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好不容易下了火车,回到家,发现何芳已经回来了。

    这个女人,她为什么这么喜欢坐在躺椅上晃悠她的那双长腿?

    呃……虽然她的腿的确很漂亮……

    何芳站起来给李和接过包,“你早点回来能死啊,非要掐时间点”。

    “我也想早点,可是买票就是难买,而且就算买着票,也可能是站票,我真不想站着了”,李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又接过何芳递过来的茶杯,猛灌了几口,才问道,“还有吃的吗?给我整点,饿废掉了”。

    “那你等着,换洗衣服自己找,我再给你烧水,你洗下澡”,何芳说完就直接去了厨房。

    李和趁饭还没来,从茶几底下把报纸和信件拿了出来。

    有于德华的电报,有瘦猴的电报,还有苏明的电报。

    于德华和苏明已经扩大了规模,汇总了去年的利润,增长了近一倍。

    瘦猴已经出国境去了老毛子的地盘,但是没有自己贸然销货,也只是把货少批量给毛子的二道贩子,还没赚着钱。

    所有的都在李和的预料中,并没有什么出乎意料的东西。

    最惊喜的还是收到了张婉婷的信,不过看完还是叹了口气,这娘们能耐了,真的去了英国,他不知道还要等几个三年。

    从理智上说,张婉婷有前途,有能耐,李和是骄傲的,是高兴的。

    但是从感情上来说,他还是迫不及待的希望张婉婷赶紧回来,思念一个人是一种煎熬。

    “赶紧吃吧,凉了就不好了”,何芳麻溜的给李和上了两个菜,看了一眼桌面上的带着英国邮戳的信封,“你还真是朋友遍天下啊,之前是美国的朋友,现在怎么英国的朋友都有了”。

    “张婉婷从英国寄过来的”。

    何芳看李和闷闷不乐,小心翼翼的问道,“没出什么事吧?她不是在乌克兰吗,怎么去了英国?”。

    “这两年从各大学到各部委,送出去那么多人,又引进了那么多项目,她就随七机部参加一个什么合作项目。反正,今年是回不来了”,李和又重重的叹了口气。

    “那我去烧水了,吃完赶紧自己洗澡”。

    “你还能帮我洗不成?”,李和顺口就秃噜了出来,也没经过脑子想。

    说出来之后才感觉哪里不对。

    何芳冷笑道,“你要是够胆,我就敢给你洗”。

    李和赶紧闷头吃饭,不敢再接话茬。

    这几天寿山的饭店装了电话,可把他显摆的不轻。

    早些年想装电话得看级别,司局级以上领导干部才能申请在家里装电话??上呗诽?,那么多领导都只能排队等着,托关系找人批条的事情太常见了。

    改革开放之后,新开了不少电话线路,电话户数都在翻倍增长,但是依然很难申请,通信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刚刚“下?!钡母鎏寤Ш臀囊彰餍?,是最早一批自掏腰包装电话的用户,装电话的难题忽然成了社会问题,报纸都在长篇累牍的报道。

    寿山装上了电话,气坏了不少人,他们打到了电话局:“你们电话局是不是吃了他的饭了?为什么我们申请装电话拖了这么长时间却装不上?”。

    寿山对李和说,“你申请了,拖上几个月到半年是常有的事儿,有个别人五年都没装上电话的事情也发生过”。

    李和笑笑,拿起电话,打到学校宿舍楼,市内电话还是占线、占线,转而打起深圳的长途,也还是占线。

    再拨。占线。再拨。占线。

    嘟、嘟、嘟、嘟……

    寿山有点尴尬,“这个我们主要用来接电话,人家订餐什么的,不过晚上不会占线,你要不再试试?”。

    李和说,“早晚会好的,有电话也方便了,以后有事我可以直接打你们电话了”。

    电话局在各个主要路口设置了不少铝合金投币式公用电话亭,但是注定是赔本的买卖。

    没多久,有人为了偷电话机身里的硬币,把机身拆走了。

    当然机身也能卖钱,地下埋的线缆都保不住,更别说一个电话亭了。

    勤劳的人,总能到处发现机会。

    后来电话局为了防盗,外壳又改成了塑料的,电话机改成了ic卡公共电话,在拨打电话时将卡插入IC卡话机中,就可以打电话。

    可这还是保不住电话亭,许多报亭、小商店老板装了电话,靠电话盈利,公共电话挡了他们生意,他们就故意去砸毁公共电话亭。

    能硕果仅存的电话亭也通常都是在学?;蛘呋鸪嫡镜?。

    李和开学后,拿到本学期的课程表愣了下,问老大姐陈芸,“这门选修课,不应该是我的啊,什么科学简史?”。

    “科学简史”是高??蒲匮嘌⌒蘅?,面向所有专业学生而开设。

    陈芸笑呵呵的道,“初一十五的道理你还不懂啊”。

    旁边一般很少说话的杨浩老师也道,“这就叫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李和问,“教务处安排的?”。

    “废话,当然是教务处了”,陈芸回答道,

    李和终于知道这是教务主任的报复了,不过也得打落牙吞肚子里。

    “这是因公废私啊”,按照条件资历,李和是不符合带这门课的条件的,最主要的是这门课还占用了他一大半的学时,还不长工资。

    陈芸没回答,好像想起了什么,转而道,“哦,对了,这个月后勤的江处长的儿子结婚,别忘记份子钱”。

    “随多少?”,李和只要还活着,就必须应对人生三大难题:借钱、买单、随份子。

    陈芸道,“随多少都是心意,想好了到我这登记”。

    李和不知道这老大姐今天哪根筋不对了,怎么突然拿捏起来了呢,只得在脸上挤了点笑容,呵呵道,“别啊,姐,我这可是坚决以你为核心的,你可不能害弟弟,还得你指教”。

    随份子不在于感情,而在于红包的大小。

    给少了,人家骂你小气。

    给多了,压了同事领导一头,得罪人。

    陈芸被捋的舒服,直接道,“没什么讲究,还是老规矩。如果是一般的同事,像我这种结了婚的就随个三块钱,像你这种没结婚的给个二块就成”。

    “那我就给2块?”。

    陈芸道,“你也太实在了吧?2块是给一般的同事,你听不懂话还是怎么的?”。

    “我的姐,你别绕弯了,直接说呗,给多少?”。

    “你还没结婚吧,你将来要分房吧?”,陈芸见李和点点头,继续道,“按我说,你就直接五块”。

    李和想了想道,“那听你的”。

    接下来几天,他开始找以前代过科学简史的老师借书、借教案,看课程大纲,他对科学史很熟悉,但是对教学范围和课程设计并不熟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