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让李和“受欺负”的吵架就是和李兆坤,因为无论他对你说的话有多难听,打你的时候有多疼。你都不能潇洒的说出一句“去你娘的!”,然后潇洒的转身摔门而去再也不回头。

    其实每次吵架开始李和都会尽量平静,尝试好好沟通。

    但是!

    一切都是浮云,道理是什么,道理就是他是老爹,不容进犯他,忤逆他,否则上升到李和不孝的高度,接着开始飙脏话。

    李和努力的控制了下情绪,不让自己爆发,但是说话也不再留情面,直接问道,“那你说什么叫有出息,像你那样天天游手好闲?”。

    李兆坤腾的一下站起来,指着李和鼻子骂道,“老子游手好闲?老子游手好闲,也没见把你们几个饿死,一个个还不是活蹦乱跳”。

    王玉兰慌忙把李兆坤的手打下去,对李和道,“怎这么说你爹呢,赶紧洗洗去睡觉”。

    李隆也站起来道,“都八点钟了,睡觉吧,我们先回去了”。

    说完和段梅一个人抱着一个孩子就走了,他看到李兆坤那张黑脸,心里隐隐感觉到了一丝痛快。

    老四看形势不对,也赶紧把不肯走的老五拉走了。

    李和平复了下心情,进了自己的屋子,啪嗒一声关上了门,就一句话没说,不是想摆脸子给谁看,而是他头一次感到心累,甚至是有些茫然的。

    他甚至懦弱的想,等老四老五都成家立业了,他使命应该是要到头了,他甚至有种想放弃,什么也不干了的想法,让他们自己去闯荡,自己去扑腾吧!

    “老子怎生了这么个玩意,早知道直接掐死拉倒”。

    李和在屋里依然能听见李兆坤喋喋不休的骂声。

    懒得想其他,直接上床睡觉了,他简直给自己自寻烦恼,两辈子了还跟他亲爹计较,就没意思了。

    早上起来,王玉兰忙活着做早饭,做了一锅的白面馍馍。

    还特意给李和煮了两个咸鸭蛋。

    李和起来,洗了把脸,喝了两碗稀饭,吃了两个大馒头。

    李兆坤还没有起床,还呼噜响呢。

    李和对老四道,“去问你三哥,去县里不,等会我们去县里”。

    老四腾腾的去了,然后又腾腾的跑回来,“他不去”。

    李和说,“那咱俩去吧,你把自行车推着”。

    李和也没坐公车,就骑着自行车带着老四去了县城。

    老四一直在县城上学,对县城已经没啥新鲜感了。

    百货公司重新做了粉刷,外面也做了装修,清一色的大理石台阶,光可鉴人。

    还是熟门熟路的在县百货公司找到了边梅,笑着道,“不会麻烦你吧”。

    边梅说,“什么话,咱俩说不准将来说不准有谁用得着谁的时候呢。你在外面等着,我进去给你拿票”。

    李和听的好笑,又是那套关系学,不过确实听着实在不虚伪。

    边梅想到李和去年的大爆买,还特意多拿了一些出来,交代道,“别一次性买,太扎眼了,领导知道了,我没法做人了”。

    李和道,“没事,我就多买点糖果,其他的没啥需要,你要是有事就先忙吧”。

    边梅看了一眼李和的穿着,上身灰色的夹克,下身牛子裤,脚上是黑色的皮鞋,捏了捏李和的夹克领口,“老大,你混的不赖啊,你这可是最新款的飞行夹克,我记得马龙白兰度就是穿的就是这款螺纹圆领领口的,没个五百块想都不用想”。

    随着时尚潮流的变化,如果要概括这类夹克的话,它的特点就是短款,宽松,收腰。马龙白兰度在电影里,不仅成功的塑造了白衬衫和牛仔裤的性感造型,还最早让飞行员夹克作为休闲装展现在银幕上。

    现在国内流行的夹克就是这种。

    李和的这款夹克就是何芳买的,他倒是不知道有这么贵,笑着道,“一个破老师,混日子呗”。

    “别欺侮我没见过世面,那可是大学老师,一般人可真做不了”。

    李和跟她又说了几句,直接就带着老四进去买东西了。

    老四买了好几本厚厚的有花图案的笔记本,还有一个书包,这些东西她平常自己可是舍不得买。

    她知道只有跟着大哥出来才有机会买买买。

    李和给她买了好几件紧身裤,又指着柜台上的小皮鞋道,“穿不穿?”。

    老四低低头,想着城里的不少女同学都是穿皮鞋的,而她一直都是穿着王玉兰做的布鞋,有人还笑话她土气呢,最后还是道,“穿”。

    李和笑了笑,索性给大姐和老五一人也买了一双。

    老四眼睛一直盯着内衣柜台,又不好跟李和张口。

    李和瞧的清楚,直接把钱和票给了她,“我去外面整理袋子东西,你自己逛,要买啥自己买。我还是外面等你”。

    到门口抽了一根烟,才看见老五高兴的从里面拿着一个小袋子出来。

    李和没多问,直接又骑着自行车带她回去了。

    到家还是照样赶上了中午饭,李兆坤还是黑着脸,李和也没过去自讨没趣。

    下午,一辆吉普车进了村子,引起了一阵轰动,这么个土旮旯进小轿车,破天荒的头一遭。

    车子进了村子开的并不快,太阳暖洋洋的,许多人在门口晒太阳,好奇的跟在了后面瞅着看。

    结果这辆车,去了李兆坤家的方向,最后还停在了李兆坤家的门口,很多人还在好奇,该不会李兆坤这二流子又犯事了吧,公安来抓人的吧。

    人八卦起来都是可怕的,一圈传一圈,最后李兆坤家人还没反应过来,他家门口就围了转三圈又三圈。

    甚至李福成老爷子在村后面都被惊动了,他正在自家的自留地里刨地,得到消息,无奈的扔了锄头,慌里慌张的往大儿子家赶去,这都是造了什么孽啊。

    李和正在院子里给老五讲解作业,不知道叹了多少气,这丫头简直是油盐不进啊,他快没一点撤了。

    突然听见门口乱糟糟的声音,李和看李兆坤都慌忙跑出去了,李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就跟着出去。

    李兆坤看到家门口的小轿车,也是腿都软了,他可是坐过大解放的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