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把两章手写的投资协议给李爱军,李爱军看也不看,拿起笔就直接要在最后页签字。

    李和一把拦住了,“你好歹看下呀,别把你卖了你都不知道,你还心甘情愿说谢谢”。

    “好啊,卖了我吧,我给你数钱。不过别论斤,论斤卖不了多少钱”,李爱军大而化之,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没等李和反应过来,拿起笔直接就把名字绕了上去。

    李和无奈,多说都是费口舌,本来想给他上一堂现代经济的课,现在啥也不说了。

    院子里瘦猴跟卢波正兴奋的看着丁世平打沙包。

    所谓的沙袋,就是一个两层大麻织编织袋装的沙子和碎布,然后吊着树干子上,也没见丁世平与沙袋拉开了距离去蓄势,就直接一个侧踢,重重的踢在沙袋的中部。

    “呯”的一声,沙袋猛的高高向上荡了起来,直荡到最高点,与地面平行后,才往回落了下来。

    没等到沙袋完全的荡回来,丁世平就又是一个横扫踢猛的扫去。

    瘦猴算是服气了,这可是一个200斤的沙袋,他用手推起来都费力都费力,何况用脚踢。

    李和跟李爱军说了借用丁世平的事情。

    李爱军毫不犹豫的道,“那是你抬举他,跟着你我肯定高兴。只要他乐意,不用跟我说,他一身本事,耗在我这里,确实有点可惜。他要不是伤了眼睛,那就是好前程啊。他以前可是尖刀兵,二级战斗英雄,也是全单位唯一能在敌军重兵围困下逃出来的尖刀兵”。

    李和拍拍李爱军的肩膀,“那你先去跟他说,然后我再跟他谈谈”。

    李爱军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丁世平打完沙包,用井水浑身冲了一遍,身上没有大块的肌肉,只有小块的腱子肉,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

    他穿上衣服,听了李爱军的话后,沉默良久,才开口道,“我是来帮你的,我去北上,你怎么办?”。

    李爱军道,“你没来的时候,我一个人不也是好好的,再说我这个鞋厂也浪费你这身本事,你不如出去闯闯。我喊你来的初衷,就是想你过的好,现在有机会在你面前,你抓紧了就是”。

    他相信李和怎么都不会亏待丁世平的。

    丁世平想了想,其实他来这么长时间,并没有帮得上李爱军多大的忙,顶多就是跑个腿,搬个东西,出个力气。每天都是好吃好喝,每个月等于白拿几十块钱,李爱军这样刻意照顾他,他自己都感觉有点难堪了。

    “行,我跟他谈谈”。

    李和给丁世平散了根烟,丁世平直接点着,他是藏不住话的,直接道,“做小生意可以,我以前就是个羊贩子。但是你们都做出国了,肯定是大生意,大生意我可拿捏不准”。

    李和指着瘦猴道,“不是你一个人去,生意方面有瘦猴。你主要负责安全方面,他们毕竟太年轻,小打小闹可以,真碰上硬茬,还需要你这样的能耐人”。

    “我哪里是什么能耐人,一梭子照样把我撂倒,双拳难敌四脚,我一个人管什么用?”,丁世平直接实话实说,他一个人是显得势单力薄。

    “那你有没有之前的朋友,可以介绍过来,你们一起去,人不用多,七八个人就好”。

    “你是说我之前的战友?”,丁世平是个明白人。

    李和点点头,“我就是这个意思,你放心,过来不会让你夹里面为难。每个月至少给他们一百块,另外还有抽成”。

    他说的很爽气,这点付出跟将来的利润相比,简直微不足道。

    丁世平有点咋舌,能开出这样工资的单位,真没有,有点心动,不过也有点为难,“你也知道,都退伍这么多年了,有的到地方上工作,有的回乡种地,许多人训练丢了、荒废了,看着跟普通人也差不离多少,因为停止训练对肌力、肌耐力、体力、敏捷性、柔软度等,每个人都会有程度不一的下滑,最简单的长跑甚至都会回复到没有训练过的状态。估计帮不上多少”。

    李和也知道这个事实,逝去的体能与肌力,除了默哀一秒钟外别无他法。

    他还是抱着试试的态度道,“你打听下吧,人家愿意来就成,从忍耐度和纪律性来说,肯定要比普通人强吧”。

    丁世平点了点头,“不过还有一个要求?”。

    “你说”。

    “能不能先给一笔安家费,我知道这个要求有点过分。不过你要理解了,许多人都在外省,拖家带口,条件都不是太好,我怕他们连来的路费都没”,丁世平这么个直来直去的汉子,第一次表现出害羞,在钱的问题上有点羞于启齿。

    李和冲卢波招招手,卢波机灵的递上来一沓钱。

    李和把钱放到丁世平的面前,“这里是五千块,每个人500百块,够了吧。剩下的你留作花费,他们来了,住宿、吃饭都要你安排”。

    丁世平想不到李和这么大方,本来想推脱说钱多了,可是想到那么多苦日子的战友,还是一把揣到了怀里,索性直接道,“这钱够卖命了。我就接了”。

    李和笑着道,“别说这种话,你们去还是做生意的,主要是为了以防万一的。人翘了,钱没花着,冤不冤”。

    这话把所有人都逗笑了。

    丁世平回屋拿了通讯录小本子,骑上自行车心情激动的去邮局发电报、打电话了。

    李和跟瘦猴等人也没在停留,骑上摩托车就走了。

    到路口分手的时候,李和对瘦猴道,“怎么样,这个人不错吧”。

    “他娘的,难怪你一直说咱是小流氓,跟这样的人物比起来,咱提鞋都不配,真真的汉子”,瘦猴也难得有服气的人。

    李和道,“交朋友交心,好好跟人家处。等他们人来齐了,我马上就开学了,就不出面了,全部你安排”。

    “你放心,绝对不会丢脸面的”,瘦猴信誓旦旦的道。

    回到家里,李和在前门放好摩托车,便听见“哒哒”的回音声在堂屋的地板上格外清脆!

    李和进屋一看,居然是何芳在练习穿高跟鞋,那鞋跟足有七八公分高。

    脚蹬高跟鞋,配上徐徐轻摆的长裙,走起路来的曲线、站立的直线、弯腰的弧线,美呆了。

    不过李和看到何芳歪歪斜斜的走路姿势,还是忍不住笑了。

    何芳回头见是李和,瞪了他一眼,“笑什么笑”。

    何芳直接立在李和面前,头扬得老高,掂掂脚尖,还故意踏出响亮的“哒哒”声。

    她这样站在李和面前,借助高跟鞋,居然比李和还高,这样俯视着李和,得意的咯咯笑。

    李和急忙退开,“不要站到我面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