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霞就这样连住了两天才走准备走,李和倒是给付霞提了个建议,“那些有真本事在身的老手艺人。那些技术是需要时间的积累的,可不是随便跟着学个三五年的就能融会贯通的,你一定要留住了。你想想将来会不会只有你一个家具厂?人家工资比你高个几块钱,就能把人挖走了,你都没地方哭去”。

    付霞拎着包,大大咧咧的道,“我晓得,我又不是傻子,实在不懂的,我就听你的,去找书看”。

    李和说多了也是浪费口水,出了门看了看停在门口的倒骑驴。

    然后问蹲在门槛上的两个小伙子,“你们就是这样骑过来的?”。

    两个小伙子都是20来岁,穿着大白衬衫,满头是汗,衬衫都粘到身上了,另外一个小伙子好像看李和有敌意,只有另外一个小伙子道,“是啊,骑了五个多小时呢”。

    李和热的不行,“要不你们歇会,等天凉快再走?”。

    两个小伙子看了付霞一眼,付霞说,“走了,不然天黑到不了家”。

    付霞戴上草帽,一下子就跳上了车,不过车子铁皮被晒得发烫,差点烫着手。

    估计放个鸡蛋都能烫熟了。

    三个人不怕热,就这样大中午的走了。

    李和想着这瘦猴快回来了,要去邮局发电报把那个扑街律师喊过来了。

    瘦猴媳妇生了个闺女,瘦猴欢喜的不得了,当爹的看不到闺女,那心情可想而知,火急火燎的想回来,发电报征求李和意见。

    李和觉得回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了,风向已经稍微稳定了,并没有什么大事,就同意瘦猴回来了。

    也不怕热了,直接及拉着脱鞋去了邮局,一连发了三封电报,一封是给瘦猴,告诉他可以回来了。另一封是给苏明,同样告诉他可以回来了。最后一封是给扑街律师的,告诉他把资料带好,速度过来。

    出了邮局,还是照样热的不行,门口都是茶摊,他就要了碗大碗茶,树荫底下喝了一碗,才算有喘气的机会。

    何芳又是大包小包的回来,打量了李和一眼,“稀奇,我不在,你居然穿上干净衣服了”。

    李和说,“付霞昨天回来的”。

    “难怪”,何芳把所有的东西逃出来,去洗了澡。

    李和给他做了碗鸡蛋面,“先对付着吃吧,晚上看你手艺了”。

    何芳先喝了点凉白开,才端起碗吃,“你面条都给你煮的碎了,没嚼劲”。

    “旁边开了个气站,我下午去扛个买煤气罐,煤油炉子烧饭都是一股味道”,这时候城里做饭用气罐的还是少数,大部分都是煤油炉子或者煤炉或者烧柴灶,一到下晚煮饭的时候,空气中的那股子煤油味道,不是好闻的。

    “算你长心了,你跟我说地址,我去吧,你毛手毛脚的”。

    “一罐气60多斤呢,你还是算了吧”,李和想了想又继续道,“老赵他媳妇、孩子都被接来了,你看看要不你烧饭,咱喊他们吃个饭”。

    赵永奇已经把他媳妇孩子接来有一个多月了,还喊李和去吃了顿家常饭。

    李和回请的时候本来想着请他们去饭店,可是一想又觉得在饭店太没诚意,还不如在家烧来的实在,还能顺带认个门。

    可是他的烧饭手艺真的过不了关,还是要等何芳回来,再说何芳跟老赵也是同学,不等何芳回来也不地道。

    李和没有喊其他人,只喊了赵永奇一家人。

    大儿子也是十四岁的样子,闺女也有十二岁了,两个孩子也没了刚来那会的生怯。

    李和问老赵,“你这是老婆孩子热炕头了,舒服的很啊”。

    赵永奇摇头苦笑。

    老赵媳妇是个利索人,对老赵刚做了几天城里人就忘本,表示不忿,“额说过多少回,芹菜叶子不要扔,你就是不听。你挣那几个钱就烧包,哪像个过日子的样子!闹饥荒那阵,树皮都没得吃,有这么好的菜叶子,祖上积大德了!现在日子好些,也不要忘了节俭?!?。

    何芳在厨房里烧饭,这老大姐也是没闲着,帮着何芳做饭,“妹子不要做这么多,做饭浪费,吃菜浪费,不败家才怪呢。生活现在好,不等于将来好,能省就省。咱家前几天吃的白菜叶子,就是我到菜市场捡回来的。那些卖菜的也是,白亮亮的菜帮子,上面有几个虫眼,抠了就是了,他们竟扔了,在脚下踩来踩去。我说我要,他们赶紧送给我??纯?,我一分钱不花,咱们就有一顿菜吃。过日子就要这样过。这钱吧都是从牙缝省下来的。不会积攒,大手大脚,就是不会过日子”。

    何芳笑着道,“大姐,你说的太对了,我那会就是看人家卖鱼的扔鱼内脏可惜了,回来熬汤可香了”。

    两个人好像找到了共同语言,聊得还特别起劲。

    李和拿了两个苹果,对坐在椅子上一本正经的两个孩子说,“你们要不去院子里玩,那有个池塘,里面有鱼呢,到我这拘束啥”。

    两个孩子有点心动,看了一眼赵永奇。

    “去玩吧”,赵永奇摆摆手道,然后叹口气道,“这两个孩子被她妈管的太严实了,别看我这婆姨没读啥书,可道理都是一套一套的,我都说不过她。也懂道理,那前几天,有人朝我走送礼,硬是让她给扔了出去,你猜她说啥?这是逼着额男人犯错误呢”。

    赵永奇说完又是一阵呵呵直乐。

    李和给赵永奇泡了一杯茶,笑着道,“你这混的不错啊,都有人走你后门了”。

    赵永奇抿了口茶,摇摇头,“哪里是走我后门,我这才哪跟哪,他们要通过我走大领导的后门。你这才是好日子呢,住这么大的宅子,上班又轻松,再美不过了”。

    李和道,“你宅子买的不也挺不错的吗?何必来羡慕我。我才羡慕你呢,这前程似锦呢”。

    赵永奇在李和的鼓动下,去年才买了一套小宅子,她媳妇来的时候欢喜的不得了,打扫的一尘不染,恨不得砖头缝里都给扒拉干净。

    “少来这套,你这人就是少了那股上进心。反正人各有志吧,我也不强求你”,赵永奇是不明白李和的,明明脑子聪明,能力也好,可非要藏着掖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