怎么了”。

    李和道,“往好的想,说明大家都开始有追求了,有追求了才有进步,都挤在一起原地踏步走,那才叫完蛋”。

    周庆叹了口气道,“李和谢谢你,我只有跟你才说这么多话,我真的不知道找谁说这些话了”。

    吃完饭,李和跟周庆勾肩搭背的出了饭店。

    “我送你吧,你这样可不成”。

    周庆道,“没事,你回去吧”。

    李和看着周庆那摇摇晃晃的,孤零零的身影,心里一阵发酸。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