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刘老四来了,李和也把大壮和李隆喊了过来,商量他们三个合伙?11??事情。

    人类社会和动物世界不同,人类社会远比动物世界复杂,个人与个人之间、团体与团体之间的依存关系相当紧密,除了竞赛之外,任何“你死我活”或“你活我死”的游戏对自己都是不利的。因此“孤军作战”并不是人类社会的生存之道,所以更多的人在高唱“并肩作战”的双赢之道。

    刘老四人老持稳重,但是过于实在,李隆跟大壮年轻气盛,但是脑子活,三个人其实可以做一个互补。

    大壮对李和的安排一点意见没有,虽然早先定的是去京城,京城虽好,但是离了老婆热炕头,还有什么意思。

    只有李隆觉得收破烂有点丢人,认为跌面子,对李和的安排有点微词。

    李和说,“干不干,痛快点,没人勉强你”。

    李隆看了大壮一眼,两人一直都是一体的,大壮去了,他也不好不去,再说李和都说到这份上了,李隆山也觉得自己要是再犟下去,有点不通人情了,想了想,点了头头,“那就去呗,不过地里活忙的时候要回来呢”。

    刘老四道,“那肯定的啊,下种秋收你不回来,俺都要回来呢,俺娘一个人在家可不行呢”。

    李和对刘老四道,“老四,你估摸着要多少本钱,我借给你们三个。我也不占你们份子,赚到钱你们还我钱就可以了。没问题吧”。

    三个人重重的点了点头,刘老四道,“没问题,借钱肯定还,这你放心,还给你贴息钱”。

    李和笑道,“息钱就算了吧,你们把自己整好就成。等你们赚到钱了,有能耐了,你们三个能合伙就继续合伙,要分开干就分开干,就没必要搅合在一起了”。

    收破烂这种生意,开始在一起做,主要是为了抱团,如果做不到规模复制,长时间在一起合伙,没有多大的意义。

    刘老四道,“那怎么成呢,赚了钱,分开了,算什么人了”。

    李和道,“这个听我的就行了,剩下的你们自己商量吧”。

    刘老四高高兴兴的走了,觉得天也晴了,路也宽了。

    李隆跟大壮两个人没事干,就带着狗出去撵兔子了。

    李兆坤一直坐在旁边看三个人说话,虽然抱怨儿子帮两个外人,不过他终究是讲究面子的,也没插话。

    待几个人走完了,他还在琢磨这大儿子到底有多少钱,做事能有这么阔气,手里起码有万把块吧。

    他也在想自己能做什么事,要不要找老二要点钱做本钱?老子找儿子要钱不过分吧。

    他又点着一根烟,对李和道,“你这样乱花钱,是不是钱多了烧的慌?”。

    李和本来不想搭理李兆坤,不过还是道,“主要是帮老三,不能把他囚死家里吧,做事情他一个人哪里行,三个人在县城都能互相帮衬”。

    李兆坤道,“都没你能”。

    李和不想再接话,转身要走。

    “站住”,李兆坤还没说正题呢。

    李和转身道,“说呗,啥事?”。

    “我节后想做点生意,差点本钱,你借我点钱,等我赚了连本带息还你”。

    李和道,“没了,我都给阿娘了,你跟阿娘商量吧”。

    李和说的是实话,回来带了一万多块钱,给了王玉兰六千,再给李隆做生意留三千,给了二舅王国玉五百块,他自己身上也就剩下六七百了。

    李兆坤不确定的问道,“真给你娘了?”。

    他感觉麻烦了,媳妇不贴心了,想抠点钱出来越来越难了,平常也就只能混个三块五块,想再多就难了。

    “不信你问阿娘”。

    初五后,雪算是停了,有难得的一个晴天,但依然阴冷。

    李和带着李隆三个人去了县城,先是去找边梅。

    “你兄弟俩还长的真像,不过你兄弟长的比你耐看多了”,边梅看了一眼李隆,然后对着李和说,“你放心吧,你弟弟那就是我弟弟,我保证没人能窝着他”。

    李和笑着说,“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

    边梅道,“哪怕我搞不定,不是还有何局长吗?他说一句话可顶我一百句。你这人吧,一点不实诚,我要是早知道你们认识,我之前就不绕那么大弯去找他”。

    李和说,“你跟他能有什么交道?”。

    边梅说,“他现在可是风头正劲,县里最年轻的县级干部,不但分管工业,商业局这块也是他说话算,我们百货公司不就归他管吗?年前年后,百货公司要做人事变动,许多人不是要求着他嘛”。

    35岁就算最年轻的干部,难怪国家要提倡干部年轻化啊,不过李和也没想到何军能混的这么开,他笑着对边梅说,“我又不知道你找他,我不能逢人就说我认识何局长吧。中午请你搓一顿,算我道歉,同时希望你以后能多多关照”。

    边梅承认李和这话在理,如果是到处显摆的,她边梅还真不兴搭理,就说,“别说这倒牙话,就凭你跟何局长这关系,谁关照谁还不一定呢。中午饭吃不上了,我这约了朋友。改天我请你”。

    李和别了边梅对李隆几个人道,“我去找何军,你们三个人去找找房子,以后有个落脚地,不能天天来回跑吧”。

    三个人听了李和的话,就去找房子。

    他们对县城熟悉的不要不要的,刘老四见大壮两个人要往城区去,一把把他们俩拉住,“咱去城外找”。

    李隆道,“我说老四,你脑子没毛病吧,住城里啥都方便,有商店,有饭店,有吃有喝的,去郊区那么远干嘛”。

    大壮也道,“是啊,咱收破烂做生意都在城里,去城外干嘛”。

    刘老四道,“城里是好,睡觉是好??砂趁鞘胀昶评靡械胤椒虐?,城里可就这么个屁大地方,破烂收回来哪里放,不就要找宽敞地方嘛。而且那些破破烂烂的,一旦夏天就招苍蝇蚊子,还一股味,堆人家门口,人家也找咱麻烦啊。去城外就好了,地方大,由着咱折腾,要收破烂,进县城也没多远”。

    刘老四这么个蔫吧人,一说到自己懂的,也能唾沫横飞。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