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年1月24日至29日视察了深圳、珠海两个经济特区,在深圳的题词是:“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

    在珠海的题词是:“珠海经济特区好”。

    小平同志2月份在厦门指出:“改革开放后,侨务工作很重要?!?br />
    尽管“改革”和“开放”这两个词汇已经早已被他提及,并将其作为国家经济政策,但这是他第一次公开提出和使用“改革开放”一词,也是党和国家领导人最早把“改革”和“开放”两个词组合起来,此后报刊上开始出现“改革开放”这个词汇。

    跨越不只体现在词语表达上的改变。

    如果将1978年定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肇始之年,那么1984年就是全面达成共识的破局之年。

    “商品经济”、“姓资姓社”等意识形态层面的已经有了共识。

    南巡如一石激起千层浪,春潮涌动,万象更新。

    1984年3月1日,国家出台了《关于开创社队企业新局面的报告》,同意报告提出的将社队企业名称改为乡镇企业的建议,并提出了发展乡镇企业的若干政策,以促进乡镇企业的迅速发展。

    承包制和双轨制作为两大制度基石,为发展扫清了障碍。

    一大批一直闷声发大财的中国的商业教父,真正的步入了历史的舞台。

    李和的选修课有200多人,五个专业的学生,新建的电教室坐的满满当当。

    选修课上大部分的同学都是在忙自己“业务”,有写作业的,有看小说的,有聊天的,有做觉皇的。。。

    这门课让他少了一半的休息时间,但是他还是认真的教,在课纲的基础上加入了一些研究方法论的知识,这些都是经过后世系统总结的。

    “我们生活在一个零散的、碎片化的世界里,所有判断和决定都是一分钟内做出来的。你无法在几秒钟的判断里理解世界的复杂。而科学提供的不是即时的、一分钟三分钟做出来的决定,而是一套用以评价经验知识的程序而进行的。它能帮助我们理解世界的复杂性....”。

    “回顾最近几年的出版物,将那些非常感兴趣的复制下来。这不仅是由于其中很多都是意义重大的论文,对于了解实验室成员的工作进展也是很重要的。每年都应该图书馆,翻阅其他院校出版的和自己相关领域技术报告,并选出自己感兴趣的仔细加以阅读......”。

    “找出该领域最棒的期刊是什么,向该领域的高人请教。然后找出最近几年值得阅读的文章,并跟踪相关参考文献。这是最快的感受该领域的方法,但有时候你也许会有错误的理解”。

    “谈到中国科学史的部分,我们就要说徐光启这个人,1607年徐光启和利玛窦合译的《几何原本》,首先厘定了“几何”这个科学名称,并创制了诸如“点”、“线”、“直线”、“平面”、“曲线”、“对角线”、“并行线、“直角”、“钝角”、“三角”、“面积”、“体积”、“相似”、“外似”等等新词汇,引入了西方科学的新概念”。

    “到晚清的时候,《微积溯源》翻译出版后,华衡芳、李善兰、徐寿这些人基本已经厘清了物理学和微积分数学中的概念,这些都为中国近现代科学的发展奠定看基础”。

    “除了自然科学的词汇概念意外,在洋务运动时期,法学、政治学的词汇也有了比较准确的中文翻译词汇...”。

    课堂上突然嗡嗡响,李和问,“大家有什么疑问,可以直接说?”。

    一个学生站起来道,“李老师,据我所知,许多词汇好像是根据日文翻译过来的吧,我觉得承认事实不一定就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们不能用狭隘的民族观去否定吧”。

    李和说,“可以举个例子吗?”。

    “比如‘物理’这个词汇”,学生振振有词的说道。

    李和笑笑,这个误解太大了,“我是学物理的。这个词肯定不是出自日本的。而是最早出自美国传教士卢公明编纂《华英萃林韵府》。跟日本人是一毛钱关系的”。

    学生面色有点窘,李和摆手让他坐下,“这个误解很多人都有,事实上是日本的明治维新从中国引入了对西方词汇的汉语翻译。有个疑问就是日本人为何会用汉字去翻译新词汇?难道是日本群众致力于汉文化的发展壮大,每次顺便帮助我国搞些翻译工作?中国的洋务运动要远早于日本维新,我们有像京师同文馆这样的专门翻译机构,日本就没有。虽然晚清很落后,大家都有共识,但是却有庞大的知识科举阶层。提到科举大家会想到顽固儒生,可也是首先是这个阶层的一些人提出向西方学习的”。

    洋务运动时期,有许多翻译机构,如京师同文馆、上海广方言馆、江南制造局翻译馆、海军衙门、税务总司、京师大学堂编译馆、上海的南洋公学、湖北官书局、北洋官书局等。

    林林总总的各地各省都有翻译机构。

    今天常用的很多科学名词,都是江南制造局及翻译馆最初定下来的。

    日本的引入是如此成功以至于中国人自己都信了。

    包括现在还有许多人一直以为这些词汇是日文翻译,天朝借用,万万没想到是天朝翻译,日本借用!

    其实日语翻译是惨不忍睹的,悲催的雅蠛蝶永远不会被赋予汉语的灵魂,最终于的命运可想…

    这就是所谓的出口转内销吧,或者是叫墙内开花墙外香。

    上完选修课,李和一天的任务就完成了。

    扎海生又过来蹭饭,颈上系一条丝绸花领带,身上着一件格子西装,灰色法兰绒裤子,俨然一付知识分子的形象,年纪很轻,却有着严肃持重的神态。

    李和拽拽扎海生的领带,笑着道,“打错了,宽端再绕一圈,从颈圈下方往上穿出,领带的最宽点应位于腰带处”。

    扎海生自己试了几次都没成功,“我还特意找人教的呢”。

    李和索性直接帮他打了,“不会打领带,还穿这么骚包干嘛”。

    扎海生说,“我们今天接待外宾,所以就这么穿了,接待完了我就直接来你这了,也没来得及换”。

    李和看着扎海生意气风发,明显是不错,也就没多问工作的事情,只是问道,“李科呢,你没去找他?”。

    “开会呢,我们俩吃吧,今天我请你”。

    “发工资了?”,李和知道这小子通??诖安涣思缚榍?。

    “发了,今天吃啥我都请”,扎海生豪气的说道。

    李和也没客气,吃回本再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