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跟何芳回家,只有一个于老太太坐在堂屋没事逗着几条狗玩。

    李和问,“都走了?”。

    于老太太道,“都走了,这不我留下给你看门嘛。什么领导请吃饭,一大帮子人,他家这小子是真的混的有名堂了”。

    何芳道,“那我烧饭,你在这吃一口?”。

    于老太太道,“不留了,中午还剩下那么多菜呢,不知道我家那老头子怎么处理呢,我回去给他扔了,我就从来不吃剩菜,他吧,非要吃剩菜。这夏天放不好就是馊味”。

    李和笑笑,送走了于老太太,就帮着何芳开始做晚饭。

    当晚李和等到**点钟,李老头一家都没有回来,他也就插门睡觉了。

    宾馆多的是,他们一家子哪里睡不得。

    早上起来,李和见门口有卖油条的,就买了几根油条。

    巷口里多了不少推着自行车卖东西的农民,大部分都是来自附近的郊区,一线城市是决不允许没有本市固定工作的外地人长期居住的,严苛的户籍管理制度,它彻底剥夺了绝大多数人到大城市生活的可能。

    做小保姆或者泥瓦工的临时工们,会被一次次查抄后,整车的送往收容遣送站。

    这些卖东西的人在自行车上焊上了铁管子,载上箩筐,沿街串巷,有豆芽,有豆腐,也有一些青菜。甚至爆米花、瓜子这些炒货都有。

    可以给钱也可以给粮票,但是粮票现在不怎么值钱了。

    前两年粮票最高时,京城一斤粮票可以当四毛钱,全国粮票高达一块二,很值钱。

    这会跌到了一毛钱,一斤粮票换到的瓜子,也就是那么两把。

    各街道办事处都兴办了第三产业,基本全部是街道型知青企业,知青凑钱,街道提供经营场所和执照创办起来的。

    如果在南方可能是私营企业,但是在京城,始终都是这种集体性质的。

    集体企业、私营企业也同时在和国企抢夺原材料资源,抢夺计划外物质。

    在一夜间大家都变成了倒爷,几乎人人都在谈论着发财之道。

    满街都在商谈着盘条、水泥、彩电、汽车、摩托车甚至麻袋的大生意,盘条不是几百吨都没人聊。

    许多人家里开始光明正大的摆财神爷了,甚至文关公和武关公都分的特别仔细,谁说中国人不信教。

    李和就坐在门槛上一边扒稀饭,一边听巷口老太太们八卦。

    何芳都觉得李和有股小市民劲,喜欢瞎打听。

    只听得嘎的一声,急促的紧刹车,李家声那辆黑得锃亮的桑塔纳在李和面前停了个稳。

    李老头先下了车,还把孙子从车上抱了出来,满脸荡漾的笑意,怎么都掩饰不了的。

    他问李和,“锅里还有饭不?”。

    “有,你们赶紧去吃一口”,李和回答道。

    “走,爷带你吃早饭”。

    李家声也带着老婆孩子下了车,对坐在门槛上的李和道,“抱歉,昨天走的匆忙,也没跟你打招呼”。

    “不要那么客气,你进去吃点早饭吧”。

    吃完早饭以后,李和还是照样老样子,泡杯茶,葡萄藤下一趟,看书或者听广播。

    李家声不声不响的走过来,拉了一把椅子坐下,“小兄弟,倒是好兴致,不介意跟你聊一聊吧”。

    又掏出一盒雪茄,拿出一根递给李和。

    李和摆摆手没接,示意自己桌子上有烟,给自己点了一根,“那种抽不习惯,我还是抽自己的”。

    吸雪茄和抽烟的最大不同,是每当吸一口雪茄之后,必须首先用力、迅速、彻底地吐掉口腔中的烟,不要入肺。因为,吸雪茄不是要吸燃烧出来的烟,而是要品尝余下的香气。

    李和保证他没这么大的肺活量,也享受不到雪茄味道的乐趣,如果强行在各种形式感或者仪式感上找安慰,就是自虐了。

    李家声自己点着了一根,吐出了一个大大的烟圈,“谢谢你对家父这么多年的照顾,真的感激不尽”。

    “没什么,我跟他趣味相投罢了,没什么好谢的”,李和说的也很客气。

    “这是给小兄弟的一点见面礼,不成敬意”,李家声把一块手表放到李和的面前,“回来的时候,不知道小兄弟在这里,没准备什么礼物,还请见谅”。

    李和看了一眼,直接笑了,这他娘的就是个他卖的那种塑料电子表,现在跌价都跌到七八块钱了,他也没拒绝,直接拿在手上收下了,笑着说,”谢谢“。

    不过也比较欣慰,李老头没透露他家底,不然李家声也不会好意思只送个电子表。

    “听家父说,小兄弟,购买了我家原先的老宅?”,李家声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是的,买了好几年了”。

    “不知道小兄弟有没有再出售的意向,我可以在原价上高一倍“,李家声似乎表现的很有信心。

    “如果这是你父亲的要求,我一定不会推辞”,李和反正就是这个态度,李老头不张口,他就不会同意。

    李家声沉默了一下,然后问道,“小兄弟对价格不满意?你可以说个价格,钱不是问题。而且你也知道,我们总归要找个落脚处,在小兄弟这里,麻烦你总归不是太好”。

    李和摆摆手,笑着道,“不是钱的问题,只是目前还不想卖”。

    李家声道,“听说你是名老师,还在做点小生意,如果是生意上的事情,我倒是可以帮点忙。我在泰国经营进出口生意,跟内地还是有点往来,也认识不少人”。

    “谢谢,我这点小生意糊点口而已,入不得你的眼“,李和等于直接拒绝了。

    两个人的谈话都陷入了沉默。

    “行,那我会尊重小兄弟的选择,不过还是希望小兄弟帮我一件事”,李家声也不在强求买回老宅。

    “你说,能帮尽量帮”。

    “我希望你帮着我劝劝家父跟我一起回泰国,毕竟他年龄大了,一个人在国内,我也不放心”。

    李和想了想也表示理解,“行,我会帮你劝劝的”。

    两个人没有所谓的相见恨晚,交谈甚欢,惺惺相惜,毕竟所处的社会地位不一样,一个虽然是表面谦和但是骨子里俯视看人的,一个是没有仰视看人习惯的。

    何芳拿了个口红在嘴上擦了一圈,抿了下嘴,用期待的眼神问李和,“怎么样?”。

    涂得是那么的鲜艳,红得似乎在滴血。

    更过分的是,她似乎还担心人家看不到她涂了口红,还特地用赭色的线条在嘴唇四周精心地细细地勾勒了一圈。

    乍一看活像两片鲜红的花瓣。

    李和本来想嘴贱说不好看,最后还是忍住笑,夸赞道,“挺好看的”。

    “骗人,肯定难看死了”,何芳拿镜子又左右照了一边,果真还是不满意。

    打了盆水,三两下给洗掉了。

    李和说,“我记得你不是不擦这玩意的嘛”。

    何芳道,“李叔她儿媳妇送的呗,说是什么见面礼,我就感觉好玩,拿着涂下”。

    李和把口红拿到手里一看,不认识什么牌子,反正不是什么好货,直接道,“扔了吧,质量太差,浮粉,还不均匀,怎么涂都不会好看”。

    何芳点点头,看看左右没人,嗖的一声,扔到了垃圾袋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