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芳说,“后天,这两天东西收拾收拾,就齐活了。你火车票也买好了?”。

    李和点点头,“早七八天前就买了,比你晚一天。学校怎么样?”。

    何芳说,“就那样呗,教师餐厅吃饭都躲着领导走,怕和领导碰面,怕碰到了打招呼尴尬。你看看,这就是学校的干群关系,跟机关差不多了。表面平静,暗地里波涛汹涌“。

    李和问,“你也躲?”。

    “你也太小瞧人了,我躲啥。是他们躲。我们上小学的时候就怕在路上碰到老师,碰到了就远远地躲开,他们可能也是这种心情。我是谁都不怕”。

    李和说,“行,你厉害”。

    何芳的性子他是知道的,惹毛了她,谁都别想落着好。关键何芳做人做事手段都是极其高明的。

    吃中饭的时候,李和又问寿山关于饭店的事情,寿山说,“生意好的不得了,可必须关门啊,跟去年一样,啥菜都买不着。你现在就是买瓶醋,排队都有二里地”。

    虽然市场发展的愈发兴旺,可到年底许多物质还是供应不上,依然捉襟见肘,老规矩按票来。

    到了年底,每家每户开始“储备粮”和“储备油,其性质无异于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都是容易走极端的,他们买菜时可以吝啬到为了一分钱打得鼻青脸肿,也可以慷慨到在雪中送炭两肋插刀的旗帜下把头割下来当土豆送到厨房的案板上。

    不过布票已经在1983年年底退出了历史舞台。

    只要有钱,想穿啥衣服都行。

    寿山一家子吃完晚饭就走了,还是住到饭店。

    李老头却想着过年孤单,跟着寿山一起走了,顺手还把两条大黄狗,三条小狗一起带走了。

    付霞却说要在这里住几天,等过几天再回饭店。

    邮递员江浩又送过来一大堆的快递,大部分都是于德华从香港寄过来的报纸和一些期刊。

    李和说,“听说你小子结婚了,满面油光的,日子不错啊”。

    江浩腼腆的笑了,“还成”。

    城里找不到媳妇,他爹妈没办法只得托亲戚朋友给他在乡下找了一门亲,姑娘性格身段模样都是一等一的好。

    唯一让他爹妈不中意的就是农村户口,进城没工作。

    姑娘也不是吃闲饭的,进城做起了裁缝,收入比江浩还高。

    江浩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两口子的日子也是红火的很。

    何芳走的那天,李和帮着在百货商店买了一大堆的东西给她,并且把她送到火车站。

    火车进站了,何芳上了车,找到座位,透过车窗,李和站在站台外。只在咫尺之间,却已说不出的遥远,可望而不可及。

    李和要坐明天下午的火车回家,并没有在百货商店买多少东西,想着老同学边梅就在县百货,有关系不用,到期过废。

    晚上就只有他和付霞两个人,吃晚饭,付霞直接帮着李和打了洗脚水放到他房间。

    上去要帮他脱鞋。

    李和慌忙说,“我自己来”。

    话音未落,付霞已经帮他把鞋子、袜子一并脱了,“脚放进去,应该不烫”。

    付霞想着李和明天也要走,突然哭了。

    李和莫名其妙,“你哭啥?”。

    “我也想家了”。

    “想家就回去,又没人拦着你”,李和说道。

    “可我这样子怎么回去啊,人家还不笑话死啊,我爹妈面子哪里放”,付霞犹豫的很。

    李和想了想,“那就等你混好了再回去吧,我明年再开一家饭店,你来管”。

    付霞虽然心思多了点,但是李和必须承认,对他还是一心一意的,没坏心。

    “我不想干饭店了”,付霞突然说,“哥,你算了没有,这里面的生意,就饭店最不赚钱,你看看他李爱军是个断腿的,卢波还是个瘸子呢,一个月随便都比咱饭店一年挣得多。所以饭店不是好生意”。

    李和皱了皱眉,斥责道,“怎么说话呢?说的这么难听”。

    “他就是个瘸子嘛”,付霞委屈的说道,不过见李和变了脸色慌忙改口,“行,行,他们都是行动困难人士”。

    “行,那你说,你想做什么生意?说的好,我就投资”。

    “哥,做家具,我想做家具”,付霞兴奋的说道。

    李和倒是没有耻笑付霞异想天开,只是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会想着做家具?”。

    “你想想,这几年条件好了,谁家结婚的都讲究,可不是几张凳子、椅子就能糊弄了。而且我偷偷看了,就那种进口的沙发,就是个破木头框子,里面塞点海绵,加几片弹簧,就能卖四五百?;褂心谴驳?,都是一个道理。你说这钱挣起来不是跟大风刮来的没两样嘛。就这样没家具票一般人还抢不到,哥,你说这生意好做不好做”,付霞嘴说的不停,看来一早就是算计的好好的。

    付霞说的是实话,“组合家具沙发床,黑白电视放中央。三间砖房水泥地,租辆卡车接新娘?!闭饩浠暗髻┑牧餍杏锏愠隽?0年代国人对家的憧憬和理想。

    其中组合家具跟电视机放到了一样的程度,结婚的年轻人已经不满足于72条腿了。

    许多家庭居住面积十分狭小,甚至单位职工居住在‘筒子楼’里。而这种组合式家具正好是在时候出现的,可以说是把家具的使用功能设计进行了一个浓缩,而组合柜可是新婚家庭必备的家具样式。

    想置办点家具还得去街道领家具票,不过,百货商店也开始有了经营家具的部门,全国各地买家具再也不用拿着家具票去排长队了。此外,家具展销会也成了家具买卖的新颖方式。

    李和又问,“做家具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我怕你做不来”。

    “哥,我做的来,我做的绝对比家具厂做的好,我看了他们几乎清一色黄色水曲柳板材,做的那么难看都有人要。我就不信我做的好了反而没人要”,付霞说的信誓旦旦。

    李和听了付霞的这句话,也相信她是下了功夫了,现在的家具还是以实用性为主,基本都是纯木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