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会想到这么一个落魄的人,日后会成为一个千万身家的人。不过?11??着时代发展,千万富豪也不稀奇,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淮河吃淮河,从船老板里面随便拎个人都是千万身家。

    “咱们边走边聊吧”,李和继续说道,“你怎么想到收破烂的?”。

    刘老四吭哧吭哧说道,“俺有一次不是去县城卖菜嘛,看到有人用一个小铁爪子在垃圾池子里翻东西,就留了个心眼跟着了,乖乖,就那么一会,俺看到在收购站卖了2块多钱。那一个月不就是60多块钱,俺那辛辛苦苦的种了一季菜,也不抵他一个月捡破烂啊。所以啊,俺就不卖菜了,学着每天进县城捡破烂”。

    “那你赚着钱没有?“,李和还是比较好奇。

    “开始赚了,后来赔了”,刘老四不好意思的说道。

    李和搞不明白了,“你这无本生意,怎么会赔钱呢?“。

    “俺到人家厂子门口,捡了块没人要的铁圈,结果人家说俺是小偷,要是不赔钱就送到公安呢,赔了50块钱呢。俺现在都不敢去了呢”。

    李和心想这是被人讹诈了呢,这刘老四果真老实了,不过也没办法,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人生地不熟,无依无靠的,能走出第一步已经是不错的了,他继续问道,“那你是不敢去了?”。

    刘老四低着头,估计是真的被吓怕了,“再来一次,俺可赔不起了”。

    “那你确定能赚着钱?”,李和故意问道,他自己就做过废品,废品能不能赚钱,他再清楚不过。

    “当然能了,旧书旧报纸废铜烂铁就卖给收购站,有旧的家电、家具就能卖给旧货市场,不过这些东西少,要碰运气呢”。

    李和道,“你知道你的问题出在哪嘛?”。

    刘老四道,“俺不知道才问你呢,俺确实想做呢,可就是怕呢,万一真被送到公安局”。

    李和笑着道,“老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你这一个人势单力薄的,人家不卡你卡谁,你这不就活生生的冤大头嘛”。

    “那俺也知道,想找人陪着呢,都知道俺赔了钱,没人愿意呢”。

    “我让我家老三跟大壮跟你一起干怎么样?”,李和觉得是时候让李隆出去锻炼锻炼了,在县城离家近,而且跟何军和边梅招呼一声,有什么事情在县城也能罩得住。如果是遇到小流氓混混,他俩都是个顶个的壮实,不惹人家就算不错了,哪里还有人敢招他俩。

    刘老四张张口,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真的,他俩日子好着呢,跟俺后面多丢人啊”。

    “三个人做,可就不能捡破烂了,而是要收破烂了,还能干点副业,磨菜刀磨剪刀,收头发收辫子,刮大白通下水道,你们不都能做吗?”,李和还是抱着让李隆锻炼的目的,至少学会接人待物,赚钱不赚钱倒是其次了。

    “都能做呢,可收破烂要本钱呢”,刘老四为难的道。

    “本钱我来出”,李和直接说道。

    “这....恐怕不好吧”,刘老四不想占李和的便宜。

    “行了,就这么说了,只有一条,你老成实在,帮我把这俩人帮我看好就行了,明天,不,后天吧,后天你来我家,你们三个自己商量”,李和没再给刘老四说话的机会,转身就走了,这么冷的天,赶紧回家钻被窝才是正紧。

    年初一,李隆夫妻还是抱着两个孩子直奔老丈人家了,李梅夫妻带着娃也回来了。

    这样子人汇聚齐了,一家人就拎着东西去了河湾姥姥舅舅那边。

    李兆坤往年都是基本不去的,到哪里都不受待见,只能混顿糟酒好,去了也觉着没意思,但是今年破天荒的也跟着去了,还特意刮了胡子。

    还是先去了外婆那里,那间茅草屋子根本挤不下几个人,屋里冷飕飕的也没生炉子,老太太躺在床上没下地,只是一个劲的客气招呼大家坐床沿,屋里根本没地方坐呢。

    李和看着老太太精神头明显不对,问老爷子,“姥这怎么了?”。

    老爷子接过李兆坤的烟,叹口气道,“这昨晚吃的多了,受了凉,闹肚子呢,开了点药,吃吃就好了”。

    “没送医院吗?”,李和知道老太太撑不了几年了,可能就是平常的小病小闹不怎么在意,要不然不会那么早走。这老人身体不好,一闹肚子,身体禁不住虚耗。

    “俺正准备去找你舅商量呢,还没去呢,你们就来了”,老爷子拔了一口烟道。

    李和每年回来都会给两个老人钱,加上王玉兰给的,估计也有七八百了,八成这些钱是给了两个儿子,要不然送个医院,哪里还需要跟儿子商量。

    他没再继续说话,出了门,转身看着这漏风漏雨的茅草屋,真心想给他扒了,给两个老人盖个新房。

    可真要给两个老人盖了,他两个舅舅的脸面往哪搁,喜子这些做孙子的脸面往哪搁,最关键的是两个老人也绝对不会住,还能把李和给怨上。

    哪怕现在他要送老人上医院,他还得去找舅舅出面,毕竟人家都姓王,他姓李啊,要是不管不顾直接把老人送到医院,老人愿意不愿意去不说,他两个舅舅能把他祖宗八代能骂全了。

    二舅王玉国看到李和来了,热情的很,这个外甥帮衬他这么多,他是晓得礼的,再说人家现在是公家人,端公家饭,沾亲戚也有面子,“二和,外面冷,进屋来,我给你泡杯茶暖暖手”。

    喜子在屋里正哄孩子睡觉,看到李和来也是高兴坏了,“大老表,你坐,中午就在这,咱喝点”。

    李和想着怎么拐个弯说姥姥的事情,就笑着道,“不用忙,我刚从姥那边来,我看老太太那闹肚子有点够呛”。

    王玉国道,“我就准备等会准备去看看呢,再去卫生室给她配药,年龄大了,这身体经不起亏”。

    李和见王玉国没提去医院的事,他就笑着道,“要不去公社医院吧,左右也没多远”。

    王玉国有王玉国的难处,他也想把老娘送到医院,可老大不说话,他也没钱。这时候二舅妈接话茬道,“这年龄大了,天寒地冻的,这路上不好走,你姥受罪,俺就想等天晴了送到医院”。

    李和看着躺在床上的小家伙笑着道,“舅,这孩子真机灵,长的像喜子。满月酒我没吃上呢。这钱,算我的心意,给孩子的”。

    说完他直接把一叠钱塞给了王玉国。

    王玉国一愣,摸摸钱的厚度,足足好几百呢。

    还好他不傻,算反应过来了,给礼钱哪有给这么多的,按说这钱应该直接给喜子的,怎么可能给他。

    他这外甥是借着给孩子喜钱的幌子,让他拿钱送老人去医院呢,想想不妥,又要塞给李和,“二和,你这...也用不了这么多啊”。

    李和笑着道,“没事,给孩子的一点心意”。

    王玉国道,“那你在这坐会,我去看看老太太,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呢”。

    李和没说破,他王玉国也就没说破了,点破不说破,就是这么回事。

    当下,也没跟王家老大商量,找了辆驴车,塞足被子,把老太太送到了医院。

    王玉兰跟李梅不放心,也就跟着去了公社医院。

    中午的时候,二舅妈做饭,对李和兄妹几个客气的很,一咬牙,把家里的那吊咸肉给炒了,放了好几颗大白菜,足足一大盆。又烩了几块豆腐,桌面上才算好看一点。

    李和、杨学文跟喜子兄弟俩也就随意喝了点酒,吃了点菜,饭后没耽搁,直接就带着老四、老五回去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