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说,“开家具厂可不简单,光里面的设备你都认不全吧,推台锯、封边机、冷压机、热压机、多排钻、涂胶机,哪样你会用?可不是空口白话就行的,你要懂才行”。

    付霞乖巧的给李和擦干净脚,把洗脚水倒出去,被门外的冷风吹的一缩脖子,慌忙关上门,才回屋里继续道,“哥,你说的那是国营厂,咱用不着那么麻烦,我问了一些老师傅,他们说只要有裁板锯、排钻,还有简单的木匠工具就成了。人家师傅还说了,只要给个图纸样式,他们都能做的出来”。

    李和明白了,这是要将山寨进行到底啊

    家具厂成本主要在机械上,一台CNC设备要好几百万人民币,当然也还没地方买,而买几台几万块的机械也能做家具厂。一套现代化加工生产线要几千万的投资,而用几台半自动手工的机械加工的小作坊也可以叫家具厂。

    从原木开始到一把椅子叫家具厂,从方才毛料到一个椅子腿也叫家具厂。

    山寨就山寨吧,他心里早就没那些清高的想法,不自量力的要搞什么大新闻,攀科技树,也太幼稚了,凡是涉及到科技攻关不只是研发,不只是砸钱这么简单,许多都涉及到资源的调动,资源的整合。

    李和直接上了坑,用被子把自己包严实了,吸了一口冷气,道,“你回去睡觉吧,这事不是一时半会说得清的。年后等我回来我们再谈”。

    付霞道,“别啊,哥,别等你回来,你平常都那么忙,日理万机,哪里有时间管我这种小事情”。

    付霞没有把李和说动,反而越说越把自己说的激动。

    突然一个喷嚏,鼻涕都出来了。

    李和给他丢了张草纸,“行了,这么冷的天,你看你都感冒了,赶紧回去睡觉”。

    哪知付霞一下子甩了棉拖鞋,一下子就跳到了坑上,直接进了坑的另一头,跟李和脚对脚,咧着嘴笑道,“不冷,不冷,炕上不冷,我还能给你暖脚呢”。

    李和对付霞这种上房揭瓦的举动,也是无可奈可,想想两个人都是光屁股见过的,也没啥羞不羞了,他还能怕一个丫头片子不成。

    “那你想怎么做,总归有个计划吧,不能脑袋一热说干就干吧。你还是说说你想怎么干吧”,李和直接靠在墙上,懒洋洋的闭着眼睛,墙上糊的一层报纸都快给他磨蹭破了。

    付霞见李和这样的表情,明显一看就知道不上心,嫌身上的大袄子臃肿,袄子也给自己脱了,又往李和边上靠了靠,“我插队的地方你知道在哪不?”。

    “河北,你都说过八百遍了”。

    “哥,你说的对也不对。那你知道香河县不?”。

    “对就是对,不对就是不对。什么叫对也不对。香河我知道,那是廊坊的”,李和当然知道,那是后来中国四大家具集散地之一,北方最大的最为成熟的家居市场。。

    “哥,你又错了,早先天津专区改为天津地区,香河改属天津地区,后来天津地区改称廊坊地区,香河就归廊坊管”。

    “什么乱七八糟的,没听懂,说重点”,李和听得稀里糊涂。

    “这有什么难懂的,实际上就是原来的天津专区的政府机关改到廊坊了,香河归廊坊,那么香河实际不是河北的,户口上是天津,但地方人实际都是河北人”,付霞又慢条斯理的说了一遍。

    李和这次是听懂了,建国以后全国行政区划改来改去,一般人很难搞懂,谁会没事抱着地图研究,“那你想说什么,香河县跟这家具厂有什么关系”。

    付霞又朝李和挪了挪,就直接靠在李和的肩膀了,“香河没啥出名的,就是木匠出名,我听老辈人说,想当年就那明朝皇帝朱棣建皇宫都找香河人。而且我在那插队的时候,基本家家的男人都会一手木匠活”。

    “你想在香河开家具厂?”,李和对付霞搭过来的那只手视而不见,这娘们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恩,恩,就在那开,不然哪里找那么多的木匠。而且我跟那边熟,说话也好使,就以村集体厂子的名义开。更何况一个个日子过得恓惶,给钱谁还能不干啊”,何芳信心满满的说道。

    李和说,“你估计大概要多少钱?”。

    李和想着,其实真做起了,绝对是亏不了的,既然付霞愿意做,就让她做。而且付霞这人表面看着柔弱,其实骨子里是极有主见又有担当的,也是个不肯吃亏的主。这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女人,哪里是那么好想与的。

    这句话把付霞问懵了,不过还是小心翼翼的说道,“我估计怎么也要五千块吧,主要是木材钱,一些设备可以暂时不买,等赚着钱再买”。

    李和一阵好笑,他以为多大的款数呢,笑着道,“五千够干什么,我给你五万。做好做坏我都不管了。当然要是做不好,还是可以老老实实的回饭店来上班”。

    他只愁手里的人民币花不出去,虽然瘦猴走了,生意少了很多,可是现在卢波每个月都依然能送来接近30万的现金,他现在只愁怎么让钱更值钱。

    付霞听了李和的话,没有惊喜,反而突然哭了,一下子扑在李和身上,“哥,你为啥要对我这么好,从来没有人这么对我好过”。

    李和赶忙把他推开,“赶紧回去睡觉,哭啥哭,有啥好哭的”。

    ,哪知付霞好像没听见似的,就是紧紧抱着他不撒手,李和反而没有推开,。

    李和的心脏接触到那手软的地方,该有反硬的地方都有了。

    李和只得勉强换了一个更舒服的躺姿,手不自觉的捋了捋付霞额前散乱的头发,“行了,就这样了,回去吧”。

    李和虽然有把付霞扑倒的冲动,但是必须人有时心里都有一道坎,这跟道德感和责任感无关。

    他可以心安理得的去搞大保健,他为了欢快,人家为了钱,各取所需,穿衣服各回各家,互不干扰。

    但是他没法去玩弄感情,这玩意互相伤害心灵,折磨的********。

    要想明白,人生都是这样,经历多了自然会走向成熟,不能给付出感情的人承诺,就不要乱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