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醒过来的时候,眼睛还未睁开。

    同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痛了,但很虚弱,浑身还是发软,只是发了汗,身上都是黏糊糊的。

    连喝口水的力气都使不出来,整个身体都陷在被子里。

    后背有点发痒,要起身用手抓痒真是件极其难受的事情。

    睁开双眼,白花花的墙壁和被子,让他确定自己躺在医院里。

    侧头发现手上还吊着点滴。

    李和刚想起身,一只手轻轻按在他的肩膀上,这只手按的力气恰到好处,既没有弄痛他的胳膊,也没有让他起身。

    “醒了,别起来了,要不是李科去宿舍找你,把你送到了医院,后果难以预料,感冒了真么不知道来医院?你知道你躺了多长时间?”,这是章舒声的声音。

    李和苦笑,“多长时间?我记得昨天下午感觉不舒服,就躺床睡了。现在几点了?”。

    “你已经在医院里躺了两天了,你说年纪轻轻的,一点不知道爱惜身体”,章舒声继续数落道。

    “两天?怎么会这么长时间”,李和有点懵,“谢谢你了,章老师,麻烦你照看我”。

    章舒声给李和拿了个枕头,塞到李和头低下,笑着道,“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你们单身楼的几个男老师,他们把你送过来的。这两天也是他们轮流过来照顾你的。我也就早上听说了,刚刚才过来的。你还能找到什么人来照料一下你吗?你也了解,期末各个老师都比较忙。你要是还有什么亲戚,我去帮你喊一声”。

    李和当然理解了,无亲无故的,谁能二十四小时守在你床边。何芳肯定是上班忙得不可开交,想想只有付霞了,所以就把寿山的饭店地址给了章舒声,“这是我一个朋友,麻烦你帮我去通知下,麻烦了章老师。你跟李科他们说,不用过来了,期末都忙?!?。

    “没什么麻烦的,我会帮你跟她们说的。你现在想吃点什么?我给你买点?”。

    李和摇摇头,“不用了,现在不想吃。你不用守在这里,我这里好多了,已经发汗了,没什么大碍了。你可以先去忙”。

    “真的没问题?”,章舒声见李和肯定的点了点头,又道,“那我就先走了,我有时间再来看你”。

    待章舒声走后,他也指望着付霞赶紧过来,他急着上厕所放水,可又不好意思对着这里十七八岁的小护士开口。

    李和看见床柜台有好几个袋子,都是装着麦片之类的营养品,麦片可是好东西,价格尚且不说,一般人没关系,还买不着。他知道肯定有不少人来看他,同时又感觉这个人情欠大了。

    他的旁边是躺着个女人,女人脸色并不好看。

    此时正对男人发脾气,“我就知道你没按好心,盼着老娘早点死,你好再找一个”。

    男人大怒,“老子为了给你治病,已经倾家荡产了,哪里还有钱再找一个“.

    女人沉默,然后讪讪地说,“对不起啊,不要生气了”。

    “所以千万别死啊,老子真的没钱再娶老婆了”

    “........”。

    李和听的心酸,故意扭过头去。

    看到付霞跟寿山闺女周萍拎着一桶鸡汤过来的时候,李和才松了一口气。

    “没事吧,哎呀,吓死我了”,付霞还用手试了下李和的额头,“没烧了,谢天谢地”。

    “早就没事了,只是感冒而已。你们来这么多人干嘛,耽误事情”,李和说的有气无力。

    周萍把鸡汤的桶盖打开,给李和盛了一碗,“我听那个女老师说,你已经躺了两天,这可不是一般感冒,要吓死人的。我爸本来说也要过来的,听说你醒了,我也没让他过来。喝点鸡汤吧”。

    李和摇摇头,膀胱憋不住了,没心思吃,还是不顾害臊,勉强支起身对着付霞道,“你帮我吊瓶拿着,我想去趟厕所”。

    两个女人赶紧上去扶住李和,一人托住一边,付霞道,“要不我背着你吧”。

    李和看了一眼她瘦弱的的身子,没搭理她,他只是刚醒来那会浑身软,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虽然医院楼层不高,走廊却很长很长。到了厕所门口,李和说,“吊瓶给我吧,我自己进去。你俩门口等着”。

    付霞坚持要扶着李和进去,“你一只手能掏的出来?”。

    这句话说的周萍脸都红了,“我在外面等你们”。

    李和等厕所最后一个男的出来,才跟付霞进去。

    厕所也挺寒碜,拢共就这么一间,俩蹲位。

    不过还算人性化,还知道把两个蹲位隔开,也分别装了门。

    但,厕所不分男女更不分医患,谁来了把门一关就是谁的。

    他把门关上,就要开鸟笼子,裤子里面穿了秋裤和毛线裤,等于是三层,松紧勒的紧,整起来确实有点麻烦。

    付霞把吊瓶放到墙壁上的钩子上,趁李和没注意,一个弯腰双手一下子就给把他裤子扒了下来。

    李和还没反应过来,只感觉一股凉嗖嗖的,又不禁打了寒颤。

    “你还不转过头去”,李和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付霞不屑的道,“有啥稀奇,又不是没见过”。

    李和闭上眼睛舒服的放了一次大水,这可是憋了两天的。

    可突然在放最后几滴的时候,好像哪里不对,睁开眼睛,发现付霞的一只手在扶着,李和羞恼,又怕外面人听到,低声道,“你干嘛?”。

    “你余力不足,不给你扶着就要撒到裤子上了”,付霞辩解道,又帮着李和往上抬了下,“哎,你看看,都开叉了”。

    付霞的手还不老实的拨弄了两下,李和正好处于荷尔蒙滋生的时间段,又被撩起来了,再次挺立。

    ,“哥,你看过我的,我看过你的,咱俩以后扯平了”,低头帮着李和拉裤子,对着李家兄弟仔细的瞧了两眼。

    李和拨开付霞的手,没好气的道,“你可劲作妖吧,早知道就不该让你来”。

    上床的时候,直接让付霞把裤子给他扒了,穿着裤衩子上床,李和也不矫情了,该有的都让付霞看完了。

    付霞又打了一盆热水,浑身上下给李和搓了一遍,到李和下身的还故意加了把劲,然后看着李和乐呵傻笑。

    李和对她实在没有办法。

    他喝完一碗鸡汤后,又吃了点饭,洗了把脸,才感觉身体属于自己了。

    李和说,“咱出院吧,一个感冒都住院,简直笑话死人”。

    周萍笑着说,“不行,我问了医生,医生说要等你热彻底退下去才行。你啊,老老实实的躺着吧”。

    李和说,“哎,那你俩留一个人就可以了,都在这耗着干嘛”。

    “那周姐你先回去吧,这里我一个人就行”,付霞对周萍说道。

    周萍说,“那也行,你想吃点啥,我晚上给你送过来”。

    “当然是你做的粉蒸肉了”。

    付霞道,“肯定不能吃那么多油腻的。周姐,还是煲汤吧”。

    李和无聊,睡眠是足了,只得让付霞下去买报纸,在床上看看报纸。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