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院的凉亭里,李和问李老头,“考虑的怎么样了?”。

    “你说,去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有意思嘛,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折腾几年,死在外面怎么是好“,李老头吧唧一下抽了口旱烟,眼睛还是盯着在水塘边的大孙子,“哎,注意点,别靠水池子那么近”。

    小孩子听见李老头的声音,只是茫然的抬了下头,并不明白李老头话里的意思。

    李和道,“你去给他带带孩子也是好的,你大孙子明显连中国话都不会说了,你能放心?”。

    李老头叹口气,“这他娘的中国话都不会了,能算中国人嘛”。

    海外第二代第三代的中文都比较差,这小孩开口都是泰语,毕竟身边的人说泰语的多,社会语言环境也是泰语。越长大越说不了中文。

    基本情况就是泰语不用教就会,中文必须自己家长额外花时间教。

    李老头忧心也是有道理的。

    “你儿子可是款爷,过去吃的好,住的好,说不准你还能老树开花,焕发第二春,开个洋荤”,李和故意拿着李老头开玩笑。

    “少拿我开涮,老子多大了?你是支持我跟着去?”。

    “我是支持你过去享福,要是过得不爽,再打道回府就是了,多大个事,把你难为成这个样子。你不是想见你闺女嘛,这样出去也方便见着是不是?”。

    李老头把烟锅子抽的火花直冒,重叹一口气道,“行,我就走上一遭。要是不舒服,老子再回来”。

    李老头跟李家声说,“我过去可以,但是我想回来,你要送我回来”。

    李家声自然一口应承,“爹,这没问题”。

    李老头开始收拾行李,把李和带到地下室,摸摸索索的开了灯,又用抹布把架子仔细的擦了一遍,“我主要舍不得这些东西啊”。

    经过李老头几年的捣鼓,李和的地下室快被塞满了,瓷器书画,应有尽有。

    “你带上两件你喜欢的吧”。

    “这些年我着实帮你收了不少好东西,每天看着都开心。既然我都走了,这些东西随便你处理吧,要卖也好,要送人也好,你自己做主。不过我还是之前那句话,这些大部分可都是宝贝,卖亏了你真没地方哭去。如果以后还有什么不懂的,你去问老朱,我走之前会交代好他”,李老头拿出两块玉器对李和道,“这两件我拿着,一块送给我闺女,一块给我孙女,没问题吧?”。

    只是普通的翡翠种,胜在雕工细腻,李和点点头,“你喜欢就拿着就是了,再多拿几件就是了。本来那一箱子的玉器都是你收的。没你我想收,也收不了这么多”。

    李老头又从怀里掏出账本,“这是这么多年的账本,我老头子敢用良心说,每件货买的都是值得的,你花的钱一点都不冤枉”。

    李和接过账本,也没看,他当然知道花的不冤枉,这些年下来也才花了30万不到,但是收藏增加了一半,以后随便拿件东西,往拍卖行一送,就是几十万。

    “你也变婆妈了,这么处这么多年了,我还不知道你”。

    “就因为处这么多年了,我才要跟你交代这么清楚,别人我才懒得这么废话呢”,李老头振振有词的说道。

    既然李老头准备走,李和就想着烧顿践行饭,也就到公共电话亭打电话把寿山喊了回来掌勺。

    李老头自己去请了朱老头,博和尚,老于头一家子。

    寿山知道李老头要走,让闺女骑了一个三轮车,自带所有食材,要拿出看家本事。

    于老头道,“在我家你可没用这诚心”。

    于老太太怪于老头不会说话,“人家好心大热天的给你烧了一整天饭,也没接你一分钱,你还说这种酸话”。

    寿山确实拿出了看家的本事,这顿饭做的精致精道。

    李家声老婆这样挑剔的人,都吃的砸吧嘴。

    小孩子这样挑食的也吃的津津有味。

    这顿饭吃的大家都很尽兴,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李家声到厨房私下找到寿山,还是一根雪茄送上,寿山乐呵呵的见了。

    “你的厨艺很好,有没有考虑过出国发展?”。

    寿山被雪茄呛着了,捂着嘴咳咳的问道,“出国?去哪里?”。

    “泰国,我在泰国有家中餐馆,如果先生你能去,生意肯定能够更上一层楼,你的手艺留在国内有点可惜了”,李家声笑着道。

    “可惜?有什么可惜的,还不是一样是厨子,一样给人烧饭做饭”,寿山满不在乎的道。

    “可是收入不一样,你有没有考虑国内跟国外的收入差距,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愿意每个月开500块的薪资给你”,李家声自从回国以后,银元攻势,无往而不利。

    500块可是国内收入的10倍左右,他戏谑的看着寿山,他不信寿山不动心。

    回来这阶段被前呼后拥,他已经慢慢习惯了这种感觉,甚至有点享受。

    “500块?”,寿山惊疑不定的问道。

    “是的,只要你答应,就是500块,如果你不放心,我们可以提前签订用工合同,而且出国前的所有费用由我承担,我还会给你一笔安家费,保证你无后顾之忧”,李家声感觉寿山有点动心了,开始加大许诺,嘴巴咧出一个弧形的角度,还不忘记喷出一口烟。

    寿山乐呵呵的学着李家声抽雪茄,可是每次都跟吸香烟一样吸进肺里,整的头昏脑涨,咽了口唾沫道,“你是老李头的儿子,按算是我小辈,我就叫你家声吧。那家声,你可知道,我现在一个月挣多少?”。

    李家声又琢磨不清这话里的意思了,“按照目前国内的薪资,我观察了一下,20块的也有,120块的也有,但是鲜见有超过120块的”。

    寿山终于摸到了雪茄的诀窍,又猛又急的吹出来一个大烟圈,直接落到了李家声的跟前,慌忙给用手把烟扇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没事,你继续说“。

    “我吧,现在一个月怎么也有1000多块钱吧,我还真不能跟你走,抱歉了”,寿山每年有一成的红利,加上工资,去年都分了5000块钱。今年他开了所有的包厢,招待的客人多了,盈利比去年多一倍不止,他肯定今年他能分的更多。

    他闺女,女婿又领了一份工资,一家子日子舒服的很,他没事带着外孙子孙女,含饴弄孙,惬意的不得了。

    他要是走了,他闺女、女婿哪里去?

    现在逢人都会喊他一声寿老板,得里子又得面子,他寿山何曾这么风光过。

    国外虽好,可他这么大年龄了,吃不了几口饭了,富贵返不了乡,不是做给瞎子看嘛。

    最重要的是,他琢磨过李和开连锁饭店的想法,觉得很可行,他还指望给闺女留一份家业呢。

    李家声不禁笑出了声,以为寿山在讨价还价,“600块,我再另外给你500块安家费”。

    在他看来,这已经很公道的价格了。

    寿山有点恼了,觉着自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李老头的儿子有点拎不清了,没好气的道,“多少都不行,这话够明白了吧”。

    李家声还没说话,李和进来了,“暖水壶还有水嘛?”。

    寿山立马接过李和的杯子,给李和泡了杯茶,笑着说,“要水喊一声不就行了嘛,我就送过去了”。

    李家声看到寿山那屁颠屁颠的样子,一阵气结,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