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东和齐功勋又来了,李和装作惊诧,“二位,好久不见”。

    “不好意思,李老师,又来麻烦你了”,郭东热情的迎上李和,又赶紧给李和让了座。

    李和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笑着道,“不麻烦,不麻烦,二位这次是?”。

    郭东跟齐功勋对视了一眼,然后从公文包掏出了两份文件。

    李和看的眼皮子一跳,打定主意坚决不看,打死也不看,否则长鸡眼。

    郭东笑呵呵的道,“李老师在物理学和机械方面的造诣我们是深表佩服的,所以今天我们是带着问题来请教的。不过你也理解,我们某些方面还是不能处于公开状态,在我把这份资料给你看之前,希望你签署下这份保密协议。我们也是照章办事”。

    李和还没有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精神,这要是签了等于签了卖身契,这三五年内是不能指望出境了。从良心上来说,他切切实实的希望为国防做贡献,但是从自身利益来说他又不想以牺牲自我为代价。

    李和道,“二位,别逗我行不,你俩就是个编辑,能有啥保密的?这我不跟你们开玩笑了,什么资料我也不看了,二位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两个人陷入了一阵沉默,这是一个死循环,李和没有签订保密协议之前,他们就不可能公开身份,不公开身份,李和就不会乐意签保密协议。

    他们回去之后,按照李和提供的技术方案,研究出了一款84式新款的火箭炮,年初在与越南的边境冲突中,大显神威,一炸一大片,在军中反响热烈。

    这次他们其实是带着任务过来的,他们一直在这款火箭炮的改良,最新的一次实验,火箭弹倒栽葱掉了下来,实验失败,许多人很丧气,希望从李和口中得到更多的讯息,来解决目前的困境。

    郭东最后还是道,“实不相瞒,你的资料和论文,我们已经送给了相关研究单位,目前的试研发工作,已经取得了极大的发展。我们目前还是再做一些改良型的工作,希望能得到你的配合”。

    然后又在不违背政策的情况下,写了一些数据交给李和。

    李和仔细问了几遍,才肯定的道,“是发动机由于火药长时间高温烧蚀、钢管强度淬然降低,耐不住发动机内的压力所致”。

    齐功勋道,“对,我们也是这个推断。目前我们找到一个解决办法:即加厚发动机壳体厚度和采取壳体内壁加绝热层,以防内壳体温度过高。但是采用何种材料作绝热层,和用什么工艺方法涂在发动机壳内部?在国内还没有先例”。

    说还是不说,李和的心里在一阵犹豫,因为这项技术,他也曾经和同事们反复试验了有半年的时间,基本上试成了用碳化矽、氧化镁为固体成分,以环氧树脂为粘合剂。

    这还只是最普通的,最好的箭壳体要结实要耐热还要轻,合适的材质就是c-c复合材料。

    这个东西产能如何?

    这么说吧,一千万的设备,运行一个月,大概能做三个300毫米的固体火箭发动机。

    这样比下来,就会发现,这些大口径火箭炮实在是已经不能按照“炮”来对待了,他们的价格,已经不允许像早期火箭炮那样狂风暴雨的打法了。

    当然,按照国内的资金力量,科研水平,用c-c复合材料根本也不现实,这玩意全部要用外汇买,一炮打出去,几万美金就没了。

    李和斟酌了一下,还是为国奉献吧,实在不忍心这帮老同事急白了头发。

    郭东道,“c-c复合材料大家都知道,可这确实太贵了,还是没钱啊?;故窍扔媚闼档哪侵制胀ò旆ㄍ孔鞍伞?。

    齐功勋说,“还有一个是填装问题,这个需要指教一下”。

    李和没有藏私,直接道,“我去年记得看了一篇英国期刊,美国M270使用了??榛钭凹际?....”。

    传统的火箭炮在发射后装填工作极为繁琐,即使有自动装填车,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完成一次装填并再度发射。因此以美国M270火箭炮为开端,新型火箭炮都开始采用??榛⑸?包装桶技术,火箭弹出厂的时候就被放在包装桶里,包装桶本身就是火箭的定向管。然后将多个定向管集合在一起装入类似集装箱的容器。这样只要将容器装上发射器就可以完成一次装填了。

    待李和说完,两个人敬佩不已,许多技术都不是什么新的或者闻所未闻的,许多都是已经公开发表的和实践应用的,他们只能感慨李和的博闻强识,对国内的专家、国外的期刊如数家珍。他们俩暗下决心,回去好好阅读期刊报纸。

    待聊的差不多了,李和突然调侃道,“你们既然是做军事期刊的,就知道国际上最有钱的就是军火商了,搞军火的说缺钱,不是笑掉大牙吗?我读书少,你们不要骗我”。

    国内很多能月产上百辆坦克几万条枪的大厂在靠着生产煤气罐高压锅这些简单的民生用品过活......

    李和真的有点看不下去了。

    “这不是跟国际上还有差距吗?再说我们还没出口政策”,齐功勋被李和逗笑了,两个人哪里能不知道出口的好处,有钱了,什么样的研发做不了,还一本正经的回答,“你这样的优秀老师,我们哪里能骗得了你

    “两伊战争,巴以冲突,哪一方不需要武器?高端的咱卖不了,不是还有低端吗?拼质量不行,咱就拼价格,搂一个算一个”,李和越说越有点兴奋,“再说以前咱也没少支援非洲、越南、柬埔寨武器啊,就拿最近的泰国跟越南的冲突来说,咱不也是支援了泰国武器吗?”。

    李和说的都是按照历史轨迹来的,中国真正的武器出口也是85年左右开始的,甚至两伊战争的武器出口订单他都参与过。他只是想把这个时间点提前。

    两伊战争爆发,萨达姆简直是中**工企业的再生父母啊,一口气从中国订购了2000辆坦克几十万条步枪不可计数的子弹等武器。

    这个庞大的订单当时养活了中国的军工企业。

    说句不好听的当时穷疯了,我兔什么都敢卖。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简直童叟无欺,良心军火商。

    中东地区不光在两伊战场有常规武器大单子。东大土豪哪方不需要武器,那个旮旯就是个火药桶,同时也是个大金库。

    在86年左右,以色列把沙特惹毛了。

    沙特:东方3有货没?

    兔子(手动微笑):有,有,有,这次要几万美金的?

    沙特(霸气脸):草,几万美金?够打几发的?给老子来个35亿美金的。

    兔子:客官,你稍等,东方快递立马给你送过去。

    以色列:尼玛,兔子,说好的友谊呢,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啊。这覆盖我全境了,玩个妹啊。

    到了今天战略导弹也只有中国敢卖??!

    我兔耍起流氓自己都怕。

    郭东被李和说的有点心动,他明白李和的心思,既然白送都可以,为什么不能出口呢?

    那挣得可是货真价值的外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