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也好奇谁能把车停在他们家门口,甚至跟许多人一样想,真不会这亲爹捅了什么篓子吧。

    吉普车许多人都是见过的,公社街道上平常也有不少过路车。

    但是进村子的从来没有过,以往都是来过大解放。

    当然就是大解放也比较稀少,李和记得村里的第一张车就是李辉买的大解放,跑起长途来了。

    乡亲们看李辉开回来的大解放,都羡慕不已,都说这小子长能耐了。

    李辉他爹为此特地摆了两大桌酒席,宴请村里的父老乡亲。

    从此,李辉家便是村里的红人了,串门的人也越来越多,李辉他爹李老汉也整天乐眯眯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儿子出息,心里欢喜”。

    李辉十天半月回来一趟,每次回来总会帮着村里人捎点东西。

    而且每次回来都是海阔天空的说,说外面的花花世界,挣了多少钱。许多人听了都心痒痒的,有了活泛的心思,不少人都跟着搞起了运输物流。

    后来亲戚带亲戚,朋友带朋友,老乡带老乡,整个县跟旁边荷兰的叶集一样都成了有名的物流运输大县。

    吉普车被围了好几圈,里面的人没法开车门。

    还是刘传奇喊了几嗓子,“哎,你们散开点,这么围着干嘛,人家下不来车了”。

    人散开了不少,李和挤了进去,等车门推开,看到先露出的那张脸,才松了一口气,这老小子搞的动静也太大了。

    “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多人”,下了车的何军尴尬的看着李和。

    刘传奇几步上去,紧握何军的手,笑着道,“原来是何局长,欢迎莅临指导,我们大队简直蓬荜生辉,深感荣幸啊”。

    “别,老刘,都是老关系了,别整这些虚头巴脑的”,何军笑着松开了刘传奇的手,然后低声道,“我过来没啥事,你让大伙都散了吧”。

    刘传奇一口答应,扯着嗓子喊道,“都散了,干嘛呢,都闲了是吧”。

    叫了几嗓子,人也就稀稀拉拉的走了几个,大部分都还是隔着老远看。

    李和对何军道,“找我的?”。

    何军道,“当然找你的。我听边梅同志说你回来了,我这不立马来了”。

    “走吧,我们去河坡那边吧”,李和直接打开车门上了车,被人这样围观,跟看猴戏似得,浑身不自在,上了车直接对司机道,“沿着这条路开,上那个河坡”。

    司机为难的看了一眼何军,何军笑道,“让你开,就直接开,看我干嘛”。

    两个人在河坡上下了车,何军让司机在一边等着,一边沿着河边走一边聊天,给了李和一根烟,“要不是你那同学,我还真不知道你回来了”。

    “你说的是边梅,你们怎么认识了”,李和接过烟,笑道,“你这上什么级别了?供烟都抽上了”。

    “对,是边梅,这姑娘不得了,左右逢源啊。在县里也是吃得开,我倒是没想过,你们俩是同学。我就提了一口我是洪河桥公社过去的,他就问认不认识你,你看转一圈就是老相识。我是去年调到了县工业局,分管企业,这烟我还真不够级别抽。也是领导给的”,何军这几年愈发得意,整个人一股意气风发,已然不是当初的那个小干事了。

    李和算了算何军的年龄,科级的九级直接跳到县级副职八级,怎么都有点不对,“你今年才35吧?”。

    何军听着这话里明显有话,点了点头道,“对的,有什么问题?”。

    “工业局可是肥差”,李和知道何军是聪明人,聪明人不需要点破,李和不可能直接跟何军说,称称你斤两,你一无人脉,二没背景,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差事。

    何军猛抽了一口烟,叹口气道,“果然是当局者迷啊,我果然来找你又是找对了啊。我就说我感觉哪里不对劲呢,当时提名的时候,也没人反对,全票通过。原来我这上去是给人当靶子呢,人家等着看笑话呢”。

    李和想了想说,“我现在就说明白话了。凡是你们这种圈子都有派系,你上面的领导跟谁合心,跟谁不合心。这你心里肯定有计较。如果提名你的领导,平常对你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能给你这种差事,你真要思量了”。

    “是季...”,何军刚开口就没再继续开口了,可能觉得说出来不妥,“提名我的这个领导,是跟我老领导有点不合。现在我也明白了,这是把我架火烤啊”。

    李和没再继续深问,“明白就好,自己想法子脱身就是了”。

    “可我分管工业,怎么能脱身呢?”,何军直接问道。

    李和瘪瘪嘴,显得不以为然,“另起炉灶啊,分管工业的副职不止你一个吧,县里常务里面就有吧。谁愿意接手原来的摊子就给谁”。

    何军琢磨了下,“这是可行,但缩手缩脚,没成绩,我也熬着累啊。你说的另起炉灶,哪有那么容Y县里总共就那么几个国企单位”。

    “当然是做乡镇集体企业”,李和这次没藏私,掰开了揉碎了反复和何军说了好几遍。

    两个人嚅嚅道道的聊了有一个多小时,何军才眉头舒展,“你果然是我的指路明灯啊,你要是在老家我啥都不怕了,可惜你远在京城啊”。

    李和道,“我就凑合做个破老师就行了,其他的也做不来,你也别高抬我”。

    他说的也是实话,他给何军做指导,完全依靠的是经验,可不是那种天生的觉悟。

    何军道,“你可别拿我当土老帽,欺侮我什么不懂是不是?你这前途坦荡多了,只要顺利晋级副高,下一步的发展就是该不该在高校从政的问题了。再说句有点犯忌讳的话,你这以后那什么门生故吏的,你做什么不容易。我也是看过历史的,过去那阁老、首辅,不就讲究同乡、门生、同窗嘛,不然谁带你玩,古今是不是都是这个理?”。

    “有点道理”,李和笑着点点头,并没有否认。

    在中国精英政治的特殊国情下,政治家不只是单纯的政治家,他们可能是各自某一个领域的专家,有过从教经历的高层干部大概占据了有三层。

    所以理论上只要李和稍微有所建树就能被直接平移到相对应的机关单位,比如科技部门、教育部门、卫生部门这些专业性比较强的机构。

    何军说,“要不跟我车到县里请你吃饭?”。

    李和笑道,“别,我也不留你吃饭了。你赶紧走吧”。

    他不敢再继续留何军了,毕竟何军的位置已经不一样了,再不走,说不准公社的干部都能过来。

    何军自嘲了一句,“身不由己啊”。

    跟李和握了握手,又热切的拥抱了一下,才上了车,一溜烟的走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