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指着堂屋的抽屉道,“我的钱不都在那个抽屉嘛,你自己拿就是了”。

    “你抽屉的钱,是李叔专门放钱的,我拿了,还要跟他算账,麻烦不麻烦?”,何芳坚持找李和要钱,她的账本和李老头不是在一起的。

    “给”,李和掏了二十块钱给何芳。

    “找你钱”,何芳又把一把零钱给李和。

    “算到下个月吧,反正下个月还是要给你钱”,李和没接。

    “行,算到下个月。嘛玩意啊,什么都涨价,钱不经花了”,何芳感概到。

    “你这不是还有不少嘛,叹什么气?”。

    何芳道,“你数数,看看有多少,都是一块、一毛的,看着厚实罢了,哪里还有多少。总共就维修室那会存了点钱,后面我弟娶媳妇、孝敬我老娘,我自己又买房子,又翻修房子,哪里还有剩下的。就剩下300多了”。

    李和促狭道,“要不你自己干点生意?你看付霞做的就不错”。

    何芳想也不想的摇头拒绝,“我工作这么忙,哪里有时间跟你一样倒腾什么生意。我工资省着点,就够用了,再说也没什么大的开销了”。

    何芳前几年家里和个人生存的压力都比较大,他硬着脑袋去做维修室的生意,但是现在生活稳定了,有了稳定的收入来源,她对钱反而没有那么大的渴望了,觉着够花就好。

    李和也了解何芳的性格,她追求的就是安稳的生活,既然现在都安稳了,她还去折腾个什么呢。

    李和说,“随便你吧,反正将来你那套房子随便卖卖就是几百万”。

    何芳听了这话不高兴,“你这人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好像盼着我靠卖房子过日子”。

    她其实心里也是高兴的,她那套房子,现在涨了有八百块钱,对自己这个英明的决定也甚为满意。

    “没那意思,我就是说,你现在好歹也是个有固定资产的人”,李和道。

    这阶段,沈道如颇有点乐不思蜀的味道,在寿山饭馆里有吃有住,吃了上顿都要盼着下顿的,吃的可谓每天不重样。

    寿山那手厨艺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佩服的不得了。

    刀工有多厉害?

    用萝卜雕出来的龙,会飞。

    他刚来的时候,“啧,有点脏啊”。

    “江湖规矩,不爱吃,自己做!”,寿山振聋发聩!

    沈道如没办法,闭着眼睛吃了一顿,后面就停不下嘴巴了。

    没事还能到处转悠转悠,也就安心的住下了,反正回去也接不到案子,哪怕有事情都是给大律师做免费劳动力,一毛钱捞不着,顶多混顿茶水,落几句好话。

    李和苦于手底下没有可用之人,因此想着把沈道如收到手底下,起码人家学历不低啊,名校毕业,思维清楚,又有国际视野,就是混的落魄点。

    他不愿意什么项目都跟于德华合资,他要自己建立一套班子。

    李和问沈道如,“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的公司?”。

    沈道如有心说,你的公司还是个空壳子呢,所谓的员工只有我这一个挂牌经理,做个临时短工可以,做长期就算了,认真的说道,“这,你知道我的梦想是做个大律师,我不想轻易的放弃我的梦想”。

    李和对这话嗤之以鼻,你的梦想才值几个钱,点着一根烟,吐了个烟圈,然后毫不客气的问道,“你要是做到大律师一个月能拿到多少钱?”。

    “说不好的,大部分按照小时收费,一小时几百港币吧,一年几百万、几千万的律师的都有”。

    李和冷笑,虽然香港的医生和律师是收入最高的群体,但也仅限于顶尖的那部分人,沈道如明显很难达到那个级别,就算要达到那个级别,也要熬个十年二十年的时间,李和直接开价道,“月薪3万港币,考虑一下”。

    “多少?”,沈道如好像真的没有听到,其实心里砰砰跳。

    “这个收入你可以步入中产了吧?”。

    “香港的人均有一万五左右”,沈道如真的有点心动,但是还是想讨价还价。

    “那你可以看看,有几个拿到一万五的,而且做得好,我可以考虑给你分红甚至期权”,普通人能拿个五六千就算不错的工资了,而且李和给的已经很公道了。

    亚洲四小龙的工资也就80年代初**了几年,中国大陆全方位开放后,基本也就保持多年不涨工资,经济停摆不前。

    他们本来就是依靠冷战的国际格局以及中国大陆全海岸线的封闭状态发展起来的,本身地理位置,资源,人口等等相比大陆很多城市并不是处于优势状态。

    沈道如内心有点挣扎,一个是做大律师的长远前途,一个是眼前的可观收入。至于给分红、期权这些不靠谱的话,他就自动过滤了,他知道李和虽然表面上看着跟于德华有服装生意,但是在他看来也不是什么好的长远生意。

    “真的三万?”,沈道如想想还是把眼前的难关度过吧,“要做些什么事情?”

    李和道,“你这边帮我忙好,回香港的第一件事就是帮我招人,从金融到商业的人才我统统都要,不在多,只在精”。

    其实跟给于德华的要求也是一样的,找些有国际视野的双语人才,甚至多语种人才,至于找科技人才在香港是不抱希望的,本身就不是科技人才聚集地。

    沈道如仔细听了李和的所有要求,最后疑惑的道,”据我所知,你不是跟于先生有合伙做服装方面的生意吗?可你说的好像跟服装生意不太相关“。

    “我的目标是做风险投资,寻找高成长行业机会,并不直接参与企业经营”,李和早就给自己定好了位置,做个中国版本的巴菲特也未尝不可。

    “就是投机?”,在沈道如的理解里,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对,投机成功了叫投资”,李和没否认。他需要做的是先让手里的那点钱做到爆发性增长,这样才能做好多他想做的事情,否则一切都比较艰难,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李和跟沈道如谈妥之后,就让他安心等待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