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爱军说,“丁哥,咱是生死兄弟,说那些见外的干嘛,我也知道你是为我好??稍壅饷醋?,毕竟是偷偷摸摸的,咱的目的就是挣钱,挣大钱,憋点气算啥”。

    李和最后想了想道,“就是几个乡下混混,揍了就揍了,管那么多干嘛。实在不行,就报警,再说你们俩都是战场上立过功的,公安还能偏护一帮小混子不成”。

    他越想越是这个道理,在这个节骨眼上,这群小混混进了局子,不死也是少层皮。

    李爱军道,“可我这厂子在这呢”。

    李和也明白李爱军为什么宁愿花钱息事宁人,也不愿意过度张扬。

    他还只是个普通的个体户,在小心翼翼的求生存。

    从商业史的角度看,1984年也是最重要的年份,企业家群体的形成由此分野,“史前创业家”完成从农民向企业家的转型。

    1984年之前诞生的企业,包括许多后来名噪一时的民营企业在内,创业之初几乎全都是集体或国有身份。

    政策动荡起伏时,创业者戴上“红帽子”无疑是最稳妥、安全的选择。

    “你是合法经营的个体户,一不剥削,二不违法,你怕啥?你可以继续买设备,扩大经营,在工艺上,在质量上多下点功夫,但是不增加工人数,谁能找你茬?”,李和在这方面还是保留了谨慎,虽然都忙着咀嚼政策,轰轰烈烈的学开放呢,很少有人还敢在雇工问题上扯皮,就怕真有哪个不开眼的。

    丁世平道,“李兄弟说的对,与其这样窝窝囊囊的,不如就轰轰烈烈的干,咱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还能怕个球?”。

    李爱军好像也被激起了性子,猛灌了一杯酒,糊了一口气道,“你说的对,老子都是废了一条腿的人了,再废了心劲,还活个什么乐子”。

    李老爹被儿子这话吓了一跳,深怕他有什么想不开,急忙道,“你可别乱胡说,什么活,什么死的”。

    李爱军道,“爸,没事,你别管了,我想好了,砸锅卖铁,我也要再买一批设备回来”。

    李老爹,说,“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没人管着你”。

    李和笑着道,“不用砸锅卖铁,要多少,我借你”。

    李爱军感激的看着李和说,“兄弟,你这么多年一直帮我,不知道帮了我多少次,我心存感激你,这次我是不能再借你钱了,什么事我都指望你,我李爱军就一直混不出自己”。

    “要不这样吧,我出钱,咱们合伙做,你看行不行,风险共担,利益共享,也就不存在谁欠着谁了“,李和想了个折中的方案。

    李爱军急忙摆摆手道,“那还不如我借你钱呢,要是合伙做亏了,我这辈子都没脸见你呢”。

    “刚刚兴头上夸你两句才没几分钟,你立马就又成了熊蛋子,咱男人能不能不要说不行?”,李和笑着道。

    丁世平这种事情上不好插话,只是用期望的眼神看着李和军。

    李爱军看着他老爹和丁世平的眼神,想了想还是道,“行,那你信我就成,我一准给他做好了。我还是喊你小李,你拿八万块,咱俩一人一半生意”。

    李和笑着道,“你看,你又意气用事了,我说了,朋友归朋友,生意归生意。你那几台设备就不止八万块了,你非要这样便宜我干嘛?”。

    亲兄弟要明算帐,不要你好我好大家好,最后都是一些无原则纠纷。

    李爱军道,“小李,我可都是真心的,没你就没我今天,你拿一半一点问题没有”。

    “你要是再说这话,咱真没法好好聊天了”,李和对李爱军的认真劲也是无奈,这种太重感情的人,在生意场上不是好事,“你下午跟卢波好好算算帐,你账面上有多少钱,有多少库存,有多少未收款,机器设备多少钱,工人工资多少钱,房租多少钱,咱掰扯清楚。该摊多少,我出多少。而且我不跟你一人一半,我只占四成股”。

    李爱军只得应了好,不再坚持,私下里盘算,以后大不了多给李和分红,或者人情后补。

    卢波跟李爱军两个人拿着账本和计算器,开始算账。

    李爱军记账也是简单的,没有专门会计,每天的收支项目多、零散、繁琐,现金流管理往往是是非常非常难搞的,面临专业度门槛,要拿出一本明白账实在太难。

    两个人磕磕碰碰的算了一个三十五的资产总额,什么设备折旧,应收款,房屋租金,就不是两个人能整明白的了。

    卢波道,“哥,你要是占四成,就是十四万”。

    李和大概翻开了下账本,这李爱军每个月基本都有一万多块的利润,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我再说给你们一个名称给你们听,叫‘溢价收购”,是指收购一家公司的实际成本与该公司收购前估值之间的差额。爱军,你这个厂子,目前是赚钱的,根据你现在的收入增长情况,那么考虑可能将来可能会更好,那我就预测未来五年每年增长百分之30,或者预测未来两年分别是30,35,然后第三年行业预计竞争激烈,就增长个20吧。成本等指标预测同上。这么一算,我怎么都是赚的,我实际上是我得了一个下蛋的母鸡,是我在占便宜,你懂不懂?”。

    李爱军笑着道,“我同意了,反而变成你成娘们了呢,就十四万,什么‘一家’不‘议价’的,这个我听不明白,我就知道,规模大了,我就能比现在赚到的钱更多”。

    李和道,“还是那句话一码归一码,我给你28万,溢价2倍,还是占你4成”。

    不要说卢波,就是其他几个人听了,都感觉李和有点犯傻气了,人家不要哪里有硬这样白送钱的,这可是多给14万啊。

    李爱军都是听得迷糊了,“那我给你8成,我占2成,我这破厂子哪里值这么多钱!”。

    李和没给他说话机会,“明天我让卢波送钱过来,就是四成,不能变。不过你那账目不能再那么做了,赶紧学习怎么做账才是硬道理”。

    他投的是李爱军这个人,他不想将来李爱军反应过来,觉得李和是糊弄他,那样做人都没意思了。

    一个鞋厂将来只要不做死,随便做做,搞个过亿产值,简直不要太轻松。

    李和骑着摩托车带着卢波走了。

    只留下一头雾水的李爱军。

    “这有什么难理解的,就相当于你养了一群羊羔子,养到半大,你没钱继续养了,拉人进来合伙养。你现在这群羊羔子不值钱,可总能长大吧,长大了就值钱了”,丁世平按照自己的理解说道,又继续道,“爱军啊,你交的这个朋友讲究啊,真他娘的讲究,我真是第一次服气人,真他娘的服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