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骑着摩托带着小伙子去了瘦猴家,先把自行车找回来。

    瘦猴老爹老娘倒是挺热情,非要留着吃饭。李和谢着婉拒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骑了摩托车,才感觉骑自行车是多么无聊,虽然一开始对摩托没有感觉,可是骑顺溜了,也就不想骑自行车了。

    李和看了一眼跛脚的小年轻,“骑自行车有问题没有?”。

    小伙子叫卢波,其实不能算小伙子了,也是快三十岁了,只是李和心态问题,看谁都小。

    三十岁了光棍,还有点跛脚,又没工作,混不着媳妇,好在人比较实在,瘦猴看在表亲的面子上,有心帮衬,今年才在秀水街给支了个摊子,算是勉强熬出来了。

    “我这左脚....脚蹬使不上力气”,卢波有点犯难。

    “对不起..没注意”,李和慌忙说道,然后将自行车横在摩托车后座上,“那你坐上来扶着成不,可能需要点手力”。

    “这个没问题,我手劲大,掰手腕没几个人是我对手”,卢波兴奋的说。

    有些巷子口比较窄,骑到一半就要下来,遇到人还是需要速度慢点,就这样慢慢腾腾的往家挪。

    路过张老头家门口的时候,张老头正门槛上发呆,见李和跟自己点头,打量了一下李和,“你这一脚踹都混上了?”。

    李和说,“借朋友骑着玩的。你这马上娶媳妇了,怎么还不高兴呢?这次拱人家白菜”。

    都说女儿结了婚,父母会有自己辛辛苦苦种的白菜被猪拱了的伤感,这张老头就是这种感觉,天天看女婿各种不顺眼。

    可轮到儿子处了对象,天天被丈母娘哄得开开心心,各种的乐不思蜀,基本也不着家了,张老头更生气。

    张老头45°角仰望天空说:“白菜有没有拱着不知道,反正养了20多年的猪肯定是丢了”。

    李和哈哈一笑,摩托车加了点速度,直接回家了。

    门槛比较高,跟卢波两个人费了力气才抬上去的,李和琢磨着要垫块木板,直接推上去才好。

    不过也没要他操心,下晚的时候,何芳已经找木板垫出了上下斜坡。

    李和午睡起来的时候,何芳正骑着摩托车在院子里打转,两条狗也跟在后面围着转。

    李和吓了一跳,“你这摔着了真亏,你怎么敢乱骑”。

    何芳听这样说,明显不乐意,还故意加速了油门,猛的往前一窜,一个前刹急刹车,摆出了一个漂亮的九十度摆尾。

    做完这串动作,还故意冲着李和昂着头,一脸傲娇。

    李和急忙跟过去,“你这是要吓死人的节奏”。

    “这算什么?我拖拉机都能开,还能治不了这玩意?”。

    “那不一样,四个轱辘,稳稳当当,你怎么都开不翻车,这两个轱辘的,一不注意就栽了”,李和明显不认可何芳这话。

    “那我也没见你摔着”,何芳说完头也不回的进了屋,男人和女人生气区别比较大,男人生气就像放鞭炮,一点就爆炸了,一旦爆完了就烟消云散没事了。女人生气,就像积分卡,每次都若无其事的,但是都把怨气积攒起来,一旦积分够了,指不定就是核弹。

    李和稀里糊涂,用得着生这么大气嘛。

    何芳报道这天,李和还是骑摩托把何芳送到了校门口。

    “我不进去了,你自己进去吧”。

    “行,要是熬不住自己去饭店打牙祭,衣服勤洗勤换,我也跟付霞说了,让她?;乩吹摹?,何芳交代的很细致。

    “我又不是傻子,我知道的,我过几天也就回校了,有食堂吃”。

    虽然还没到开学,但是已经不少外地学生提前来了。

    对着李和的摩托车指指点点,顶多是好奇,算不得什么“泡妞神器”。

    这些可是傲气的天子骄子,都算是一只脚踏进了中国顶尖的精英俱乐部。

    有钱怎么样,人家顶多还拿你当土暴发户。

    不管再怎么样质疑学历无用,你都必须承认学历是往金字塔上层的捷径。

    比如最靠谱的一个例子,好的学历起码可以决定丈母娘的眼神。

    再比如美国金坷垃大学著名科学家的研究证明就比中国土旮旯大学研究证明值钱。

    何芳走后,李和一连几天还是一样的无所事事,在混吃等死的道路上继续前进。

    李老头一天到晚看不见人,开始只是在寿山那边混吃混喝,现在偶尔喝多了也就直接睡那边了。

    只得李和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宅子。

    大黄狗生产的晚上,李老头准时回来了,还特意在狗窝里加了个褥子。

    不知道还以为他是兽医,算的这么准。

    早上起来的时候,李和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狗窝,仔细的掰开数,居然有六条小奶狗。

    黑色的,黄色的,褐色的小奶狗,看到李和异常欣喜。

    李爱军过来的时候,李和说,“店里不忙?”。

    “还行,我就是来跟你商量件事情,我有点拿不准”。

    “说吧,别扭扭捏捏,我看着不舒服”,李和给李爱军随手又倒了一杯茶。

    “我想跟街道集体经营”。

    “你的想法,还是有人找你?”。

    “我自己的想法,我们隔壁有个裁缝店,现在改成了集体经营,买了设备,扩张成了服装厂子,国营商店都到那里进货,那生意好得不得了”,李爱军掩饰不住的羡慕。

    李和倒是不反对这种经营模式,以前一阶段甚至都考虑过这种经营模式,只是他这人比较惫懒,不喜欢也没精力跟别人扯皮。哪怕规模做的小,做的心惊胆战,也要一个人掌控全局。

    对李爱军这样搞他也是不支持的,虽然身为本地土著居民,比他这个外来户有不少优势,但一旦挂上集体的牌子,想摘掉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你自己抱着下金蛋的母鸡哪有送人的道理。现在虽然你以个人来做,有颇多经营限制??墒枪以缤砘岱趴嘀志问?,而且会鼓励多种经营形式。我的建议是你就这样先稳定做个一年后再说吧“。

    李爱军说,”我真是认真想了好几个晚上,虽然给了集体一层股份,可是我规模大了,赚的也会更多啊。而且我去看过那种制鞋设备,一旦开工,我一天至少可以生产百五双鞋子,那要赚多少啊“。

    有些话,李和也只能点到为止,说开了也就没啥意思,”集体企业是集体说了算,可不一定是你李爱军一个人说了算“。

    李爱军一下子懵了,他可没想过这茬。

    一拍脑袋,又拄着拐杖,慌里慌张的走了,再也不提这事了。(未完待续。)