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跟李隆早上去赶了个集,回来经过洪河桥的时候看见一个半大孩子,瞅着挺眼熟的。

    李和特意近前看了一下,是李兆明家的老大儿子李冬,也有18岁了。

    一群七八个人,聚在一起抽烟,有说有笑,这些人年龄有大有小,最小的十五六岁,最大的看着有三十多了。

    李和走过去几步,黑着脸喊,“冬子,你搁这干嘛呢?”。

    李冬吓了一跳,回头见是他大堂哥,也有点紧张,从小就知道这大堂哥是不好相处的,说不怕是假的,紧张的道,“我跟朋友在这边玩呢”。

    “玩什么玩,走,跟我回家,别在这瞎逛”,李和知道,这冬子上辈子虽然不是什么老实孩子,可没有什么作奸犯科,但由于他的影响,李兆明的生活变好了,日子宽松了,对儿子更惯得很,冬子这孩子现在就更有点张狂了。

    李冬看了一眼旁边的几个人,被李和这样当众凶,有点挂不住脸,出来混,最讲究脸面,强撑着道,“你们先回去吧,我等会就回去了”。

    李和很少在家,但对这冬子性子算了解,没什么脑子,小年轻是群架的最佳炮灰,跟一帮人平日不务正业,整天以社会场面人自居又混不到几块零花钱,基本上靠着脸熟,一桌饭,几包烂烟散散,十几个人都愿意提着刀给人办事。

    李和又看了一眼几个半大孩子,总有一些人,他们根本没有机会以成年人的身份活过哪怕是一天。

    李隆脾气比较急,还没等李和说话,就直接对李冬开骂道,“死人是吧,说话不听,赶紧回家,信不信我现在就揍你”。

    冬子旁边的一个半大孩子吐了口烟圈,骂道,“嘿,你混哪的,这么拽,敢打我兄弟.....”。

    小孩还要继续说,突然被旁边一个三十多岁的混子掐了下,不让他继续说话,。

    中年人是认识李隆的,笑着道,“他不懂事,别计较,你这赶街呢,没事,我们就在这抽口烟”。

    李隆虽然不混,但是洪河桥就这么大地方,谁能打,谁不好糊弄,抬头不见低头见,谁不知道谁,他跟大壮两个人都是长成了大个子,腰大膀粗,没人敢轻易招惹,也有招惹过的,被俩人大耳光子扇过。

    李隆道,“扯你娘蛋,再带我兄弟出来,我追你家里去,你信不信”。

    “我说,你这不讲理了哈,是你堂弟找我们的,可不是我们找他,不信你问他”,中年人似乎不敢跟李隆对杠,又转头对李冬道,“你跟你哥说清楚,是不是我们带你的”。

    冬子低着头刚要说话,李和对继续纠缠下去没兴趣,对他头,“走,还是不走?”。

    “我回去”,李冬反正跌了相,再硬着头皮待下去也没意思了。

    李和就是不想给他留脸,不能让他有脸在在这盘着。

    李冬懒散的跟在后面,李隆嫌弃他走的慢,还揣了他一脚,“回家非让你老子扒了你皮”。

    冬子尽管有怨言,可也不敢说话。

    李和直接冬子送回家,对李兆明说了冬子的事情,“二伯,不是我多管闲事,既然他不上学了,就让他在家好好呆着”。

    李兆明自然是宠孩子的,毕竟都是自己的心头肉,虽然一直承李和兄弟俩的人情,他做了黄鳝生意,挣了点钱,可冬子这件事他觉得李和管的宽了,不以为意的道,“现在跟俺们那会不一样了,天不亮就要去上工分,现在分了地,又不是农忙,我也就由着他出去耍,谁不处两个朋友”。

    李兆明的意思很明白,他没享到什么福气,总归要让儿子享享福吧。

    李和也明白李兆明的心思,可冬子的事情他不能不管,都是他这只蝴蝶引起的,沉声道,“交朋友也是好的,可也要看交什么朋友吧。他朋友也挺阔气,都戴上几百块的手表了,也喜欢带着他们吃吃喝喝”。

    一个无业的人,能戴上贵重的手表,整天好吃好喝,这从哪里来的钱?李兆明不是糊涂人,也不是聋子瞎子,听了李和的话,立马心里不淡定了。

    等李和走后,立马就把李冬从屋子里揪了出来,袄子口袋、裤子口袋上下都翻了一遍。

    李冬被李兆明浑身搞得不自在,叫道,“爹,你干嘛”。

    李兆明突然情绪激动,直接把李冬的袄子掀开,从腰带里面抽出一根钢筋条,不到一尺长,他气的浑身发抖,冷着脸问道,“你拿着这个干嘛的?”。

    李冬吓了一跳,回来光顾着偷听李和他们说话,就忘记藏了,看着李兆明那愤怒的脸,不禁也怕,只得抱着侥幸的心理道,“这是我从路上捡着玩的”。

    “你告诉老子从哪里捡的?这么容易捡,他刘老四早就发财了”,李兆明越说越生气,直接用钢筋朝着李冬屁股肉厚的地方抡了过去,“我让说谎,我让你说谎”。

    李兆明虽然下手有分寸,但是依然把李冬打的鬼叫,李冬的第一反应就是跑。

    然后李兆明扔了钢筋,拿起荆条在后面追,看着李冬窜出了院子,大喊,“你她娘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李和也没落着好,晚饭的时候王玉兰把李和好一顿数落,“你管的哪门子现时,你二婶说你在里面挑唆呢,冬子屁股都被抽肿了”。

    李兆坤哼了一声,然后道,“他活该呢,小王八羔子,没学会爬,就想着走了”。

    李和也不知道为什么李兆坤不喜欢李冬。

    因为停电了有三四天,李隆家终于清静了一个阶段。

    由于李隆家的电视机的缘故,许多孩子也改变了做科学家的梦想,他们现在的梦想就是:可以随便看电视,想看多久就多久。

    电视机买回来的时候,段梅为它缝制了一个防尘罩,正面还绣了花瓣,现在开始的新鲜劲没了,就埋怨李隆说,“这天天这么多人,这还过什么日子啊”。

    李隆转而又苦恼的问李和怎么办,李和也没撤,叹口气说,“放到院墙外面吧,等买电视机的人多了就好了。先熬着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