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功勋借着送吴教授的机会,一个遮掩就把门给反锁上了。

    这个不经意的动作也没能逃脱李和的眼睛,既然他们是以杂志编辑的名义来的,说明就不想让人知道。

    李和也乐得装糊涂,进入这种漩涡,不是那么容易逃脱的,为国奉献不一定就要在罗布泊埋头苦干。

    大胡子郭东客气的给李倒了杯水,笑着道,“李老师,想不到你这么年轻,我们是没有想到的。我们《兵器知识》是由兵工协会主办,科协主管的期刊杂志。我们最近想做一期关于火箭炮发展趋势的研究,希望从你这里讨教一下”。

    李和对着郭东闭眼说瞎话的本事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不过吐槽归吐槽,表面上还是笑着说,“客气了,可以互相研究,互相进步”。

    齐功勋问道,“你对我军的70式130毫米自行火箭炮似乎很了解,因为130火箭炮我们在79年才转入批量生产,并正式装备我军装甲兵部队。不过我们兵器杂志对新款武器处于保密原则,并没有过多的介绍,你是怎么了解的?”。

    齐功勋问的意味深长,李和大脑立马转了一百遍,才暗骂自己猪脑子,怎么就犯了这种低级的错误,只得心里强自的镇定,反问一句道,“70式用63式装甲车作为武器平台这个不是秘密吧?”。

    齐功勋和郭东对视一眼,笑着道,“这个众所周知”。

    “火箭炮由定向器、回转盘、高低机、方向机、行军固定器、瞄准装置、调平装置和发火系统等组成,从结构来说没什么复杂的。而且既然用63式做平台,为适应装车需要,该炮的部分结构就需要做改动了。对越反击战的时候,人民日报对战场报道的配图中就有79式,图片中的79式改变了瞄准具的安装位置,重新布置了高低机和方向机手轮;在底盘车体上设置了水准仪安装座,同时取消了回转体上的水准座。只要稍微了解火箭炮知识,都能看的出来吧?”。

    这个李和没有撒谎,79式的照片在报纸上他是真看过的。

    两个人又再一次认可的点了点头。

    李和继续道,“而且顶甲板高射机枪换成了火箭炮,如果高架机枪跟火箭炮我都分不清,我不是二傻子吗?”。

    李和说完,两个人哈哈大笑。

    李和心里明白,这算糊弄过去了。

    郭东又问,“你认为火箭炮的发展趋势是自行化?”。

    “是趋势,但不是明显的发展趋势,因为在二战中大显神威的苏联第一代火箭炮“喀秋莎”就是安装在五吨半的卡车上,二战中的交战各国使用的火箭炮也几乎都有自行的火箭炮。我觉得未来的趋势不仅仅是自行化,还要能是能实现远程打击,至少是70公里以上。第二就是高制导精度。第三就是大火力,多管齐射。如果做不到以上的要点,火箭炮的位置就会很尴尬”。

    “为什么?”,这次是齐功勋插话。

    “精确打击有导弹,火力攻击有火炮,还要你火箭炮干嘛使?”,李和说完喝了口茶,进门的时候,嗓子本来就不舒服,他觉得可能是感冒了。

    三个人越说越显得开心,但是李和故意留了心眼,在一些地方会说一些明显的错误,然后让两个人语重心长的加以指正。

    “你的那篇论文中提到应用结构动力学以及结构优化理论,进行火箭炮发射动力学研究和各部件动态特性的匹配分析,达到减小初始扰动的目的。其中涉及到模拟原有结构的有限元模型。这个有限元分析可以给我们普及一下嘛?”,郭东问的问题好像越来越深了,超越了一个编辑的知识范围。

    李和知道不能再回答下去了,否则被惦记上,就没好日子过了,一挠道,“这个就是为难人了,我高数毕竟才四年。不过也不用为难,国内会这些的一抓一大把。咱们校长就是流体力学的专家,要建立三维模型,有限元分析是常用到的。而且咱们国内的道路工程建设遇到软地基,有限元分析法也是少不了?;褂性鄞笄沤ㄉ?,像长江大桥也是组合体系侧倾稳定分析有限元法”。

    “真的?”,齐功勋不确定问道。

    “当然是真的,我知道的都是期刊报纸上得来的一知半解”,李和不知道重生一来叹了多少气,有些时候国内并不会缺少某些方面的专家,缺的是某些研究成果和项目的资源整合,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做重复性研究,形成了多少资源浪费。

    在科学领域,美国实现的就是社会主义的模式,集中力量办大事,一言不合就会搞个“曼哈顿计划”,“登月计划”。

    两个人每问道一些问题,李和都会绞尽脑汁推荐一些专家或者发表过的期刊杂志。

    最终两个人也是绞尽脑汁想不出什么问题的时候,这次谈话才算剧终。

    郭东兴奋的给了李和一个熊抱,“李老师,非常感谢你的帮助,为了表示感谢,请你喝酒”。

    “对,李老师,你对地方熟悉,你选个地方,咱们小酌几杯”,齐功勋也拉着李和,要求一起去饭店。

    李和哪能干啊,他们是好奇的天线宝宝,可他不是好记星啊,根本不想再继续应付下去,逃命要紧,义正言辞的说道,“谢谢二位编辑了,我也想陪二位一尽地主之谊,可明天的教案还没有准备,而且马上就是期末了,事情都比较繁杂。希望二位理解,作为一名老师,我首先需要对我的学生负责”。

    两个人立马说表示理解,又给李和打了一个敬业有责任感的标签。

    李和就这样出了办公室的门,哈了一口热气。

    可能真的感冒了,头晕,嗓子疼,眼睛涩。清万鼻涕,一下眼圈红了。自言自语:“也不知是我哪辈子做了孽?!?br />
    回去喝了一大杯开水,也没去买药,也没吃晚饭,浑身发冷,盖了两床厚被子,脑袋像磨盘一样沉重地压迫着李雨和。

    李和虽然没睡,可是李和却无法苏醒,沉重使李和抬不起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