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还没来得及吃晚饭,小威跟卢波两个人就回来了。

    卢波找了三张三轮车,都是直接拉过来的。一箱子六瓶,也才50箱。

    李和直接开了一瓶,倒了一杯,砸摸了一下味道,然后让他们放到了一间空屋子里面。

    卢波又给了小威500块钱,小威傻乐呵的走了,这一票比他一年的工资还多,能不乐嘛。

    他对李和说,“那丁世平的朋友已经来了两个,松哥问你要不要去见见?”。

    李和道,“不去了,你们招待好就行,人怎么样?”。

    “一个能空手劈砖,而且是两块砖,我看的手都跟着疼?;褂幸桓瞿羌该赘叩拇笱钍?,蹭蹭就爬上去了。都是有本事的”,卢波对这两个人赞不绝口。

    “那就对人家客气点”。

    李和也没留卢波吃饭,就让他直接走了。

    何芳开学比李和早,第二天她收拾好行李,问,“送我不?”。

    “没问题”,李和也就直接去推了摩托车。

    不少地方都是在修路,李和骑着摩托车没少绕圈。

    把何芳送到学?;乩?,看着空荡荡的宅子,李和突然觉得心里也空落落的了。

    就坐在大门槛上,沐浴在绚烂阳光中闭目养神。一个人根本没做中午饭的打算。

    小威过来笑嘻嘻的给李和一根烟,“哥,你抽烟”。

    李和没管好坏烟,接到手就点着了,抬起头问小威,“你这可又是旷工?没请假?”。

    小威不以为意的道,“没事,只要不是连续超过7天,顶多扣点工资,我还能在乎那点工资。好多人都这样干,我好歹还写了请假条呢,他们请假条都不写”。

    厂内秩序混乱,迟到、旷工、上班睡觉、赶街司空见惯,打架斗殴、酗酒闹市、盗窃物资无人过问。

    “就没人管?”,李和问道。

    “以前没人管,只要每个月定额任务完成就行。不过马上可能要管了,听说有个政策已经出来了,说是厂子里以后不用给政府交钱了,我们厂长高兴了好几天”。

    “利改税?”。

    “对,就是这个什么利改税。以前不光工人干多干少一个样,就是各个厂长干多干少也一个样,完成定额任务就好,没什么厂子愿意加班生产。听说我们以后就要加班了“。

    所谓的利改税就是将国营企业上交利润改征所得税,利改税之前,对于一个国营企业,或者对于当时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公有制经济来说,国营企业的所有利润全部是上缴的。

    对于一个正常企业,上缴全部利润意味着什么?

    企业原地踏步走??!不用上新生产线,不用更新技术设备,不用扩大产能,大家一起原地踏步等死就好了,反正搞好搞坏都一样,赢了亏了都一样。

    这实际违反了公司企业原本就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本质。

    从1979年到1984年,就属于国企改革中的放权让利、扩大自主经营权阶段。

    双轨制实际也就是这个放权让利阶段的自然产物。

    企业自主经营就会产生一个结果,它生产积极性提高了,生产效率出来了,一定能多生产产品出来,这部分产品怎么办?

    于是自热而然的开通了市场轨道。

    一环套着一环。

    基本每个月都有新的法规、政策出台,以适应当前的经济发展需要。

    李和双手背着头闭着眼睛,又靠在门框上,懒洋洋的道,“不好好上班也不要瞎溜。你能玩的过谁?”。

    “哥,你不能瞧不起我啊,你说别人能挣大钱,为什么我就不能挣大钱?”,小威有点不服气。

    他甚至想说,卢波还是个瘸子呢,瘸子都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

    “不要说乡下多少人还有多少人吃不上饭,就是在城里,你不干这工作了,立马就有一群人抢破头来挣你这工作。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李和主要觉着小威这孩子有点好高骛远。

    “那我离职?”。

    “那我管你呢”,继续逼着眼睛假寐,不想再说一句话。

    小威见李和不搭理他,就悻悻地走了。

    李和不知道怎么就门槛上睡着了,天不热不冷,太阳暖烘烘的舒服极了。

    醒来后,锁上门,就去旁边的饭馆吃了点东西。

    吃饭完李和还是坐在门槛上,两边卧着两条狗,被李和捋毛捋舒服了,也不愿意离开。

    “小王八羔子,老子今天打死你”。

    只见小威在前狂奔,他爹拿着火钳子在后面气急败坏的追。

    他老娘在后面喊,“一定要往死里打,给他长长记性”。

    爷俩在巷口追了好几道圈。

    巷口也不少人出来看热闹。

    李和立马兴趣来了,走过去问另一个常跟小威一起玩的孩子王新民,“这怎么了,还撵着打?”。

    王新民嘿嘿笑道,“小威出息了,把工作给辞掉了,他老子能不打他嘛”。

    “啥?辞工作了?”,李和乐呵了,倒是高看了一眼,想不到这孩子还有这个大出息。

    “辞了,嘿嘿,不知道脑子哪里抽了,哈哈”,王新民还不忘记幸灾乐祸,可不是脑子抽了么,那可是肉联厂,多少人也挤着脑子进,都进不去。

    “辞职也要时间啊,哪里有这么快?他老子去把辞职信拿回来不就完事了嘛?”,李和不解的问道。

    “所以他唬啊,嫌弃人事科办事慢,还跟人事科吵了起来,人家气的当场给他摁了章,这不他欢天喜地的拿了退工单回来。这是一点回头路没了,他爸差点气的吐血,这不打他打谁啊”。

    晚上,李和自己煮了碗面条,刚刚吃上嘴,大门就被拍响了。

    李和去开门,一看是小威,那脸上的五指印还清晰可见,看来他老子真是气急了,没留手。

    “往我这来干嘛,还不回家?”,李和问道。

    “哥,我在你这住上一晚成不,等我老子消了气我就回去”,小威垂头丧气的说道。

    “别,跟我没关系,你去王新民家去睡,你俩处的那么好”,李和急忙要关门,万一给他老子看见了,以为是李和挑唆小威离职的呢。

    小威急忙撑了下要关的门,“别啊,哥,王新民他爹妈不留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