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赛先生一起来中国的还有德先生。今天因为改革开放,许多关于德先生的书又来了,很多同学都在看,甚至在我的课堂上看,大家有体悟吗?我估计大家因为缺乏社会实践,应该是没有多少体悟的”。

    课堂上二百多人又是一阵乱糟糟的,显然对李和的话不满。

    李和笑着道,“这里有学历史的知道,北洋政府曾经搞过德先生的模式,确实热热闹闹,又是什么府院之争,又是什么这个那个的,不过带兵的一说话,啥都白搭。如果按人口简单多数计票,此人只要不顾一切讨好了我大荷兰或者大山东大多数人就可以,管其他省份洪水滔天,都能当选。为什么?因为我大荷兰和大山东人最多,所以你们觉得这样也合理的吗?”。

    “哈哈”。

    李和这句话说完,引得满堂大笑,虽然说得有点偏颇,但是他只能说这么多。

    “大多数人读书都是不求甚解,只能做一个思想的搬运工,所以我建议大家看书一定用辩证的看,要有辩证法思维”。

    下课的时候,郭东带着一拨人走过来,立马就要跟李和握手。

    李和立马就退后一步,躲开了,笑着道,“郭同志,你的手劲太大了,我可受不了”。

    郭东双手伸在半空,有点尴尬,“李老师,你的课真是太好了,所以我就带着一帮朋友来听听,希望不会打扰到你”。

    一群七八个人,李和都是认识的,都是他以前的同事,听他的物理课李和还能接受,毕竟他会照顾下顺带讲一些国际科技发展趋势,但是来听他的选修课是什么意思。

    而且还没经过他的同意,这帮人直接跟系里打了声招呼,系里做了决定,他不同意也得同意。

    许多相关单位的人出于好奇,什么老师的课能让军工所的人来听课,结果后面计算机所、发动机所、华清也抱着好奇心来了不少人。

    李和一阵头大,莫名其妙的得了个“参考文献”的外号。

    因为这帮人想知道业内的发展趋势,李和必定能说出国内外的相关专家,虽然不一定能准确到某本期刊,但也是名声大噪。

    现在每天都有来访的人,李和打乒乓球的时间都没了,严重挤占了他的休息时间。

    当李和见到柳联想这个中关村大牛的时候,也是一愣,课上是见过他的,只是没有单独打过招呼。

    李和迎上去道,“柳干部,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啊”。

    对大牛的尊敬还是要有的。

    柳联想早就习惯了李和这种性格,在课堂上偶尔认真,偶尔随性开玩笑,他也习惯了,接话道,“我又不是大姑娘,你想我干啥。这次来是请教你一件事情,希望得到你的意见”。

    李和看了下时间,然后道,“不管什么事情,咱去吃顿饭吧,现在正是中饭时间”。

    柳联想道,“行,你选地方,我请客”。

    两个人随便找了个门口饭馆,李和点菜,又拿了几瓶啤酒,“今天咱俩可劲喝,我下午没课”。

    客随主便,柳联想也没客气,直接用牙杠开了啤酒,帮着李和倒了一杯啤酒,笑着道,“我上次听你说研究要与市场结合,要走向市场化这句话印象非常深刻,你说我们计算机所有没有可能搞点产品出来,也好增加科研经费”。

    李和说,“恩,计算机的普及会成为趋势,走市场化也是可行的”。

    柳联想跟李和碰了一杯酒,继续道,“可跟国际的差距还是很大的。你觉得我们设计什么产品,有出口的可能?”。

    “出口??”,李和一杯酒没咽下肚子,差点喷了出来,你不好好搞汉卡,搞什么出口啊,这个套路不对啊。

    李和哪里知道,计算机所是受到了军工所的刺激,军工所和国防大已经联手做了一笔五万美金的武器出口订单,可把计算机的人羡慕坏了,五万美金啊,那是多大一笔钱啊,计算机所一年的科研经费也没这么多啊,不过这些内部信息他是不可能告诉李和的。

    柳联想有点难堪,也觉得有点异想天开,不过还是道,“就在去年国防大设计了银河亿次巨型电子计算机,我国成为了世界上少数几个能够独立设计和制造巨型机的国家。这是个了不起的成就。所以说明我们计算机的底子还是有的”。

    李和道,“我知道,可是这跟民用完全是两码事啊,哪怕是仿制人家的东西,基本都是实验室生产的水平,根本达不到工业化生产,稳定性更是差着一大截”。

    他对计算机虽然不是两眼一抹黑,跟精通也不搭边,可大概的历史进程是知道的,普通的编程是可以的。

    不过想到计算机,李和又想到了毛子,记得毛子解体的时候,首席英特处理器设计师VladimirPentkovski从毛子到美国去的时候带走了300余人,几乎把整个苏联该研究方向的精华全都带去美国了。反到是90年代后美国英特尔奔腾芯采用了俄国的Erbrus设计上的超标量构造。

    李和想到这里突然有点流口水的感觉,不过想跟美国人学很难啊,他还不知道毛子计算机所的大门在哪呢,这种重要国防单位,不是那么轻易下手的。

    “真的没有一点希望?”,柳联想有点灰心,他对李和在国际科技趋势的把握上还是非常佩服的,如果李和说没法超越,可能就真的没法超越了,甚至他自己都承认与国际的差距。

    李和还是绞尽脑汁在想,计算机上的哪些部分是国内可以生产的。柳联想既然是靠汉卡起家的,说明在软驱这块还是没问题的,最后还是试探的问道,“软盘驱动器这块你们觉得有难度吗?”。

    柳联想笑着道,“软盘、软盘驱动器这块我们都没问题,你的意思是?”。

    “那就软盘和软盘驱动器一起搞,这种东西一年随随便便卖个几十亿张毫无压力”,李和想了想还是不忘记泼冷水,“不过要是想出口,专利这块那你们要想办法绕过,我记得专利应该是在IBM手里”。

    其实哪怕只在国内卖,也够吃了,马上微机大发展,全国会出现一个“微机热”。85年左右全国微型机年产量突破2万台,长城0520和紫金Ⅱ号两个机型已具备年产万台以上的生产能力。

    “那我马上回去开会研究下”,柳联想心里有点耐不住了,这可是出口啊。

    李和又想了想,这不能让他们把发家的“汉卡”给丢了啊,又急忙道,“我记得你们计算机所去年就推出了LX-80汉字图型微型机,计算机杂志上当时还赞扬了你们汉字处理功能,我在想如果将LX-80的汉字处理功能移植到PC上,你们不是也有钱赚吗?”。

    柳联想哈哈大笑,“难怪大家都喊你参考文献,你这不出门尽知天下事啊,不错,我们的汉字处理技术已经很成熟了,前阶段我们还在开会讨论做一个插在PC中的部件,不过这阶段都在讨论出口的事情,就忽略了”。

    李和幽幽一叹,“这个可是大有可为啊”。

    “那我就回去上报我们所长一起做,反正做一个也是做,做两个也是做。不过不一定能批,这样资金压力可就大了”,柳联想无奈的说道。

    李和突然道,“我认识个港商,钱多人傻,要不我让他给你们投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