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在农村,中午在城里,李和才能深切感受到城市跟农村这是一道难以逾越的边界线,虽然这只是中国**线县城。

    农村人还在为填肚子努力,城里人已经在研究结婚几大件、多少条腿了,结了婚的小年轻也能请得起乡下保姆,小年轻都敢做摄影爱好者了,果然城会玩。

    任何年代,你混到前1%或者前0.1%,基本都是开放而富足的。

    政府大门不是李和能进的,他尽管冻得龇牙咧嘴,腮帮子发红,也知趣没去找什么门卫通传,只得碰运气在门口等着。

    熟悉的吉普车映入李和眼帘的时候,李和急忙冲着车招手。

    何军的司机对李和是印象的,不等何军吩咐就停下了车。

    何军把头探出车窗外,“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不等李和回话,紧紧衣服,拉开车门直接下了车。

    李和道,“没什么大事,主要麻烦你帮我关照个事”。

    何军道,“没吃呢吧,咱找个馆子,边吃边聊”。

    李和点头同意,也随身上车,跟着何军找了一家饭馆子。

    坐下后,喝了杯热茶,李和就把来的目的跟何军说了下,然后道,“我那兄弟,麻烦你帮我照应下,毕竟在乡下没见过什么世面”。

    何军笑着道,“没其他事了?就这点事也值当你大老远跑一趟?你也太小瞧我了吧,你找个人带个话就行,我还能不帮着”。

    李隆和大壮他也是见过面的,在他眼里都是挺不错的后生。

    李和道,“好长时间没一起喝酒了,来蹭点饭,你也这么多屁话”。

    “既然来蹭饭的,就拿出点诚意,这瓶喝不完,不准走”,何军哈哈大笑,又转头对坐在隔壁桌的司机道,“小赵,你也过来吧,一起喝”。

    叫小赵的司机见两人聊完了,也没啥避嫌的了,直接放开就坐上去了。

    李和举着杯子对小赵道,“这兄弟,咱喝一个”。

    小赵作为领导司机,平常也是傲气的,可不敢在这样的大学老师面前傲气,慌忙站起来碰了杯子,“我敬你,我敬你”。

    说话就一小杯闷了下去。

    李和只是举着杯子没喝,笑着道,“兄弟,你要是这样喝酒,咱就没意思了。按照咱乡里的规矩,站着喝酒都不算的”。

    小赵说,“行,那我就自罚一杯”。

    李和给他倒了一杯,反正没酒驾的说法,县里总共就没几张车,那么宽的大马路还不是由着他跑。

    然后他才举起杯子跟小赵喝了一杯。

    三个人有说有笑,一瓶酒已经喝完了,李和说,“老何,你这酒量见长啊”。

    何军颇有点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无奈,笑着道,“咱这圈子,就要像李白那样千杯不醉,还得像马尾巴一样能准确地拍到马屁股上。你说难不难?”。

    吃完饭的时候,何军买的单,李和也没去争,出了饭店李和就直接要走。

    何军说,“让小赵送你吧”。

    李和说,“算了吧,他能把车开回单位就阿弥陀佛了,毕竟他也喝了酒。我就先走了”。

    待李和走后,何军问小赵,“这人不错吧?“。

    小赵说:“今天我看见他把饭桌上的米粒捡着吃了,觉着挺什么的?!?br />
    何军笑道笑道:“是不是觉得抠门儿?你错了,勤俭是美德,富不忘穷,常把有时当无时,这些话应当永远记住,你还没听说过吧?前朝崇祯皇帝的嫔妃还穿补丁衣服呢,没人笑话。冷眼旁观,有些东西看得更清楚,这都是些见识,就是花钱也难买呢?!?br />
    李和回到南门,在约好的地方,李隆三个人早就躲屋檐脚下等着了。

    李和问,“房子找到了?你们吃饭没有?”。

    李隆说,“找了,就是一间破房子,一根梁折了用柱子顶着,地面是坑坑洼洼土地面。漏风漏雨,能摆张床。找完就在旁边吃了点饭”。

    刘老四怕李和误会,急忙道,“那是砖瓦房呢,就是屋顶漏雨呢,随便补补就行了。那家人都在城里上班,城外的房子本来是给留留守家里的老太太住的,结果老太太过世了,屋子就空出来了。不然哪家舍得把砖瓦房那样空着,咱是运气好呢,捡了大便宜,那门口就是个空地,以前是打麦子场。而且靠近公路,下雨都沾不上泥巴呢。二和,要不我带你去看看”。

    李和摆摆手,“你们自己定好就行,我不掺和,走吧,回家”。

    如果这点事他都掺和,几个人根本就没法独立,他也操不完的心。

    刚进村口,老五正在村口跟一帮孩子在水渠里捞冰渣子,因为平常零食比较多,小孩子都巴结她,俨然成了孩子王,远远的看到李和,吓了一跳。

    立马迈着小短腿,速度的往家跑,不写作业到处跑,被抓住了要挨揍呢。

    李和也老早就瞧见了,回到家看到老五像模像样的坐在椅子上看书,眼睛还不忘往他身上瞟。

    李和把她的作业本夺了过来,本子一片空白,叹了口气,对李隆道,“你揍,这娃不打不行了”。

    李隆看着老五,然后坚定的摇摇头,“我回家了,梅子一个人带俩孩子呢”。

    开什么玩笑,别看丫头小,可记仇呢,他还指望老五多帮他看孩子呢。

    李和摸了摸她湿乎乎的衣袖,这是玩水沾上的,对老四道,“给她换衣服”。

    老四也叹了口气,换了衣服也是要她洗,气的拍了老五几下屁股,“都没你会邋遢人”。

    等老五换好衣服,李和看到她那乱哄哄的头发,又是一阵头疼,还是对老四道,“等阿娘回来给她绞了,实在不行给她留个锅盖头”。

    老五听了不乐意,“我要扎辫子呢,就不剪”。

    李兆坤在家浑身不自在,哪怕下午打牌赢了三毛钱,也兴奋不起来了,几毛几毛的他早就看不上眼了,要在以往能高兴个一整天。

    这几天从王玉兰嘴里确认了李和给了钱,他心里就跟猫挠痒痒一样,还是想着从自家娘们那里弄点钱出来,男人手里有点钱才能做事业啊,不然天天在家里呆着虚耗个什么劲。

    王玉兰虽然依然宠着自家男人,也舍得给她男人花钱,烟酒吃喝都是好的,可太她晓得她男人了,有了钱就跑了。

    她现在明白过来了,只要她男人口袋没钱,他就跑不远,就能守着她,一旦给了他钱,就找不着人了。

    眼下,王玉兰口袋有钱,家里有粮,孩子又不窝心,男人又守在身边,她再惬意不过了,给李兆坤钱让他跑路,这种傻事她才不会做呢。

    哪怕李兆坤怎么哄,磨破嘴皮子都没用,王玉兰依然是一块两块的吊着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